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尾數算 Freelancer 血與淚

2019/1/31 — 15:52

Trial and Error 製圖

Trial and Error 製圖

【文:Gi @Trial and Error Lab】

當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成為全球的就業趨勢,我們每個人的技能,不論是插畫、教授樂器、寫文章,還是維修電腦、策展、搞比賽或做顧問等,都能成為收入來源。

但為何接 Freelance,總有一份莫名的不實在感?「年尾流流」,找來職工盟個人及社區服務行業職工總會幹事劉家樂(Martin)細數自由工作者常遇的五大伏(陷阱),以及遏止惡行的方法。

廣告

1. 拒絕提供有效單據?

「我哋咁熟,駛乜寫單、簽約呀?」如果聘用者拒絕提供白紙黑字合約、單據,甚至連 WhatsApp 也不留痕跡,就要小心!雖然口頭協議具法力效力,但要證明相當困難。Martin 指,無單無據是自由工作者的伏中之伏,「有可能是聘用者怕麻煩,但更大機會是從未打算付出你心目中的薪金。」意思是,對方或已存心欺騙,甚至早已決定走數。

廣告

2. 拒絕出糧?

不少自由工作者最傷腦筋的,是用盡方法都未能追討欠薪,例如負責人失蹤、推卸責任,或訛稱放假及申請支票中。最常見的欠薪情況,是只付部分薪金,俗稱「拖欠尾數」。根據最近修訂的法例,欠薪追討港幣七萬五千元或以下,要到小額錢債審裁處;港幣七萬五千元至三百萬要到區域法院,其他金額則往高等法院。Martin 說,若去區域法院追討,就要聘用律師,「可是一位自由工作者,要獨自請律師做代表,未必人人能承擔這筆款項。」

3. 合作條件模糊?

編寫電腦程式,包括多少次跟進服務?更新程式會再付薪酬嗎?
畫一幅插圖,可修改多少次?成品日後會被無限次使用甚至改圖嗎?
教授一個樂器課程,有幾堂課?多少名學生?教學額外支出是否由顧主支付?

往往聘用者都不會說明聘請條件,令自由工作者日後受制,並只能無奈繼續無償工作。承第 1 點,「取得愈多實在的聘用資料及詳情,才開始工作,並收取上期薪金,會有較佳的保障。」Martin 說。

4. 究竟我是自僱 Freelancer,還是假自僱員工?

有些僱主會要求僱員改簽自僱人士合約,聲稱彼此以自僱人士形式合作。但實際上,卻只含糊地把僱員稱為 Freelancer,實則並非完全的自僱人士。例如要求受薪者準時上班,但薪金有時以每單工作計算,有時則只支付底薪;又或說成是部分薪金,令僱員混淆。別以為這情況很少見,Martin 指,「很多欠薪個案,也以為自己是自僱人士,但到頭來原來是『假自僱』,追討欠薪方法是不同的。」假自僱人士受《僱傭條例》保障,可向勞工處求助。真自僱人士就要去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如果走錯去錯求助地方,就費時失事。

5. 無限壓價?

這情況就不用多說,自由工作者應了解行情及提供服務的一般程序,別給聘用者「好恰」的印象,並要為薪金設下底線。如果勉強接受,只會令自己甚至整個行業的待遇愈來愈差。可是朋友邀請的低薪甚至是義務工作,應如何議價呢?真是人生交叉點。

想追討欠薪,到社交平台「唱衰」僱主也未必有用。其實今時今日有不少與時並進的方法,能確認薪金及付款日期條件。而去小額錢債審裁處申請欠薪,原來一些小竅門已能加快追討程序。自由工作者一定要多加了解。

祝大家來年不用追數,成為有保障、有真正自由的自由工作者。

職工盟個人及社區服務行業職工總會幹事劉家樂(Martin,圖中)過去常為勞工請願,並幫自由工作者追討欠薪。(受訪者提供圖片)

職工盟個人及社區服務行業職工總會幹事劉家樂(Martin,圖中)過去常為勞工請願,並幫自由工作者追討欠薪。(受訪者提供圖片)

Trial Academy — Freelancer 權益保障淺談

日期:15/2/2019(五)
時間:7:30pm-9:30pm
地點:Trial and Error Lab(佐敦吳松街 191 號突破中心一樓)
費用:$130
報名連結
活動詳情

講者簡介:

劉家樂(Martin) | 職工盟(HKCTU)組織幹事
專責處理僱傭關係案件,教人辨別真自僱假自僱,認識如何保障自己權益等等。
職工盟網站

劉彥昭 | 自由音樂人
入行十數載,他主要為管弦樂編曲,同時亦兼任多間教會及機構的樂器導師及樂隊訓練工作。他曾面對被拖欠薪金的情況,將會分享如何應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