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輕人該「得體」還是「不夠體面」?兩種之於我都是痛苦

2017/9/3 — 16:53

近日看到兩段短片,感覺現在的中學生,與我那個時代的比,實在利害得多,但同時也感到年輕人正處於狹縫當中。

第一段是上個禮拜熱門互傳、某中學學生校參選內閣玩 Hip Hop 宣傳的短片。看片段,無論是支持整條片的主軸,如歌詞、同學嘗試 Rap 的努力,還是其他必要拍此類型片段的必要元素,如拍攝手法、剪接都好,全部都做得不錯。很多人說:堪媲大學上莊,我卻說,他們比起大部份大學上莊的都做得好。坦白講,大部份大學莊宣傳質素參差,都是無無聊聊過日,講創意,又怎比能說能唱能拍能跳的 Hip Hop 學生會好?

另外一段也與「上莊」有關,是某中學學生會主席開學的致辭演說。聽演說內容,我感到,那位主席年紀輕輕卻把社會擔上肩膊 —— 這本是完全非必要的事,她卻義無反顧,能不卑不亢的把自己的思想歷程道出,反而教台上台下會眾要學當一個「不夠體面、擇善固執的人」。

廣告

她說:「我知道顧全大局、大方得體有佢嘅好處。但我哋更加珍惜心裡面對真理嘅追求同堅持,年輕人或者會以『唔得體』嘅方式,去堅守我哋心中嘅原則,不懂世故、唔夠圓滑,但係青葱歲月就容讓我們跌跌撞撞咁學會『堅持』呢一課,去守我哋嘅核心價值,學會做一個唔夠圓滑嘅人,即使會吃虧。」

還在中學的我沒有她那麼深思熟慮,還沒有把社會時局的事情、關於政權的壓迫想得很清楚,但我明白,她對於「得體」、「圓滑」的思考,主是「學校」這個機構逼出來的。

廣告

我在中學的時候也當過學生會兩年,作副會長會長等主要職位,那段時間,也許自己還未完全懂事,所以會有熱燄。但我相信年輕的自己的熱燄當中,正面點說,是包括對很多事情的「熱火」 —— 可是,成年人總會為你思考,怕你的「熱火」過盛,燒傷自己,燒傷他人,又或燒傷學校,於是,就會跟你說,你要學懂「沉實」、「得體」,收藏菱角,「圓滑」一點。他們的顧慮沒錯,提醒也會對你將來到社會有用,但是,十多歲的年輕人聽到上一輩說這些話,就會有種困惑:

為何大部份人都會叫你「得體」、「圓滑」、「世故」,而只有絕少絕少數人會教你「堅持」、「犧牲」、「為義而不屈」?

想到這裡,思想內部就會出現衝突,究竟我應該成為哪一種人?學校告訴你一種,社會的現況卻會告訴你第二種。好像是,我在做中學學生會會長時,社會發生國民教育科爭議,當時很多人參與絕食,絕食在那個時空底下還是有震撼力的事。受到啟發的我,到現場參與集會之餘,也會想在學校做些事情。結果,我和同學在校內派發絲帶,另一方面呼籲了同學簽名支持絕食抗爭者 —— 所謂「簽名支持絕食」,其實原本的念頭是「簽名反對國民教育科」,但在老師勸說要「體面」一點之後,我承認掣肘,退縮一步罷了。這些思想衝突逼使近年的年輕人要飛快成長,因為不成長解決不了困惑,但「究竟我應該成為哪一種人?」仍是一條未解大問題。

但不管你選擇成為哪一種人都好,年輕人的存活在當今也是痛苦的。明明年輕人極具創意,有條件從小自由接觸全球資訊,可以在網上找到自己興趣,漸漸覓得方向。可是,香港這個社會卻限制多多 —— 政治上的限制,經濟上的限制,社會上的限制數之不盡 —— 這些限制不得突破,一天年輕人也不得完全實現自己,獲得解放,都要逼著花不必要的中學時光,去思考時局,拯救自己的家園。其實學生不應如此,理應快快樂樂度日,愉快學習,只是社會太爛。

開學日又到,我跟朋友說:雖然不希望發生,但將會又有很多年輕人跳樓自殺,無可避免。前天 IVE 已死一個。環境不變,心態變得多強,都沒有用。年輕人該「得體」還是「不夠體面」?我不知道,兩種之於我都是痛苦。

(原刊於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