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幸福的天竺鼠

2019/1/24 — 15:03

資料圖片,來源:Alexas Fotos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Alexas Fotos @Pixabay

【文:Kingsley Tsui】

友人最近飼養了一雙天竺鼠姊弟。友人說,天竺鼠很快便會有生育能力,為防他們在空餘時間無所事事之際交配,所以要把他們分放在兩個籠子裏,待弟弟大一點,適齡作絕育手術後才可放會一起。前幾天弟弟動了手術,精靈趣緻的牠大概不知道自己從此絕後,手術後不久而在籠子内跑過不停,像母親帶五歲的小孩到迪士尼樂園,一放開孩子的手,他就已興奮得急忙跑進城堡,趕着去看下場表演似的。

中國人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原則大概不適用萬物之靈以外的動物身上,否則就不會有這麼多主人帶他們的心肝寶貝到獸醫處去勢,讓其寵物不明不白的背上不孝子之名,獸醫也成了替人家絕子絕孫的劊子手。假若小說《動物農莊》真的在現實世界上演,動物成了這世界主人的話,獸醫倒應是最先被送上絞刑臺的人。

廣告

有點兒基本常識的人都明白,為動物節育是有必要的。動物沒有人類的道德標準,雖聽聞過有義犬報恩的故事,牠們也肯定沒有什麼計劃生育的智慧。到了生育的年齡,動物便以繁衍後代為第一任務。所以一旦主人不跟牠們節育,不是怕牠們會亂倫誕下畸胎,就是「生養眾多,遍滿地面」,不單帶來額外的經濟負擔,動物的排泄物也大多會遍滿府上。

寵物自己究竟想節育嗎?這個問題當然無從稽考。我想牠們和正常的人類一樣,最少盼望為自己的族裔略盡綿力,貢獻幾個孩子。牠們理應不希望一生下來幾個月,生殖能力便從此報銷,成為皇帝身邊的寵臣,太監是也。人類有點自以為是的為牠們作了所謂最佳的決定,但你身旁的愛貓又同意與否?

廣告

動物權益數百年來是個爭論不休的哲學問題。十七世記的法國哲學家馬勒伯朗士(Nicolas Malebranche),從傳統神學概念推論動物無靈魂,因而亦無感覺、無思想可言。人類因而不用理會牠們的感受。但一個世紀後的英國哲學巨匠邊沁(Jeremy Bentham),卻點出了動物會感受痛楚這事實,既然我們不忍身旁的人受苦,對待寵物又何以這樣忍心?公認為殘酷不仁的納粹德國政權,諷刺地不乏愛護動物之人。殺人如麻的納粹頭子希特拉(Adolf Hitler)和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竟然是保護動物的先驅者。一九三三年,納粹黨其中一位頭目戈林(Hermann Göring)當選普魯士(德國前身)首相。他頒佈了一條新法例,永久禁止活體解剖動物,又立例嚴格規管打獵,禁止設陷阱吸引獵物自投羅網,有點像意味人類要與動物公平競賽,不許人用天賦的智慧欺凌其他眾生。他甚至連用沸水煮龍蝦也專門立法禁絕。一群對動物慈悲為懷,卻視人命為草芥的人,要是有天動物當政,是否要為他們平反一下呢?

新中國建政後推行簡體字,把動物專用的「牠」字廢掉,以後一律用死物的「它」來標示。這也大致可以解釋為何內地的動物總得不到應有的保障。中國語文裏頭亦有不少賤視小動物的詞語。同為小狗,英國人把優秀的隊伍稱為「top dogs」,中文卻把叛國者稱為「走狗」,政治立場較親建制的人士也被某些人標籤作「共狗」、「左狗」,更有些存偏見的港澳市民蔑稱內地人為「大陸狗」,甚為侮辱。由一個狗字的應用不多不少可窺探到哪地的小狗生活較幸福。

我看著天竺鼠純真的眼神,雖然牠從今以後雄風不在,但慶幸牠生於在一個尊重動物的國家,有兩位可愛的主人。想起牠無數在實驗室等待解剖的同伴,天竺鼠你身在福中知福嗎?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長大,已居德國四年,在當地大學任教英文及語言學,對中外文化比較課題深感興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