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幼兒照顧服務 — 施政報告處理及未處理的部分

2018/10/29 — 15:56

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文:0-3 歲幼兒中心服務網絡】

《施政報告》提出多項措施加強針對兒童發展的服務,幼兒照顧服務是其中之一。過去幾年的《施政報告》均有提及幼兒照顧服務,唯只側重幼兒中心名額,本年的《施政報告》明顯較過去提出更豐富的措施,有助回應部分社會訴求,然而卻仍有幾個積累已久的問題尚未處理。

突破點:優化專業恆常服務

廣告

針對幼兒中心服務名額不足問題,民間一直高呼修訂《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讓幼兒中心服務有明確的規劃比率。此外,社會亦關注幼兒中心提升服務質素及降低家長財政負擔問題。《施政報告》其中一個突破點在於認同幼兒照顧服務乃結合照顧與發展,在此基礎上對上述三個社會關注點提出相應措施,可說是正面回應社會訴求。不過,除了人手比例一項外,規劃比率及增加資助均未有細節,政府有需要進一步公布資料及與持份者商討。

人手比例回到 70 年代

廣告

就人手比例而言,《施政報告》提出零至兩歲以下幼兒的比例由原來的 1:8 改善至 1:6;兩至三歲以下幼兒則由 1:14 提升至 1:11。雖然這個改善無疑是重要的一步,但前者只是回到 1976 年的法定水平,後者也只僅及於幼稚園(3-6 歲)水平。比對政府委託所進行的顧問研究中羅列的國家,《施政報告》所提出的改善水平仍然十分落後(表一),也與業界提出的標準存在巨大差距(0-1 歲 1:3;1-2 歲 1:4;2-3 歲 1:8)。幼兒服務標準已退倒超過 40 年,其他地區已在此期間向前大步邁進,若本港仍只以 40 年前標準為目標,實在難獲社會認同。

表一:各國嬰兒與幼兒工作員的比例

 

 澳洲 

 芬蘭 

 新加坡* 

 韓國 

 香港 
 (施政報告提出改善) 

 0-24 個月的嬰兒 

 1:4 

 1:4 

 1:5 為主 

 1:3 

 1:6 

 24-36 個月的幼兒 

 1:5 

 1:4 

 1:8-1:12 

 1:8 

 1:11 

* 2-18 個月嬰兒為 1:5、18-30 個月嬰兒為 1:8、30-36 個月幼兒為 1:12

資料來源:
「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研究」中期報告簡報
立法會文件會 CB(2)30/18-19(01)

未處理問題一:服務長遠發展

雖然本年《施政報告》對幼兒照顧服務算有較大「動作」,但仍有幾個問題尚未處理。2015 年的《施政報告》提出在 2015-16 年度開展顧問研究,就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提供意見。根據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有關研究快將完成。幼兒服務停滯甚至倒退多年,社會對報告引頸以待,亦期望政府對幼兒照顧服務作出符合社會需要的具體規劃的標準、長遠發展方向、各服務定位及角色,以及發展的時間表等。今《施政報告》推出多項改善幼兒照顧服務措施,卻未提及服務長遠發展方向及規劃,但願乃由於政府急市民所急,所以才在報告未完成之時便推出改善措施,而非僅以此作為對顧問研究及社會期待的回應。

未處理問題二:服務分工

此外專業恆常服務及義務暫託服務分工不清問題需要處理。公眾當然喜見《施政報告》提出優化「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的服務質素及分階段重整現時的互助幼兒中心,從而提高暫託服務質素。然而,若不澄清不同類型服務的分工,回歸「專業恆常為主,義務暫託為輔」的定位,任由服務錯配,甚至出現以「義務暫託」代替恆常照顧需要的情況,對脆弱的幼兒來說實在具有極大的潛在危機。

未處理問題三:服務標準落後

目前的幼兒照顧服務標準主要根據 1976 年通過的《幼兒服務規例》;雖然其後經過修訂,但部分標準反而越修越落後,例如前述的人手比例。此外,人均面積、硬件設施及部分飲食要求已跟不上現代需求。以人均面積為例,本港目前的標準少於 2.8 平方米,鄰近的新加坡卻是 5 平方米,相差幾乎是一倍。《施政報告》說「配合現代家庭的幼兒照顧需要」,這方面實需在短時間內改善。

未處理問題四:改善待遇挽留人才

由於服務對象同屬幼兒,幼兒中心需與幼稚園競爭同類人才。然而,自免費幼稚園教育政策提高幼稚園教師的薪酬及晉升機會後,令幼兒中心聘用及挽留人才上產生巨大壓力,長此下去會對服務質素有影響。因此,有極迫切的需要改善幼兒中心從業員的待遇、建立明確晉升階梯及增加培訓資助,讓幼兒中心有足夠能力競爭人才。

未處理問題五:僵化的財務監控制度

雖然整筆撥款模式已於資助社會服務實施十八年之久,然而「資助獨立幼兒中心」的財務支出卻仍然受制於多年前訂下的實報實銷制度。當中最大的問題在於該制度並不認可一些運作上必要開支,例如服務督導人手(如:服務協調主任)、支援管理人手(如:副園長及主任)及支援職員(如:文員)的支出、職員醫療津助、行政費用、銀行及保險收費等等,有關開支只能由營運機構自行補貼,造成極大及長遠的財務困難。再者,即使營運單位欲以盈餘優化服務或設施,若有關項目不在認可開支清單之中,亦被禁止。使用公帑理應受到監管,但過份監控則令服務缺乏彈性,難以按服務對象實際需要作出調整,大大削弱服務效能。當局於 2001 年推出整筆過撥款制度正正對應上述弊端,並沿用至今。為何單單「資助獨立幼兒中心」不包括在內,一直受舊制弊端所累?當局急需就此作出檢討,並與業界商討可行之方案。

「積極有為」還是「小修小補」?

總括而言,本年的《施政報告》算是為幼兒照顧服務帶來喜訊,令停滯多年的服務有向前邁進的機會。然而,多年停滯令服務各方面已然大幅落後於社會需要,所以公眾期望政府「積極有為」追回逝去的「那些年」,而非再以小修小補方式繼續蹉跎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