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康橋之家性侵案是社會問題

2016/10/17 — 17:59

今天臉書瘋狂炸版新聞,非智障人士院舍院長性侵撤控莫屬。有博客指出是制度縱容出來,但其實這是社會造成的。

嫌疑人多年前已經被控兩次,但仍然有不少監護人把親屬推向此地。今天網路發達,只要 Google 一下,所有相關新聞,無所遁形,家屬有心調查,一部手機已經足夠。但事實是院舍嚴重不足,一位難求,等待時間隨時要幾年,容不得窮人選擇。你可以拒絕入住,但隨時又要等多數年。

有些弱智人士同時患有精神病,家人不願他們回家,便留在醫院數年,難得等到宿舍,可以重獲自由,那會理得這麼多。每天住院成本價接近二千,有數得計;另外,他們康復仍留在醫院,床位供應有限,即是變相阻礙真正有需要的人。

廣告

人人為口奔馳,夫妻皆要工作,為了照顧他們而辭工,即是社會失去部分生產力。即使對心智正常小朋友,大部份家長不是沒錢便拋給父母,就是有錢請個家傭。而照顧一個殘障人士,更要花上數倍,甚至十倍以上的心機,所以這怪不得家屬。當然不能以偏概全,但像張超雄議員般照顧有需要的孩子實屬少之又少。

敗類固然要譴責,然而,弄成缺乏情況,每個人不多不少有些關係。

廣告

每逢有計劃興建殘疾人士院舍等弱勢措施,必然少不了地區人士反對,例如當日建制派區議員聯署反對群育學校。即使反對的是建制派,但他們也是市民選出來的,沒有當區民意支持,他們不會貿然行動。如果我們沒有發聲支持興建,便變相支持這等暴力,令院舍不足問題繼續延伸。以現時找工作困難情況,只要有足夠院舍,家屬不再選擇康橋之家,他在社福界便再無容身之地。我亦想告訴那些反對興建院舍的人,即使移民也會見到弱勢社群,只要出門,總會遇到,單單精神病患者已經有數十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