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引入野豬天敵好唔好?我用例子答你…

2019/1/12 — 9:30

甘蔗蟾蜍
Credit: Stephen Horvath / flickr

甘蔗蟾蜍
Credit: Stephen Horvath / flickr

繼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提出,應考慮引入「天敵」治野豬後,大埔區議會多名議員亦對這建議有興趣,但漁護署表明,野豬的天敵是頂級肉食動物,例如獅子、老虎,另一個可能的天敵就是疾病,認為風險過高暫時不會考慮。(立場新聞報道

由於城市化,野生動物不斷受人類侵擾,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問題更為嚴重。野豬可以去哪裡覓食呢?周圍都是人,而「土地問題」亦令人類無處可逃,結果人豬衝突增多,是無可避免的。一班聰明的區議員,說要引入天敵治野豬。我只能歎句:為何人類總是犯上同樣的錯誤?

我用例子答你: 1935 年澳洲引入原產於中南美洲的陸生有毒甘蔗蟾蜍(學名 Bufo marinus, 俗稱 cane toad)對付該國原生物種甘蔗甲蟲 (Dermolepida albohirtum) 蟲禍。

廣告

雖然甘蔗蟾蜍喜歡吃昆蟲亦將蟲禍控制,但甘蔗甲蟲並非其最愛,所以當地其他昆蟲在甘蔗蟾蜍引入後都受到威脅。更大的問題是,甘蔗蟾蜍在澳洲並無天敵,加上繁殖能力超強,一次可產達幾千顆卵——當年澳洲引入一百隻甘蔗蟾蜍,現時已繁衍成逾二億隻,而且當其他獵食者如雀鳥將之吃掉也會中毒死亡;甘蔗蟾蜍族群亦被發現入侵到其他原本沒有蟲禍地區,在澳洲成為極度嚴重的生態問題。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物種存續委員會的入侵物種專家小組 (ISSG) 亦早已將甘蔗蟾蜍列為世界百大外來入侵種。(題外話:野豬也在這個列表之中)

如果你覺得這個例子距離香港太遠,再說說馬騮山的猴子吧!

廣告

1898 年,英國租借新界,經視察後認定現為金山郊野公園的位置適合興建水塘,供新界居民使用。所以,港英政府於 1910 年左右,開始興建九龍水塘,但施工期間有人發現水塘附近,有種類似桔的果實,後來被確認是香港「四大毒草」之一馬錢,跌入水塘隨時毒死人。

不過,後來有人發現馬錢果實是獼猴 (Macaca mulatta) 最愛,結果被引入後不斷繁衍;到 1950 年代,再有人把數隻長尾獼猴 (M. fascicularis) 於金山放生,這些長尾獼猴與原本的獼猴群族雜交繁殖,致令過去金山附近也不時聽到猴子搶經過的遊客食物事件,又或入侵民居找食物,造成滋擾。

事實上 2015 年立法會會議曾就入侵物種作出討論,當時的環境局局長黃錦星指香港已有包括福壽螺、紅火蟻、家鴉、海桑及薇甘菊等的入侵物種出現,政府會「審慎處理」問題,並根據實際情況採取控制措施,以保護本地的生物多樣性。

入侵物種已令很多國家環境部門「頭痕」,野豬在食物網中已是高級獵食者,漁護署高級濕地及動物護理主任張家盛那句「獅子、老虎這類的動物才能捕獵到野豬」是絕對正確,只能慨歎很多人都沒有讀過生物學,才會弄出此等笑話!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