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姦受害人報警遭冷待 被質疑屈人 14小時後才獲安排體檢避孕

2015/11/10 — 10:11

【下午5時半更新】

性侵犯受害人在求助的過程中遭二度傷害的事情,報警時被警員質疑或冷待的事,在香港時有發生,有報道指,20歲的Queenie(化名)去年被前男友強姦,報警時除了要等到被強姦14小時後才獲安排到急症室驗身和避孕,錄口供期間更被女警質疑「做乜屈人?」

風雨蘭中心主任伍頴琳接受《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性侵受害人在報案過程中被質疑講大話的情況有很多,加上處理程序漫長,令受害人感到疲倦和折磨,甚至有受害人甚至在過桯中決定放棄報案。她建議在例如醫院等地方,設置一站式危機處理中心,減少性侵受害人在報案過程中的生理和心理上的折騰。

廣告

《蘋果日報》今日報道指,強姦案受害人Queenie當日報警後,與家人到家附近警署錄取口供,但警方卻同時聯絡涉嫌強姦她的前男友及其家人到同一警署,Queenie更要在無法完全閉門的房間內,背對施害者家人不安地錄取口供。5小時後,案件轉介至事發地點附近警署,Queenie須再複述事件,然後被安排在雜物房內呆坐6小時。

覺得自己好似疑犯

廣告

Queenie批評警方問話期間粗聲粗氣,以不信任態度反問她:「你根本都唔記得(事發經過),做乜屈人?」兩間警署亦無為其安排驗身蒐證,令她不敢飲食,以免上廁所令證據流失。至翌日下午約4時,即Queenie被強姦後逾14小時,警方才在Queenie家人要求下,安排她到急症室檢查身體及避孕。

Queenie一直沒意識到可尋求社工協助,至法醫搜證前,處理案件的女警才問:「唔需要揾社工喇吓嘛?」Queenie遂要求社工協助,卻遭警員反問「吓?你要呀?」警方亦不讓社工陪伴她到急症室。

《明報》引述Queenie事後稱:「警員落口供時曾冷笑及質問,覺得自己好似疑犯……雖然負責案件的是女警,但好似冇乜同理心,睇唔到男女警有咩分別」。

協助性暴力受害人的組織風雨蘭,每年平均接收200個求助個案,她們認為有前線警員敏感度不足。伍頴琳向《立場新聞》記者表示,在很多強姦案中,處理個案警員除了可能性別敏感度不足,往往亦有很多不必要的判斷,例如指受害人為何要飲酒,又或者質疑受害人報案的動機,令受害人感到十分難受。

女警都冇同理心

她又指,報案後錄口供、到法醫處取證、再到醫院事後避孕和作性病檢查,基本上是三個不同的地方,過程經常歷時十幾小時,十分漫長,加上錄口供時若受到質疑,很多受害人就會產生「不如算啦」的感覺,決定銷案。

她強調,受害人去報案要清楚自己的權利,最低限度要有同性警員錄口供,亦有權要求社工協助,甚至在過程中陪伴左右;受害人亦有權要求首先處理檢查身體等程序,之後才錄口供,「延遲處理對身體有影響,當然有權要求優先處理,人身緊要過其他嘢」。

為免受害人經歷十幾小時的報案程序,或遇上性別敏感度不足的警員,風雨蘭建議警方設立性暴力專隊,處理性侵案件之外,亦建議政府仿傚英國、澳洲等地,在醫院一些私隱度較高的地方,設立一站式危機處理中心,毋須受害人四處奔波,而且地址保密,減少受害人生理和心理上的折磨。

為減受害人折騰 倡設一站式危機處理中心

翻查資料,風雨蘭2013至14年度接獲的求助電話較上一年度升8%,王秀容今年3月曾指出,風雨蘭每年平均服務約200名性暴力受害人,逾半受害人是17至23歲女性,八成是被相熟人士侵犯,更曾有5歲小童求助,須轉介相關政府部門。她當時指,現時報案程序欠友善,可能影響求助,因為一般報警受害人需落口供、見法醫,多次講述受害經過會勾起傷痛記憶,而風雨蘭轄下中心可供有關支援。

風雨蘭於2012年至2015年接收了逾600宗受性侵(包括強姦及非禮)個案,10%為外傭及少數族裔婦女,惟不少受害人因為不熟司法、宗教或文化差異,而不敢求助;加上有外傭指出報警時,警員態度催迫,令她感到不被體諒,因此上述相信數字只是冰山一角。

王秀容去年接受《星島日報》專訪時更指出,試過有受害人被性侵犯後報案,反被警方搜身,且把她手袋裏所有東西傾倒出來,王秀容問︰「她是受害人,為何要搜她身?」警方說,因為有理由相信她會自殺。此舉令王秀容十分憤怒,她批評整個報案過程令受害人失去尊嚴。

據香港警方最新的統計數字,2015年1月至8月期間,發生51宗強姦案,以及696宗非禮案,前者較去年同期上升24.4%,後者下降9.4%。

 

相關報道:蘋果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