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彩虹的盡頭

2018/11/21 — 20:11

佔中三子,一定要告!

筆者早於戴耀廷最初在《信報》提出「佔領中環」時便已留意這項行動。戴教授提出的「違法達義」、「公民抗命」,是當執政者要施行極不公義的法例時,公民社會可透過集體拒絕遵守該法例,或大規模作最低限度的犯法。這樣做既逼使政府執法時增加其管治成本,也可在輿論掀起廣泛討論令社會向執政者施壓,更能透過坦誠地接受公正的司法過程而將自己置於道德高地。

最後一點尤其重要。集權者與其反抗者最大的分野是自私與無私。前者努力讓權力及法律為私利服務;後者則甘為理念,接受法大於人,願面對司法程序,接受恰當的懲罰,甚至犧牲個人自由則是無私反抗者最大光環,凝聚同路人的力量。

廣告

所謂公道自在人心。即使在沒有司法獨立的社會中,無私的抗爭者及良心犯一日存在於世,一日都會令專制感到如芒在背。今時今日,香港依然有獨立健全的司法系統,如果抗爭者在審訊前後受到不公平的對待,自會激發其他抗爭者的不滿,長遠進一步加深執政者專制的管治成本。

而且人在做天在看。你可以在自己的一片天內專制,但專制如何對付反抗者會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個藉口。你可以說大國博弈,人權只是幌子,利益才是依歸。但人權問題十面埋伏,今天不爆發,不代表積壓下去不會爆出來。而且你給了人家一個藉口,人家到時就可以手握你的咽喉。近日中美貿易戰,以及香港獨立關稅區的討論,不就是最佳例子嗎?你說香港因為成為大國博弈的籌碼而被制裁時,是誰損失最大?肯定不是本來一窮二白的草根,也不會是被專制邊緣化或被權貴剝削,本來已前程似咁的年輕人。肯定是既得利益者,因為只有他們有利可失。

廣告

出得來行預咗要還。佔中三子,其實最怕你不追究他們,因為他們從此成為路人甲。他們被檢控,如果因為經過公平審判定罪,也是求仁得仁。但如果你權力機構濫告,無論最後是入罪還是脫罪,專制最後都有手尾跟。

“At the end of the rainbow, there is a pot of gold.” 彩虹盡頭有黃金 — 佔中傘運的盡頭,我相信仍有希望。

PS: 僅以此文,向佔中三子致意。謝謝您們帶領港人走到以前大家沒有想像過的勇敢新世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