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影子學生 — 教育生態病倒了

2017/9/7 — 6:46

【文:熊明德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最近教育界最沸沸揚揚的關鍵字眼,非「影子學生」莫屬。興德學校的影子學生暴露了校長專橫、校監及法團校董會的無效管治,最終所有持份者皆輸。執筆之時,尚有其他學校被指有「影子學生」的問題,這些對於教育界而言,皆不是好事。

筆者既為人之患,當然不得不問一條問題,「何以學校淪落至此?」。筆者縱然在教育界工作多年,但對於教育界的生態卻不以為然。最不以為然的,是教育界被扭曲成商業世界,處處「在商言商」,數據就是王道。中學就追趕文憑試合格率、大學及大專院校的升讀比率;小學就追趕區內以及全港第一組別中學的升讀比率、校內尚要講TSA的合格率等等,幼稚園則要追趕區內較好小學的升讀比率。這些充其量只是與小朋友的智育成長有關,體育、藝術上的成就也因為可以量化及成為活招牌,當然也是能追趕的指標。

廣告

但為何需要「招牌」?學校辦的是教育,智、體、美當然重要,但還記得教育所提及的五育的順序分別是:德、智、體、群、美。何以德育不是招牌?群育學校會受歧視?問題是在於香港整體對教育只剩下相當功利的見解。每當提及教育,歷任特區政府皆以對教育投入多少又多少的資源,來說明政府對香港的教育是何等的重視。但縮班、殺校、小班教學等等的問題,卻從來隻字不提。林鄭上場後的50億元「教育新資源」,其實只是把部份多年前削走的資源,重新投放在教育之上。

縮班、殺校這股陰霾,在教育界卻是揮之不去。當時的教育局沒有理會學生人口下降的事實,強把學校縮班的責任歸咎於學校辦得不好,因此遭削資源合理。結果,為保「最低開班人數」,所有學校皆扭盡六壬,之後一切也是歷史。當中部份被殺校的,也有做得不足之處。但老師要派傳單、學校要送贈校服、書簿來吸引家長讓學生入讀,這些事件的源頭又是甚麼?當時主政教育的官員又有何責任?

廣告

學校為保收生、老師為保生計,這些扭曲的現象越來越多,難得是有如上一任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指老師「派傳單」、學校吸引學生,是學校接觸家長及社區的機會。這些與教學無關的工作,對於學生、家長、老師及教職員、學校又有多大的裨益?

融合教育政策之下,特殊學校數量下降、第二、第三組別學校照顧的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數量增加。對這些學校的資源不但沒有相應提升,更會因為這些學校在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能力較高,讓這些學校長期都難以提升收生的學能,讓這些學校在公開試、大學及大專的升讀比率較低,最終禍及其收生及存亡問題。不少位處「Band2尾、Band3頭」的學校,要透過催谷成績來確保其收生穩健,但卻失去了這些學校原來對德育、群育的空間及重視。加上,學生的學能不單取決於智力,尚有學生及其家庭所處的社會經濟背景,如家庭是否完整、收入、學生的情緒及精神健康等等,這些都不是數據能反映的。「Band2尾、Band3頭」的學校過往收了不少這類學生,但在催谷成績的想法下,這些學生的成長最大機會被犧牲。歷任主事教育的官員,又知道這些嗎?

筆者尚未談及校本管理、法團校董會、外評制度的流弊,因為這些與今天要談的「影子學生」距離更遠。興德學校事件最終以教育局委任大量校董、在校董會解除前校長陳章萍的職務,但沒有處理學校何以落得這個田地,更未有反思教育局過去多年教育政策的種種流弊,只是草草「炒人」了事,又何以對得起用了這麼多的公帑和還有廣大的納稅人呢?

 

(原文章於2017年8月31日在《信報》刊登,題為《影子學生源頭未作處理》,文章經作者修改後刊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