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律政強人》掃盲 — 關於兩宗涉及襲擊和有人受傷之檢控

2016/10/5 — 11:52

《律政強人》宣傳照(廖啟智飾演KC,左;方中信飾演 Kent,右)。

《律政強人》宣傳照(廖啟智飾演KC,左;方中信飾演 Kent,右)。

大台法庭劇另一發展,就是先後兩宗涉及襲擊和有人受傷的檢控。

同志被指在公廁傷害舊情人,被控有意圖傷人罪,控方指他用玻璃樽傷人,拒絕接受辯方建議改控較輕控罪;老伯被發展商苦苦相迫,不惜企圖自殺,周旋間又用刀刺傷地產公司職員,被控襲擊致身體傷害罪。劇情本身不算太乖張(除了所謂控辯商議過程又是雙方密切見面顯得荒唐,詳見上一篇Blog),錯處卻是在於劇中所謂經驗老到的律師,對於案情與量刑的理解與判斷。

廣告

#大台法庭劇 #刑事 #侵害人身罪條例 #襲擊 #傷人 #量刑 #AOABH#GBHwithIntent #文中內容絕不構成法律意見或參考 #有問題自己搵律師是常識吧

又是先從現實談起。《侵害人身罪條例》包含了不同種類傷害人身的罪行,但以最常見的檢控而言,一般有最基本的、根據該條例第 40 條判刑的「普通襲擊 (common assault)」,較嚴重一級的就是根據第 39 條判刑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簡稱 AOABH)」,再嚴重一些就是第 19 條的「傷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簡稱 wounding / GBH 或者傷人十九),再上一級就是第 17 條的「有意圖傷人(簡稱 GBH with intent 或者傷人十七)」。

廣告

就當事人受傷而未死亡的情況而言,除非要治以意圖謀殺 (attempt to murder),「傷人十七」可說已經是嚴重程度達頂點的罪行;一旦控罪再往上調整,就是受害人不幸死去,提出相應的「兇殺 (homicide)」罪名來起訴。

另外,刑事法下,要構成上述控罪,控方除了證明被告的襲擊或傷人行為(即所謂 actus reus),亦要證明被告的相關致罪意念(即所謂 mens rea);傷人十九及傷人十七之所以比普通襲擊及 AOABH 嚴重,是因為前兩者要成功入罪,控方在致罪意念方面的要求比後兩者更加嚴格。簡單而言,傷人十九及傷人十七在致罪意念方面,相應而言已經分別達到誤殺或者謀殺的級別,區別就只在於受害人有否死去而已。

亦由於嚴重程度有別,一旦傷人十九或者傷人十七入罪,依例是不得申請緩刑的。

此所以,KC Lau 在停車場揚言曾經找到辦法,為一宗比傷人十七更嚴重的案件,爭取到 160 小時社會服務令,肯肯定是一派胡言;正如前述,傷人十七再往上已經是致人於死的情況,試問哪有社會服務令了事的可能?

另一方面,在談論到老伯刺傷地產公司職員案時,律師//們//則憂心忡忡地指可能要判以年計重刑,同樣又是輕重不分。

劇集內交代的罪名是第 39 條下的 AOABH,是可以緩刑的罪行,假設劇中老伯過往紀錄清白,在現實情況下,除非有其他值得加刑的因素,AOABH 甚少會在首次定罪就判處一年以上的監禁。

但話分兩頭,如果真的是以刀傷人,法律上就未必會只控以 AOABH了。根據十九世紀的經典英國案例 Moriarty v Brookes [1834],如果被告導致受害者皮膚破損 (a break in the continuity of the skin),其實已經達到傷人 (wounding) 的程度,案情上控方是應該起碼控以傷人十九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