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 TSA 時代,何去何從?

2018/4/19 — 11:53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考評局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考評局

【文:周勁倫(香港革新家長同盟召集人)】

反對小三TSA運動的矛頭一直指向教育局。經過多年爭取後,不少民間反對團體提出其他選擇,如抽樣、不提供個別學校成績和調整過難的試題等。對此種種,教育局看似已有所回應,減低了自己以TSA評估學校的異化誘因。但另一邊廂卻虛掩了全部應考的大門,讓學校自行決定。結果就是全港仍有近四成,即180所小學,申請全級應考今年的小三TSA!當中有辦學團體全部屬校應考,連最大辦學團體的天主教也要求學校參加;而官立小學更極端地有近九成全級考,令抽樣可移除操練誘因的寄望頓成空中樓閣。教育局此舉無疑是再次卸責,把問題踢到學校𥚃,然後堂然皇之的公告政府已盡了力,實在令人憤怒。

反對者應該還有老師吧?

廣告

但奇怪的是,據報章報導,今年不參加TSA的本地課程的私校可能更多,有私校管理人員表示:「認為分析TSA成績的學校報告參考意義不大;近年題目轉趨深奧和題數過多,內容傾向模式化,加上學校報告派發時間已是新學年,未起及時回饋的作用,透過平日測考都看到,還可及時了解。」為什麼只有私校校長能地指正TSA並非促進教學回饋的良方,但卻少有敢言的資助學校校長?

可能大家都以為最初反對小三TSA的,只是不滿TSA的民間家長組織,但其實早於2010年,全港最大的教師工會教協已經開始提出關注。大大小小不同的研討會和老師調查,全部都顯示出大部份老師都反對小三TSA。但為什麼一直都鮮有現任小學老師、校長站出來表態呢?不論是在檢討委員會裏的學界代表,又或是在立法會上發言、在媒體上與家長辯論的校長都在支持TSA。連Happy School的校長也叫大家放下無謂爭議,向前看,跟政府的調子不謀而合。

廣告

教育專業理應歸誰?

最近教協的調查又指出,近半小學在無諮詢老師下決定全級應考TSA,不禁令人質疑究竟教育專業的決定歸每天面向學生教學的老師?還只是歸了行政管理層?既然前線老師的意見也被置於專業決策的門外,難怪家長的意見也不會被重視了吧。當日教育局希望學校諮詢持分者意見再次淪為一廂情願的口號。

這情況其實顯露了另一個深層次問題,就是學校/教育界的代表性在於管理層還是整體老師呢?自去年復考小三TSA後,已經有家長自發地向學校申請不讓子女應考。這麼多反對TSA的老師究竟在校內校外有否反映過意見?又做過什麼呢?我們都明白老師與校長是上司下屬的關係,學校對教育局又是被資助的對象,往往有口難言。但既然教育局在校本管理的自主原則上,讓學校有得揀;那麼老師作為教育專業人員,又是否被賦予足夠的自主性呢?今天有不少家長已經放下了被動的態度,勇於向學校,向教育局發聲。我期望未來看到更多的老師能夠在自己的崗位上,憑著信念去影響教育界;更期望各位有識之士能夠真正做到公共知識分子的角色,推動社會向前進步。子女的教育權益需要家長親自爭取;教育專業的尊嚴同樣需要老師自己捍衛。

如何減少評估副作用?

其實,最希望看到TSA成績的就是學校管理層。TSA成績對學生本身並無任何影響,學生被操練而得到好成績的受益者不是學生,而是學校。一紙學校報告表面上是為改善教學提供數據,但背後還有打造學校管理層的名聲、評核老師教學表現的動機。記得有校長曾在立法會上表明如果不能跟全港的成績對照,老師便會迷失。情況就如一些家長想盡辦法要求知道孩子的排名一樣,求學就是求分數。

礙於整個升中制度也是以成績分banding決定優次,不論學生個人及學校本身都嚴重地追求考試成績;再加上小三TSA令應試文化提早出現,學生難有足夠空間培養學習興趣。除了繼續爭取改革教育制度外,未來有共同願景的家長和學界需要並肩攜手,必須加大力度推廣默測考外的多元化進展性評估,減少不必要的總結性評估,降低對學生、老師以至學校的風險,減低評估的副作用。

 

作者自我簡介:三個小孩的父親,香港革新家長同盟召集人,成立民間家長協會,以家長身分推動改善香港的教育環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