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不輕言輕生說到學生功課問題

2016/3/16 — 19:0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這段日子可說全城躁動起來,只因接二連三的好幾位年輕學生自毀輕生。 不少有心人士和團體相繼發聲明呼籲珍惜生命,並且舉辦交流會和研討會,以及建立輔導網絡和支援熱線等,為挽救學生脆弱的生命作出最大的努力。 筆者一直躊躇猶豫,不敢貿然下筆論斷自殺現象,怕只怕無心惹來預料以外的模仿效應而觸發更大的不幸。

平情來說,當一個人,無論年長還是年輕,選擇用自已的方法來結束生命,不管是經過間處心積慮的安排還是剎那衝動的結果,縱海或者跳樓,服毒或者割脈,旁人極不容易事前得悉或者及時勸阻,如果事後如果沒有遺下隻字片語,輕生原因往往永遠是個解不開的啞謎,甚或成了破不掉的魔咒。 當沮喪的人覺得看不到希望,感到生無可戀,意欲自行了斷,加速腳步走向生命盡頭的前一段日子,不少專家指出總會不經意的流露先兆而有跡可尋。 可是,當前社會人際疏離關係嚴重,以至各自營役繁忙造成的隔閡,已無暇顧慮他人,而稍一輕忽差池便極可能釀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為此,我們必須經常保持關顧別人的心,維繫著互相扶持的關係,用關愛暖炙冰冷的心,以及激活癱軟的情緒。

廣告

自殺是複雜的問題,從個人自身的抑鬱困擾,與家人朋輩之間的關係,以至外在環境造成的壓力,其間可能涉及的原因千頭萬緒,難以說清楚地如何誘發這縱身的一躍,以及為甚麼如此狠心的擁抱決絕。 人們把自殺個案背後的原因簡單化的歸咎於社會體制的缺失,以及諉過於週遭環境的惡劣,從而爭取在制度上、政策上和資源上的認真檢視和適當改善,雖然並不完全客觀,甚或有失偏頗,可是往往正是人們情理之中的推想和臆測,無可厚非,況且特區梁振英政府實在顢頇無能,教育局吳克儉的確昏庸不堪,把連串慘劇的現況歸因在他們頭上,算是給他們一記當頭的棒喝!

畢竟這些輕生的年青人都有共同的「學生身份」,令人自然聯想到他們自尋短見的背後原因,極可能或多或少與學校環境有關。 而且,近年學校的職場現實,以及外圍的教育生態極度被扭曲,虛擬現實中老師一直扮作教學而學生不斷仿效學習,竟然同樣在精神上飽受沉重的壓力,要保持身心健康著實並不容易。  就中小學而言,最近不少家長和教育界人士肯定學校功課問題是學生深感痛苦和壓力的根源,必須正視和從速改善。  前教育統籌局官員王永平撰文表示教育局必須立刻檢討學生功課分量,並具體建議每日學生做功課時間不可超過一小時。 筆者深有同感。

廣告

筆者一向以為,學生做功課是學習過程的其中一個環節,是在課堂學習後的鞏固、覆核、回饋和反思所學的重要部件,不應或缺。 理論上,如果在課堂內已達致預期的學與教效果,學生要做的功課根本沒有難度,主要作用只是強化和覆習,對學生而言是應付自如和樂而為之的事,不應造成困擾和壓力。 功課問題涉及兩方面,其一是分量,其二是質素。 筆者以為最理想的安排是讓學生在放學前已完成當日學習內容的所有功課,放學回家要做的指定課業或延伸學習活動基本上就只有兩樣:廣泛閱讀和搜集自我學習的材料。 如果真的要指派功課,老師必須在質素方面詳加考慮,大幅度減少以至捨棄抄寫和重覆練習式的功課,設計與生活息息相關和有興趣的課業,而原則上每日所耗費時間不逾一小時……。

嚴格來說,筆者並沒有就此議題做過深入調查和研究,恐怕這樣的粗疏說法流於泛泛之談,不過,筆者希望教育當局給予學生和老師充足的閒息和生活空間,好讓學生有機會自由探索和發揮,老師也有閒暇與學生維繫緊密接觸,在教學之外享有人與人之間,以及人影響人的交流活動。 筆者不敢輕言妄議學生輕生問題和原因,可是總覺得中小學的課程過度臃腫繁複,有必要大幅度刪削整合,騰出時閒和空間,還給學生享受愉快學習的日子,也好教老師隨伴著他們健康成長和有效學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