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來沒有離開過……

2016/7/31 — 6:53

家貓(資料圖片,非文中提及的貓兒)

家貓(資料圖片,非文中提及的貓兒)

我的貓女兒菁菁在4月的時候離開了我。直到過去的星期天,我才終於真正的讓她離開。

從事動物醫療,和很多動物主人一起面對很多的生離死別。很多人問我如何才算是一個完整的善終過程,如何才可以安然和動物走過最後一程。我想,那其實可以是一個很長很長的過程。

動物伴侶離開了我們的那一刻,基本上和世界末日沒太大分別。腦袋是突然shut down ,一切都跑不進去。即使依樣的吃睡工作,卻是每隔一小時哀傷就會偷襲。在動物火化前的那幾天,基本上是生不如死的。每天24小時有20小時都在不停轉著同一些問題:「我有沒有做錯了甚麼決定?」「如果我不這樣牠可能就不會那樣!」

廣告

而這些所謂問題都是永遠沒有答案的,或者以為加深了自己的痛苦就可以減少歉疚。所以我會盡可能縮短這段太情緒化的日子,盡快為動物火化。當然,這也是動物主人最難過,最難行的最後一段路。親手將自己子女推入那千度高溫的火爐,然後按下那個代表了「終結」的按鈕, 其實是最不人道的折磨。當然,這又不可以假手於人。唯有忍著很劇烈的痛去劃一個句號。

然而,路還未走完的。我把菁菁的骨灰帶了回家,說好了要把牠帶回大自然。但就是一直的拖,有意沒意的,一直把菁菁留在身邊幾個月了。這些日子,偶爾想起牠都會忍不住哭。有時感覺她還未離開,會不小心喊錯了其他貓貓的名字做「菁菁」。上星期終於立下了決心。把女兒帶到郊外,找了一株面向大海的大樹,把她輕輕的放在樹下、泥土上,簡單的說了一句「再見」。

廣告

那一刻,沒有太大的哀傷,卻覺得忽然釋懷了。我不會因此忘記我的女兒,卻不會繼續停留在這個「善終」的階段,因為,她根本沒有離開過。


原刊於AM730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