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公務員「長俸」到全民退休保障

2016/5/13 — 21:02

資料圖片:政府總部

資料圖片:政府總部

【文:李慧@保險起動】

大約半年前,收到一位自中五畢業後,就在政府部門擔任文員至今的舊同事電話,說她退休了。這半年以來,除了不用每天朝九晚六上班,她的日子跟退休前沒大分別,閒時跟朋友飲下茶,與同樣已退休的丈夫去旅行。有天我問她:「你不擔心日後的生活嗎?」她一臉悠閒:「我有些積蓄,政府又個個月有『長糧』給我到老死。雖然沒有退休前那麼多,但都有一萬幾千。我又不是『大花筒』,應付基本生活開支沒問題,講真,一把年紀,食得不多,又繼續有醫療,沒甚麼需要擔心。」認識一些朋友,至少要手指加腳趾加起來的數目才屆退休之年,已經為退休生活開支感到壓力。原來一份『長糧』除了滿足了基本需要,還可以減輕對「退休」這個重要人生階段的心理壓力。

世界上任何一個政府,都有「公務員」編制,我們俗稱之為「公僕」(英文為「Civil Servants」)。而「公務員」這個角色,服務市民大眾,本身是有兩個重要功能:「維持政府正常運作」與「維持經濟體系正常運作」。

廣告

先說「維持政府正常運作」。每個政府部門都需要不同職級人手,初級職員至高級管理層,司機、茶水、清潔缺一不可。沒有了他們,各級工作應接不暇,分分鐘停頓癱瘓。政府部門運作出現問題,對整體社會運作及發展毫無好處。

至於「維持經濟體系正常運作」,聽來有點未能立即理解。在香港當「公務員」有兩大好處:薪高糧盡,可以終老。先別談千禧年後,政府以削減開支為理由,將部份「公務員」職位變成「非公務員合約」,又將大量「公務員」體系裡的基層職位外判予坊間私人公司,而私人公司為求應付「價低者得」的荒謬條件去得到政府工程合約而將員工薪酬無止境壓低,這絕對是一個值得另開文章討論的題目。

廣告

在我們俗稱的「舊制公務員」,薪酬是根據所屬職系、年資調整,在2002年減薪方案前,幾乎每年皆穩定上調。雖然市況好時薪酬加幅未及發展優越的私人公司,沒有雙糧、三糧或花紅,但每月準時出糧,每月準時口袋裡有錢,就算花光了,也不用擔心,而且大部份職級的薪酬皆較市場同類工種為高。香港政府出糧期準,不會如私營公司,尤其是中、小企般受市場經濟變化影響,正因如此,可以更放心消費。食飯、行街、睇戲、購物,在不用擔心被拖欠薪金、「有汗出無糧出」的環境下,自然樂於消費,樂於用錢,對於社會經濟活動帶來動力。經濟本身是一環扣一環的活動,一次消費,推動下一環消費,讓整體經濟在活動,廣大小市民亦有所得益。

投身「公務員」另一賣點是「可以終老」。在私營公司工作,退休就可能拿到一筆退休金(現在是「強積金」),之後就再沒有收入,要靠自己「食老本」。從成為打工作第一天開始,就已經要為退休開支作準備,花的一分一毫都小心翼翼,盡量能省的都省下來,怕自己比預期長壽,退休生活失去預算。「公務員」退休後,除了能繼續享用醫療福利,最重要是每月收到一定金額的「長俸」至百年歸老。這金額是退休前薪酬的某一個百分比,當然年資不同,職級不同,比例亦有所不同。正正是可以每月有固定收入至終老,毋須擔心戶口清空的一天,繼續旅遊購物,樂於消費,樂於花錢。這些消費活動,對社會經濟帶來持續活動,對退休人士帶來身心健康。

良性的經濟循環,必須要有一定比例的本地經濟活動,確保經濟持續活躍。單靠外來資金,例如遊客消費,受到環球經濟因素影響,風險高,當環球經濟嚴重蕭條時,泡沫爆破,得不償失。一群有穩定收入與正面經濟前景的公務員,他們於本地的基本生活開支和經濟活動是十分重要。

全民退休保障,不論貧富,每位長者皆可每月支出固定金額,先別論多與少,肯定那筆金額能產生如公務員「長俸」的經濟活化效果。有人會擔心「不論貧富」,會讓富的人再多一份資產,加劇貧富不均的情況。有天我乘的士,剛巧電台新聞報導關於全民退保的新聞,的士司機說:「有錢人都有為香港付出,他們交稅比一般打工仔還要多,無理由因為他有錢就不可以得到退休保障。好似早幾年政府人人派六千元,都要自己填表申請,若果他們覺得自己不需要那幾千元,不申請就得,根本不應該要資產審查。」現在的香港人,基層的收人僅夠糊口,又要擔心公司生意不佳要倒閉,被迫投入失業大軍。手停口停的小市民根本不願意多花一分半毫,無法推動經濟活動。略有資產或相對富裕的市民,礙於前景不明朗,對退休生活開支的擔憂,用錢態度亦傾向保守。這樣對經濟活動無法帶來正面影響。

身邊也有朋友說:「要是今天就知道退休後仍有固定收入,原本儲起來預備應付退休後支出的錢,我即刻用部份來創業,就算輸錢,都不用太擔心影響退休計劃。」有人會說拿來創業,有人會樂於消費,當然有人會繼續儲。加上能每月得到固定退休保障的長者消費,對活化本地經濟絕對帶來裨益。別輕看「銀髮消費」,一群長者拿著兩元乘車優惠四處去,光顧有長者優惠的餐廳,又買些玩具給親愛孫兒,消費金額未必高,但推動了一環又一環的經濟活動,這條數有排計。你想想,要是今天你家裡的長者即時每月可以得到一個固定金額的退休金,口袋裡多了錢可以消費,肯定立即笑逐顏開,就算你給的「家用」僅夠支付基本的燈油火爉,也可以安心消費。

全民退保只不過是製造多一批拿「長俸」的消費客戶,即時活化受外圍經濟因素影響的本土經濟,在摃桿原理下帶來本地消費市場刺激,減低環球經濟帶來的不明朗變化,長遠來說可以加強對抗經濟波動的能力,穩定社會,穩定人心。當我們在討論全民退休只著眼於「錢從何來」的問題時,應該同時將實施全民退保帶來的經濟活化效益加入考慮當中。

英文有言「Give and Take」,即我們中文裡的「捨得」,要「捨」才有「得」。單看付出的金額而對回報隻字不提,過於片面。全民退保是長遠政策,是退休保障,不是扶貧計劃,更不是短期單一項目。既然如此,實在需要將「付出」與「回報」兩盤數同時放在市民面前,讓各方面好好討論。

保險起動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