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六十年代到今天 — 仍然被誤解的「精神病」

2018/10/2 — 16:49

電影《癲佬正傳》宣傳片截圖

電影《癲佬正傳》宣傳片截圖

1978 年,福柯(Foucault)的《古典時期瘋狂史》中始討論瘋狂並揭示古典時期(十七世紀中葉至十九世紀初)以來理性對於瘋狂的壓制,及其背後的靜態結構。他指出在文藝復興時期,瘋狂是神秘體驗和道德諷刺的綜合體,當時的歐洲人對於瘋癲的態度是一種恐懼與好奇糾結的矛盾心態,一方面把精神病患者裝上「愚人船」驅逐出境,讓他們漂泊遷移於港口城市之間,另一方面將之放在文學作品或是戲劇中,成為重要的角色。半世紀過去,當年「正常人」畏懼瘋狂、將瘋狂視為罪惡、殘穢不堪,而至今天的不同是愚人船轉變為精神病院(或醫院的精神病房),而那些娛樂大眾的角色,仍然縈繞不斷的存在於電影中,成為笑匠,或是滿足大眾對精神病的恐懼。五十多年來,我們對精神病患者的看法從未改變,這是否意味著我們的公眾教育出了問題?

1986 年的《癲佬正傳》中秦沛「有殺無賠」的經典一幕、2014 年的驚慄電影《暴瘋語》中(又)飾演精神分裂症的劉青雲、同年《魔警》中精神失常的警員,無不塑造出精神病患者有暴力及犯罪傾向,即便是為集中講述燥鬱症的《一念無明》,同樣將精神病患者推向邊緣。各種大眾媒體令精神病與犯罪、暴力、恐懼扯上關係,從而建立出「正常人」與「不正常人」之間的分野,深之如洪溝。

「人類必然會瘋癲到這種地步,即不瘋癲也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瘋癲」,帕斯卡如是說,精神病患的污名所上世紀至今從未遞減,而近十來年對精神病患的治療方式亦一直停滯不前,公眾對治療方法亦無甚了解,往往以為具副作用的針劑及藥物是唯一的治療方法。事實上,能取代第一代的長效針劑早已推出,同時亦有不少民間關注組織促請政府加強公眾的教育工作,減少歧視誤解,若大眾甚或官方對之視若無睹,只會持續令精神病患者處於邊緣的境地,讓精神病患未來的路更加難行崎嶇。難道社會上經常疾呼的愛與包容,就是五十多年來的原地踏步?精神病本來就並不可懼,可怕的是「正常人」對病患的壓制與目光。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