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反對 TSA (全港系統性評估) 說起

2015/10/26 — 11:06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英國大學及院校招生事務處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英國大學及院校招生事務處

【文:無崖,80後中文教師,深信學科無界限,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如果你是小學生的家長,那大家對近來萬人齊反TSA的活動該不陌生。不過如果一直留意香港教育生態的,必然會驚詫萬分:近來教育市場化,使家長「愈來愈惡」,只消數個家長投訴,學校及老師必然「跪低」,這是我們一直對現今教育的認知。可是,TSA事件,卻完全超越想像──平時三數家長發難,已令學校「投降」,何解上萬家長的聲音,卻撼不動學校半分,令家長要直接到教統局抗議? 要解答這問題,容讓我先岔開一下話題。

廣告

為「既得利益者」平反

TSA是一種考試制度。而說到制度,每逢一項政策或制度誕生,就會有人因為制度而得益,這些持分者,我們一般會稱之為「既得利益者」。我之所以用上引號,因此詞常被污名化,往往與「保守」「不思進取」「阻礙革新」畫上等號。可是,事情從來不是這麼簡單。

廣告

如果制度本身是合理的,那依附良好制度而得益的「既得利益者」,都是以合理手段取得利益。這種「既得利益者」的存在不單沒問題,反而是好事。假設政府對辦實業的商戶減稅,而對投機炒賣者課以極重稅。那辦實業者,理所當然就是這制度內的「既得利益者」,但這種「既得利益者」愈多,對經濟影響愈好。因為這制度,是獎勵實實在在辦企業的商人,懲罰不勞而獲的投機者。又例如不少學校都設有「平時分」(又稱持續性評估)制度─把學生平時功課測驗計算在全年總成績內(部分學生更把平時分:考試分的比例家為5:5)。獎勵學習態度持續良好的學生,懲罰聰明但態度差的學生。

良好制度正正要有「賞善」及「罰惡」的功能。良好制度產生的「既得利益者」愈多,支持良好的制度的力量就愈大。社會往往如此發展。

如果相反,制度是不合理的話,情況就截然不同。壞制度下產生的「既得利益者」,他們會盡力維護制度的壞,令制度中最壞最惡劣的影響繼續存在,以達一己私利,這些「既得利益者」正是大家常批評的。當壞制度行之愈久,依附壞制度的「既得利益者」愈來愈多,擁護壤制度的力量愈大,改革只會更舉步維艱,阻力更大(即是我們常說的「腐敗」)。例如中國的黨國制度,是造就貪污的壞制度,而隨著時間推移,依賴中國黨國制度的「既得利益者」愈多,結果制度下「貪污瀆職」者家財千萬;「忠於職位」者貧無立錐,壞制度就正正「罰善」及「賞惡」。亦因為黨國制度行之有年,令貪污的既得利益者愈來愈多,所以中國的反貪,沒有改善的可能。

為何沒有老師校長以行動反對TSA?

說回正題,TSA正正是壞制度的典型!TSA制度的前身,是學科測驗。香港學科測驗最初設立時,所有小學三年級、小學五年級均須參予這次測驗。而無論是學能測驗還是TSA,其實都協助教師評估學生在語文算數學到某階段的學習成效。即是說有關考試,其實不是甚麼高層次的考試(亦因此大量考試多以考核層次低的MC進行),旨在證明學生是否已達小六/中三的最基本能力,但是教育局卻以此定學校的優劣,更有傳言指TSA成績關乎該校的中學派位。不過正如不少家長也指出,TSA其實不能反映學生學習的實際情況,更為學生造成不必要的壓力。

要在TSA/學科測驗中取得好成績,唯一方法就是密集而無了期的操練。據教協於今年3至4月進行調查,訪問了139名小學課程發展主任及1,916名小學中、英、數科任老師,約70%教師認為學生必須操練才能應付試卷要求。教協副會長、立法會議員葉建源亦承認TSA的艱深程度已達到學生「不操不識」。可見在小學教育界中,操練,已成為TSA教學的共識。 因此不少小學老師在學習進度上,花上大量時間為TSA作機械式的操練(據教協統計,約70%教師認為TSA影響日常教學)。

於老師而言,機械式操練TSA試卷,意味著老師不用在課堂活動、課堂設計上下任何功夫,甚至是備課也可省回,遑論持續發展及進修,可說是低層次的教學方式。(TSA多以MC為主,上課只需「做」同「對」已完成一堂。而且,沒有任何修讀PGDE的老師會以操TSA課堂作為評核觀課,PGDE的課程亦沒有以TSA教學作為重點,甚至坊間及EDB的持續進修中,亦沒有針對TSA的課程,足證TSA的教學不入大雅之堂)。結果,TSA這個壞制度正正在獎勵「專業知識不足、不備課、教學效率低、課堂設計差、少持續進修」的老師,而懲罰「備課充足、教學技巧高」的老師。例如TSA成績差,老師要被校長照肺、批評的。老師願意花心思時間作課餘進修,然後用心設計課程,令學生學有所成,不會被欣賞;相反,只消花時間操練TSA取得佳績,即可平步青雲(衰咗仲要被照肺)。那即是變相鼓勵老師只進行低層次的教學。

進一步想,對於一直進行操練教學的老師,如果有朝一日沒有TSA,這意味著因為廢了TSA,會有不少教學空間。但也意味著習慣進行低層次的操練教學,而且少有進修的老師要重新備課,要設計更多有效率的課堂填補這些空間;校長及管理層更要重新規劃課程及恢復不同的學習活動令學生真正掌握知識,愛上學習──對於習慣跟從TSA主旋律的學校,這跟要了他們的命沒兩樣。所以他們絕對會拚了命反對廢除TSA。(但這與他們本身是否喜歡TSA卻沒直接關係。)

更恐怖的是,TSA及其前身的學科測驗於1977年已有。那即是說,制度對「專業知識不足、不備課、教學效率低、課堂設計差、少持續進修」的老師獎勵了接近半個世紀,對有志教育的老師的打壓,亦接近半個世紀。可以想像依靠學科測驗/TSA這腐敗制度維生的人,基本上由上至下已滲透小學各層,單憑數千家長,當然難以撼動這個「既得利益集團」。因此在教協調查中縱然約65%老師反對繼續推行TSA,但這次連家長也贊成落實行動施壓時,教育界卻無一人敢行出來。

解決方法?真正的痛一次吧!

當然,筆者相信仍有不少老師堅守教學崗位。但明顯地,TSA這一個對「呃飯食」的人有利的制度一日存在,有心教學的老師都有志難伸,而被逼走上操練之途。若不早日廢止,這種「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持續,對教育衝擊之大一定難以想像。 依附壞制度而得益,就如吸毒,吸毒愈久,毒癮愈深,要戒除得花上更多力氣。學科測驗/TSA的「毒癮」已接近半世紀,廢除TSA當然造成教育界極大的動盪及陣痛。不少老師要重新探索教學之餘,管理層也要以全新思維治校。這些,也許是教育界多年的共業。但是正面地想,這些不正是把教育導向正軌的契機?

 

 

註:筆者認為中學情形與小學難以類推,故不評論中學。熟知考評與教學的,都應該知道如果考評制度目標清晰及能有效考核學生能力,那學校也會針對性地施行教學,對教與學都是好事,相反考試制度差劣,則為害無窮。這種考評影響教學的現象,稱為「倒流效應」,即是考評局的口號「ASSESSMENT FOR LEARNING」。 由於中學主要應付的是HKDSE,HKDSE的目的在於評定不同級別的人才,所以其考核的深度及廣度,都不是「用作判別學生是否已達該年級基本能力」的TSA可比。亦因此HKDSE於教學上的倒流效應也比TSA好得多。十分講求老師的備課以及授課能力,絕不是操練試題的低層次方式可以應付,故不少中學亦不敢花太多時間於不能銜接高中的中三TSA,防止學生學習造成斷層。是故考評壓力不集中在TSA。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