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圈地到借債打仗 —《資本的衝動》內容節錄之(五)

2015/1/14 — 9:00

Library Company of Philadelphia / flickr

Library Company of Philadelphia / flickr

以下是書中第二部分「歷史篇」中第四至六章的內容節錄:

第二部分:

歷史篇

第四章:圈地運動與無產化

「圈地」既令資本家獲得了大批無比珍貴的土地,也製造了大批只能靠出賣勞力以維生的「無產者 (proletariats) 」。為了控制這些「無業遊民」,當時的英國政府更立法禁止流浪,用監禁以至死刑強迫他們充當僱傭勞動者(所謂「血腥立法」, bloody legislation );另一方面,政府於 1601 年頒布「濟貧法 (Poor Law) 」,讓各地教區開徵濟貧稅,並規定只有在教區住滿一定年限並曾從事勞動的失業者,才能領取救濟金。這個政策一方面可緩和失業貧民的憤懣穩定社會秩序,另一方面則可把他們束縛在一定的地區,以便資本家(初期的農業資本家和後期的工業資本家)所僱用。

…大部分人即使聽過「圈地運動」,也會以為這是歷史學家才有興趣的陳年舊事,這個看法當然大錯特錯。事實上,自十六世紀以來,這個現象在地理上不斷擴大,至今未有停息。馬克斯把這種無良的惡行稱為「剝奪 (expropriation) 」。在非洲和拉丁美洲,這種「剝奪」每一天都還在進行。在中國大陸,自從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以來,強徵民地、強行迫遷等情況愈演愈烈,而且血腥的程度跟英國四百年前沒有多大分別。


第五章:文藝復興、科學革命與啟蒙運動

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 的成就跨越了藝術和科學(藝術方面的成就包括了名畫「蒙羅麗莎」和「最後的晚餐」),從學術的角度看兩者可能難分軒輊,但對後世來說,他在科學方面的開創性探究(注重細節並以自然為師)影響實更為深遠。他死後只廿四年,哥白尼即提出了地球實乃環繞太陽運動的「日心說革命 (Heliocentric Revolution) 」,歐洲的科學革命由此揭開序幕。

或說「日心說」仍只是一個臆想性的理論,則伽里略 (Galileo Galilee, 1564-1642) 的成就便肯定遠遠超越了當時世界上各個民族的最高水平。他開創的實驗研究方法 (experimentation) 和將自然界的變化以嚴謹的數學公式表達 (mathematization) ,是人類探究自然理解自然道路上的巨大里程碑。牛頓說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最重要的一個當然便是伽里略。經歷了這種「知性大躍進」,人類歷史上的「大分流 (Great Divergence,歷史學家龐慕蘭 (Kenneth Pomeranz) 所創的一個名詞) 」由是開始。

廣告


第六章:金融與債務的崛興

…這些早期銀行家之所以如此勢大,是因為當時出現的一種「金融創新」:以發行「公債」來「借債打仗」。所謂公債(又稱「國債」或「債券」, bonds )其實是國家以未來的稅收作保證的一張借據。由於當時割據歐洲的君主不斷互相攻伐,從稅收所得實不足以應付龐大的戰爭開支,於是他們想到從商人那兒借債。雖然之前有聖殿騎士團的慘痛經歷,但高利貸的回報實在太吸引了,所以商人與君主之間便發明了債券這個遊戲。不用說,這個遊戲的影響延續至今。

這似乎是個雙贏的安排:好戰的君主獲得了貸款來進行戰爭(當然也包括享受奢靡的生活),而由商人轉為銀行家的世家大族則因為擁有了君主(在當時即國家)的借據(公債),大大提升了自己的社會地位和影響力。從某一角度看,他們實已成為了戰爭的參與者,因為只要戰爭勝利,債券的價值便會大升而他們的財富暴脹。正因這樣,這些銀行家往往會暗地裡向交戰的兩方也放貸,以保證任何一方戰勝也能獲利。這種情況即使在上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也沒有改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