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河套區爭議分析沙頭角邊界處理

2018/11/16 — 16:07

沙頭角管制站西北面邊界

沙頭角管制站西北面邊界

近日傳媒揭發位於沙頭角一幅 2 萬多呎土地懷疑被廣東省邊防在未經香港政府或土地業權人的同意下佔用多年,事後朱凱迪議員進一步發現香港地政總署在過去一段長時間的飛機照片上已經把該地段劃為香港境外 [1],似乎政府是早已知情且同意對方的做法,雖然最近一張飛機照片已經改回前邊界,而且官方回覆指過去只是手民之誤,但卻承認曾收過土地業權人的求助要求,證明政府已知悉土地有懷疑非法霸佔的情況。事實上,河套區的土地爭議與這一個案有不少相似之處,可供參考及分析。

 

首先,必須讚賞地政總署開放電子地圖 HKMS 2.0 [2],內容不但包括地段界線和邊界,更加免費提供過去百年的飛機照片和 1:1000 的詳細地圖,詳細示範可參考我和議員的 Facebook Live [3]。其中透過地段界線和飛機照片確定以下資料:

廣告

1. 該地段屬已批租的私人土地,地段號碼 DD72 LOT185(圖 1)
2. 該地段曾屬香港地界範圍內(根據地理資訊地圖 圖 2 及 2010 年前飛機照片 圖 3)

今日更有傳媒找到土地業權人邱先生 [4],但他與傳媒在上星期去北區地政處求助,但官員竟告知涉事土地屬於民事霸佔,「不是政府負責,是人對人(的糾紛)」,建議私下解決。這說法明顯與河套區土地爭議的處理辦法不符。

廣告

必須指出,若符合以上兩項條件的土地,該地段屬香港境內的私有產權,理應受到基本法保障,即使兩地政府同意改變邊界,仍必須事先得到土地業權人的同意。

圖 1 沙頭角私人地段 DD72 LOT185,來源:HKMS 2.0 [2]

圖 1 沙頭角私人地段 DD72 LOT185,來源:HKMS 2.0 [2]

圖 2 地理資訊地圖 塗白為香港邊界外,來源:朱凱迪議員 Facebook,從地政總署地理資訊地圖系統製圖

圖 2 地理資訊地圖 塗白為香港邊界外,來源:朱凱迪議員 Facebook,從地政總署地理資訊地圖系統製圖

圖 3 2010 年飛機照片,箭頭指示與 DD72 LOT185 邊界位置吻合,來源:朱凱迪議員 Facebook,從地政總署飛行照片製圖

圖 3 2010 年飛機照片,箭頭指示與 DD72 LOT185 邊界位置吻合,來源:朱凱迪議員 Facebook,從地政總署飛行照片製圖

河套發展的爭議可追溯至 1997 年 7 月 1 日國務院令第 221 號頒布河套地區自此納入香港範圍,當中因拉直河道影響邊界改變的地塊有 9 幅之多,其中有些地塊規模非常細小,最細一幅只有 0.19 公頃(Site B5)即約 2 萬呎,但兩地政府依然非常小心認真處理(圖 4)。本來港府考慮在河套設立大學城,但由於兩地政府就土地業權有爭議,相持不下,一拖十年。直至 2008 年 3 月,港深決定成立「港深邊界區發展聯合專責小組」就河套發展進行研究,商討賠償私人業權的責任誰負。

圖 4 河套區爭議的 9 幅土地,來源:立法會文件 CB(1)624/16-17(01) [5]

圖 4 河套區爭議的 9 幅土地,來源:立法會文件 CB(1)624/16-17(01) [5]

至 2011 年 11 月,雙方簽署《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開發工作的合作協議書》,但雙方就土地業權仍有分歧,須要繼續商討。再經過五年多的談判,至 2017 年 1 月雙方正式達成全面協議,簽署《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其中有關土地業權賠償問題,雙方同意過去的收地賠償金額不作計算,另外,日後將各自負責承擔和解決任何有關「過境」土地未被納入對方行政區域範圍之前的土地權益問題或申索要求。

至此大家可以清楚見到簡單如河套區小小九幅合共約一百公頃的土地,即使有國務院令規定權益誰屬,但賠償私人業權和開發的談判需時長達 20 年,兩地政府一定明白邊界爭議的複雜性和爭議性。事實上,沙頭角邊界的土地爭議出現的時間比河套區的土地爭議為遲,雙方就國務院令所引起的邊界爭議的跟進辦法早已有多年經驗,地政總署署長及職員在這 20 年間就邊界事宜必然是高度關注及不停在準備詳細的資料和地圖,準備與深圳政府開會之用及交給立法會(如圖 3),署方正正在這段時間購置了一套先進的航拍系統[CB(1) 1648/10-11 (01)],當時的照片已經見到香港的邊界改變及境內的樹林被破壞的跡象(圖 5 灰色位置),塗白邊界更不大可能是手民之誤,因為邊界是以 GPS 定位,理應非常準確。

圖 5 2017 年 6 月 9 日以 1,900 呎低飛的航空照片,比對 2010 年的照片 DD72 LOT185 的香港境內地段已塗白,即剔出香港範圍,來源: 朱凱迪議員 Facebook,從地政總署飛行照片製圖

圖 5 2017 年 6 月 9 日以 1,900 呎低飛的航空照片,比對 2010 年的照片 DD72 LOT185 的香港境內地段已塗白,即剔出香港範圍,來源: 朱凱迪議員 Facebook,從地政總署飛行照片製圖

總而言之,深圳市政府和香港政府不太可能不知道沙頭角邊界的環境改變,而香港政府必定知道該地段屬私人業權,即使想剔出香港範圍,亦必須先與業權人商討賠償,或行使《收回土地條例》,為「公眾目的」強制收回土地,情況與河套區的土地爭議如出一轍,只不過今次的私人業權位於香港境內而非深圳,但原則上處理辦法理應一視同仁,亦為日後的邊界糾紛確立處理原則。

參考
[1] 朱凱迪 (2018) 測繪處涉將公安霸地範圍剔出香港,11月11日。
[2] 地政總署 (2018) 香港電子地圖2.0 (HKMS 2.0)
[3] 朱凱迪、姚松炎 (2018) Facebook Live 11月13日。 
[4] 香港01 (2018) 香港地主:地政要私下解決 面對軍隊難維權,11月16日。
[5] 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 (2017) 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 發展事務委員會 落馬洲河套地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CB(1)624/16-17(01),3月6日。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