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港大取消天文學主修科說起

2017/3/20 — 12:41

香港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香港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一)

香港大學宣佈擬取消天文學主修科,以及數學和物理雙主修科,我倒像是要反其道而行,上周說過要重建文理科目的根基,並以歷史→哲學→化學→數學→物理為五大目標。

我亦有立即做功夫。哲學方面,年多前我讀過生智文化事業出版的《海德格》和《維根斯坦》兩書,受到很大的啟發;唯我除了記得自己受過啟發,已把它們的內容都忘得一乾二淨;這個星期我重看了這兩本書,再一次深受觸動。現在重溫了兩位哲學大師的思想,之後我應該會重新由古代的哲學讀起。

廣告

至於作為五科之首的歷史,我訂購了培生的大學教科書《The World, A History》。事緣早前我在銅鑼灣誠品看到它展銷這本書的簡體中文版,從裝潢一看便感到是本巨著。唯我在Amazon.cn看到讀者抨擊其翻譯不忍卒讀,那我還是看原著為妙。

我在中大圖書館找了原著,發現真的是本好書。最新版是2015年,但培生索價逾千港元。我倒是在eBay找了本2008年的版本,好像就是買了一二百元吧,畢竟過期教科書是市場供應最多,卻需求最小的東西。我就撈一下便宜貨了。假使我讀了這本世史的大學教科書,我認為我的歷史知識大概足夠了,其餘只按興趣選讀。

廣告

中史方面,日本講談社的《中國的歷史》系列是近年最受推崇的中史書,一共有12冊,大陸譯了頭10冊,之後涉及毛澤東、鄧小平的自然屬於禁書,但最近台灣也譯了。我這周從第10冊的「清末、中華民國」開始閱讀,就讀了太平天國的創立和滅亡而已,會繼續下去見證清末和民國。

至於化學和物理,我也在中大圖書館找了大學教科書來看。我認為暫時要讀它們仍算是一種妄想。回想當年高考,我的化學和物理分別只取得B和C,我「全職閱讀」尚且如此,現在只以餘力兼讀,卻還想越級挑戰大學課程?那不現實。

我不肯定當年我考這個成績,是因為理解力出問題,還是記憶力無法承載太多的內容。如果只是記憶的問題,那還可以嘗試閱讀;如果是理解的問題,那即是高考程度也無法理解,就不能指望理解大學程度了。雖然我也得自信現已不是吾下阿蒙,理解力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

但我暫時無須解開這個謎。畢竟這兩科是排在較後的優先次序,我不如先返回會考程度好了,兩科我當年均摘A,有信心能夠應付。我已從床下底找出化學課本,但物理課本我早已丟了,幸好英國仍有會考程度的教科書,也就是GCSE,要買一冊回來並不困難。我會先用少許時間,為自己重新樹立兩科的會考程度知識,才再籌謀下一步。

及至數學,原本並非考慮之列,我只是需要它的基礎來學習物理。但假如我暫時只嘗試學習會考程度的物理,那就無須使用微積分,亦不用重建數學基礎,這個可以暫時擱下。

(二)

香港大學取消數學和物理雙主修,雖然單主修仍會保留,但總像印證了理學院在社會萎縮的印象。若莘莘學子背棄文科或理科,到底他們改選了甚麼科目呢?林超英就戲言不如開「炒股學院」,林非提議由幼稚園開始修讀:WORK1001 辦公室政治、WORK2002 擦鞋藝術先修、WORK3125 辦公室偷閒法、WORK2778 放暗箭基礎。

如果以就業市場論,文科或理科確實出路不多。尤其連最穩固的教師出路,也變成了一道狹門──因為自香港由會考改成DSE後,學生報考的科目減少了,文科或理科的科目被選的機會也就相應降低,原本的理科教師也可能要轉行教通識,何況聘用新的老師了。

讓數字說實話。據考評局數字,2016年DSE報考的學校考生數目為57162人。而中、英、數、通識為核心科目,分別有55985、56976、56941和56941人報考(數與通識剛好考生相同,非誤打)。可是物理科呢?假如一般來說有一半人會讀理科,你猜想它一定會有約28000人報考。可是實際數字令人非常詫異:11615人。也就是說,只有五分一人報讀物理而已!誠然物理是較艱深的一科,就首先被人遺棄了。其他大家較關心的科目如生物、化學、經濟、地理、歷史,則分別有14741、14199、15580、10414和5891人報考,同樣境況堪虞。

雖然現在社會高舉通識,但其實學生的基本知識已是變得非常脆弱,不能與會考的年代相比,這是教育改革的「成果」。我近來立志重新閱讀中學甚或更高階的文理科目,和他們不同,念茲在茲的不是就業。首先,我視文理科目為世界的基礎知識,我有這顆好奇心,想認識這個世界,所以我很想了解這些科目到底在說甚麼。這顆心是我當年讀中學所無的,也許當時沒有想通。

好奇之餘,我亦覺得那是非常化算的事。你想想古往今來的化學和物理學家,花了多少時間才研究出許多地球的運作方式,你現在買本教科書就能領會幾千年的智者所累積的學問,那絕對除笨有精。我甚至經常主張「行萬里路不如讀萬卷書」,因為以同等的時間,旅行帶給我的知識似有若無,遠不如書本博大精深。

第二,我需要參與這個世界。如果我對基本事物的運作毫不理解,我就沒有參與的可能。人生活著有多種意義,在我看來其中一種,是我身處這個千禧時空,承接的就是千禧智慧,並且但願能夠運用已有素材,再作發明和創造,使這個世界更為獨特和更具特色。我並不一定有石破天驚的新發明,也不是要埋首在實驗室,但人類累積的智慧能給我大量的素材,去思考或引用,去進行種種未知的嘗試,包括最簡單的寫作。如果我不了解這些學問,我基本上只能作一些沒有意義或意義不大的「閒談」,深度就像公園的叔伯或Facebook許多的網上社群。我不能說它完全沒有意思,但我覺得我的意義可以不止於此。而當我掌握的元素越多,我才能發揮越多的潛能,更能做到「我之所以為我」,而不是另一個人,或只是一個人、一個生物而已。

當然,老子說「知者不博,博者不知」。知得越廣,也就全部都知得不深入。所以我也不能每一科都涉獵,只選了幾個科目,是我覺得最能觸碰人類已有的知識的,也就是歷史、哲學、化學和物理。但不同人可以有不同選取。

我對林超英和林非所提議的科目不感興趣,但很多人會趨之若鶩。返回基本的問題是,你覺得人生怎樣才有意義?是不是只是賺錢就好,滿足了自己的生理需求,那就是圓滿過渡一生?

坦白說,我認為我們身處的社會,是一個由地產商、零售商和大眾媒體合謀的世界,那主要運作就是不斷慫恿你或所有人去消費。不少人對基本科目一無所知,但對名牌的新產品卻如數家珍,我們都信奉了消費教,你覺得這樣的人生好嗎?如果我覺得這樣的人生和社會是糟透的,我就更沒有興趣與他們密謀。

事實上即使你任職九倉高層,現在也不過去請三位財務專家做決定,是否要繼續播放有線電視。我完全不認同這是有意義的人生,我不想回顧我的一生就是做各種買賣的決定,並且引誘了許多的人作不必要的消費。何況我何德何能,亦沒有辦法指望去擔當這樣的高職,那我在這些界別的人生,恐怕會更不值一哂,因此我並無欽羨之情。我們都要尋求超脫,尤其我亦已不再年輕,不像以往,可以說留待他日再去勤奮。也許我還要感謝他們,代我做了這些不討好的職位吧!

我明白你會說,如果我連生活也無法應付,我還能有選擇權嗎?有的,再少的時間,都可以抽出來看一頁有含金量的書,一頁的知識,令你變得不是只有行屍走肉。我亦終於認真地認為,假如你還沒有「上車」,你就不要在香港置業,儘量儲蓄,然後找個生活成本只等同香港一成的地方,把林非那些科目拋諸腦後,別與這個不正常的世代一起沉淪。只要我們願意,我們都有朝一日能夠告別荒謬的處境,重過真正有意義的人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