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芒草說起:香港人為何需要蓮塘口岸?

2015/9/11 — 17:26

芒草海原貌(Photo credit:John Choy @新界東北 Style)

芒草海原貌(Photo credit:John Choy @新界東北 Style)

照片上毛絨絨的芒草隨風擺向一邊,夕陽下的草原,近景悠悠一片白,遠方幾株樹木,只隱約看見樓房的淡影。

曾經的芒草原

曾經的芒草原

廣告

而眼前是一幅被鏟平的爛地,與四周的綠形成強烈對比,份外刺目。寸草不生的泥砂地上,推土機暫時靜止,仍在不遠處伺機而動。同一地點,兩幅景象,被根除夷平的芒草原,還有附近即將拆卸的白田村客家排屋,為了發展「蓮塘口岸」,這些都將成為絕響。

將拆卸的百年客家排屋

將拆卸的百年客家排屋

廣告

客家排屋內部

客家排屋內部

十個香港人恐怕有九個半會說「而我不知蓮塘是什麼」。蓮塘口岸在哪裡?為甚麼要多建一個口岸?工程進度如何,甚麼時候落成?茫無頭緒是正常的,求問 Google,今年比較受注目的相關消息就是三月份立法會工務小組否決蓮塘追加撥款申請,泛民小勝一仗,然而政府之後推上財委會,結果表決日在多數泛民缺席下通過了175億額外撥款——我們見到新聞,罵兩聲也就完了,過後還是不知蓮塘原來是繼高鐵與港珠澳大橋以後的第三大基建工程,位置在沙頭角和文錦渡之間,除了興建出入境大樓,還會延伸高速公路網接通坪輋、沙頭角公路、粉嶺公路和大埔。工程如此龐大,還有多少草木要化為黃沙,多少村落要被消滅,可想而知。

工程區附近的四百年老樟樹

工程區附近的四百年老樟樹

於是我好奇:蓮塘口岸,因何而建?

翻看過去幾年的文章,政府是如此解說蓮塘之必要性的:

1)加強港深及粵東地區的聯繫,促進區域整體合作;

2)2030年的陸路貨運量將是2005年的三倍,因此有必要將交通分流;

3)蓮塘落成後預計每天應付30,700旅客人次,全年達1100萬人次使用(注:2014年全年內地訪港旅客人次為4,720萬);

4)政府預計落成後32年內港方的經濟效益為500億。

政府搬弄這些數據,小市民自然以為若然不建蓮塘,文錦渡、落馬洲、沙頭角等現有關口勢將迫爆。然而原來過境的陸路貨運量由2003開始逐年下降,2005﹣2010年間跌幅達25﹪,政府完全無視這個事實,倒是在2008年的報告中引用過期數據誤導議會。而所謂的經濟效益,在今年追加撥款後更可直接無視,扣減580億工程成本及經常開支後,經濟效益竟然變成負80億。

不過,這裡隱藏的怪獸,其實是「每天三萬旅客人次使用」:這個數字居然是以深圳居民可免簽注訪港為前提。中央政府落實一簽多行後弊端叢生,水貨業應運而興,連帶推高物價租金,各區店舖單一化,受影響地區生活質素大幅下降,文化衝突頻生,全香港都有目共睹,以致今年一簽多行終於收緊為一周一行。

陸路貨運量早就大跌,現時旅客量對香港而言負荷過重,兼且經濟效益為負數:以2015年的目光來看,蓮塘口岸還有甚麼存在價值?

重點是,蓮塘口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十二五規劃」(2011年出台的十二個五年規劃)下的七個主要項目之一,將配合粵東各級政府發展。港深政府銳意打造「港深半小時優質生活圈」,大埔往皇崗只須半小時,深圳居民可自由出入香港,也就是說,深港大融合與一體化,才是蓮塘口岸以至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終極核心。黎廣德、譚凱邦等人在今年政府追加撥款前後提出中止蓮塘工程,然而深圳方的蓮塘市早就建滿住宅和豪宅,口岸一旦落成,即可帶動深圳東部的樓價。香港地產商也早在新建公路的節點附近囤地,而在規劃過程中被優待、不受影響的原居民這些年則狂起豪宅,同樣待落成後樓價飊升坐享其成﹣﹣觀乎形勢,要中止工程談何容易?

內地對深港同城化的決心,加上兩地政府與地產商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意味着即便蓮塘工程對香港市民而言毫無意義,還是要繼續去馬,也解釋了為何這個經濟效益低劣的基建項目縱然超支175億(注:以2014﹣15年公屋單位興建成本100萬計算,175億可建17,500個公屋單位),政府今年五月仍執意繞過工務小組,不惜硬闖財委會也要追加撥款。說到財委會,吳亮星去年中為新界東北前期撥款強姦議會的一幕仍歷歷在目,政府放着2000公頃市區用地不建屋,一味打着住屋牌強推東北計劃(明明新發展區只有25﹪土地用於公營房屋),其意圖放在深港一體化的脈絡之中再清晰不過;位於「半小時優質生活圈」內的龍尾灘為何無故要被打造成港版芭堤雅,答案也呼之欲出。

事實上關於蓮塘口岸的荒誕事情實在不勝枚舉,以下有三例:

1)工程在2008年落實,但原來在2007年,政府曾發表過《香港2030規劃遠境與策略》報告,因蓮塘位置偏遠,加上過境車輛只有5.3﹪進出惠州及粵東城市,原有出入境口岸已可應付,且工程會嚴重破壞鄉郊環境,而得出蓮塘並不宜興建邊境口岸的結論,可是僅僅一年後,港府就屈從於上級的發展大計,自打嘴巴,落實興建蓮塘口岸。

2)2013年七月立法會通過口岸項目162億撥款,然而僅僅五個月後,發展局就表示項目將超支53﹪,要求追加撥款至248億:政府部門估算工程項目成本之兒戲着實令人驚歎。(注:黎廣德指出,曾蔭權2007年提出的十大基建中,已動工的九個項目總超支已逾1600億元。作為市民真是無言以對。)

3)這個影響巨大的項目,是由一個由深圳高官和香港發展局局長組成的「深港邊界區發展聯合專責小組」掌舵,這個秘密小組甚至沒有公開的會議紀錄;如此規模的工程居然從未進行公眾諮詢,只曾諮詢北區、大埔區議會及沿路各鄉委會,連環評報告的公眾諮詢期也只有一個月。

香港人需要多一個口岸嗎?最重要的是,香港人是否認同工程背後深港一體化的思維,是否願意在香港的東北大開中門,讓深圳的1000萬人口隨時隨地自由過境?還是說,政府的如意算盤是待米已成炊,挾着已耗費的數百億公帑再強推深圳居民免簽注訪港,而香港人的需要從來不在考慮之列,即使口岸不斷增加的工程費用終將由我們埋單?

或者蓮塘口岸就是香港問題的縮影:黑箱作業,官商勾結,亂花公帑,原居民特權,破壞鄉郊與古跡,中港融合,二度殖民,全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嚴峻考驗。一天無法監察政府,一天我們都是被任意壓榨的二等公民。坪洋的芒草與古屋是屬於每一個香港人的,至於蓮塘口岸,其實打從一開始就不曾屬於我們。

 

資料來源:

譚凱邦〈蓮塘口岸勁超支175億 政府夾硬上財委 唔拉布等幾時?〉(21/5/2015)

黎廣德〈蓮塘棄不足惜 認清本土利益〉(27/1/2015)

林茵〈為誰而建的蓮塘口岸?〉(28/1/2013)

Bay Area〈盲目打通東北關口後患無窮 必須喝停蓮塘口岸工程!〉(30/10/2012)

Bay Area〈深港一體化殺到埋身 必須反對新界東北興建富豪雙非城計劃!〉(10/8/201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