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虐兒個案再思教育專業

2018/3/29 — 6:01

陳瑞臨(臨臨)

陳瑞臨(臨臨)

早前沸沸揚揚的數宗虐兒個案,因有些新的線索曝光而再度鬧得熱烘烘。這是一宗極端駭人個案,也令公眾懷疑一眾牽涉其中的專業人士專業失德。事實上單在教育界,就有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任何專業失德均可由操守議會跟進並處理,嚴重可交由政府考慮作出刑事追究。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簡稱操守議會)在1995年成立,目的是關注及提昇教育人員的專業認同,並制定一套與教育專業相關的道德標準。操守議會的部份代表由教育界人士選出,希望讓操守議會的聲音能更代表業界。

專業守則之中的「對學生的義務」部份,第24點寫法如下:
「在執行專業職務中若發現有兒童被虐待,應向當局舉報。」

廣告

站在人道立場,若懷疑有任何虐兒個案發生,為孩子的安全著想而舉報個案的責任,本是無庸置疑。舉報虐兒個案的好處,減低孩子再受害的機會,向家長表明不能容忍暴力,也是相當重要。

面對著懷疑虐兒個案,教育人員專業操守守則的規定是「應」向「當局」舉報。這裡的「應」不難理解,但「當局」是指教育局、勞工及福利局、社會福利署、警方還是其他?

廣告

我們期望同業能夠履行行業的專業操守,並對學生有更深的意識,而非單純的按指引辦事。

但更重要的,是要讓教育人員及社會大眾整體認知操守議會的存在,並提升操守議會的社會地位。現時社會基本對於操守議會是零概念,即使在教育專業業界內,操守議會並非廣為人所知。

教育業界中人一直有努力推進改善操守議會地位,將之提昇至醫學會、大律師公會等組織的法定地位,並將之獨立,不再是教育局之下。

可惜,不論是回歸前還回歸後,政府對於提升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的地位都總在「歎慢版」。可能是因為操守議會成立的原則有推廣民主的性質,並非現時政府有興趣的事。若政府繼續貶抑教育人員的專業地位,就難以證明政府真正重視教育界的聲音及專業,對香港社會的長遠發展難言好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