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連儂牆畫花女生 看照顧或保護令制度

2014/12/31 — 10:47

攝:朝雲

攝:朝雲

【文:Betty Wah, 現職駐校社工】

關於保護令單嘢,曾做過警司警誡支援服務,外展服務同而家做緊學校社工嘅我,可以解構下,歡迎廣傳!

基於係少年,向內庭審,資料不公開。申請得,上得庭,一定有齊基本證據先開到庭。所以,第一庭嘅結果一定係先取報告。14日起計,最多21日。呢段時間,法庭可以指定受保護的青年人及父母住向邊,幾點回家,要返工返學,去邊唔可以去邊等。至於有冇得返屋企,就睇家人的照顧能力,不是意願。

廣告

咁法官點睇?第一庭最多都係半小時,睇最多嘅係開庭前呈上去嘅報告,其次是家長青年人即時在庭上的表現。警方呈得上去嘅,十居其九都話要demand,因為佢地唔係社工,唔敢話佢要保護令但又可以返屋企俾家長監管。呢點下面再講。

法官多數信呈上去嘅報告,因為申請c or p本身係幾繁複嘅嘢,如果唔夠料呈上,係會俾官話嘅。一般,學生離家出走,家長報n次警警察都係叫家長去家庭服務。去完家庭服務又要報多n次,加上有證據指個學生有危險,例如唔返學一段時間,懷疑有性行為,吸毒等先砌到上庭。一係就等家長打學生,攪到suspected child abuse先去到c or p,又或者,個學生懷疑犯左事。懷疑就可以,唔需要被起訴。

廣告

一般來說,由警方申請c or p比社工申請嘅,法官會重視一點,基本上,警方點建議,法庭都起碼接納80%。因為,有一假設,就是佢地等唔切社工介入先會自己做,即有即時危機。基於這一點,如這案嘅學生本身無失蹤,逃學同犯罪紀錄,就算係偷嘢犯刑事,警方係無可能提出申請c or p。除非,家長在調查過程中唔合作,例如不在港又唔立即回港,唔願意去警署保釋個學生,咁就變左有即時危機。警方怕麻煩,一般最後都會叫個學生是旦找個成年人認親認威接走就算。(不少同工都試過,向呢個時候同黑社會大佬鬥快!)

報紙話學生曾涉校園紛爭,警方曾介入,以及去旺角鳩嗚被帶走。咁話個女有危機呢……如報導屬實,咁兩事的無被起訴,只屬警方紀錄。當然,法律上警方可憑此話有危機,但如不是刑事,危機是頗低的。除非,校園紛爭是警司警誡,旺角鳩嗚亦都係保釋緊,咁就對個學生來說非常不利。因為警方可以話佢保釋期間再犯事,又深夜流連在街,家長照顧唔到。

返去開庭個位。要推翻警方嘅報告,關鍵在家長上庭時嘅表現。呢度即使律師講家長意願,個官都會即時審問個家長,律師無得插咀。只有這個位,家長可力挽狂瀾,推翻警方的報告。其實好慘,一般家長都唔會識講嘢,加上單親,仲嚴重聽障,輸晒。如上一段個點成立,就係個女係保釋緊,仲難駁!呢個位,我一直覺得,係法律程序上不公平之處。當然,律師可以教個家長點駁,但警方嘅報告,只會向當日早上先俾到律師睇。睇完討論完,距離開庭時間可能只是半小時唔夠。點準備!!!仲有,呢啲個案,好多時只是當值律師幫手,好多case係上到去先知咁大鑊,但事前無人brief過個家長!

但而家只是推論。關鍵係,無人在內庭,唔知發生咩事……

之後點呢?21日就坐硬。唔好睇佢係兒童院唔係女童院就好似好一點。基於資源嘅問題,而家係無女童院,只有6合1嘅兒童及青少年院。即犯事嘅無犯事嘅都監管在一起,受一樣的待遇。係好事定壞事?

第2庭就會好點嘅,因為警方再介入唔到。關鍵會係社署報告同個女向入面嘅表現。而報告嘅重點在於家庭關係,父親的支援是否足夠及管教成效,學校表現。法庭好尊重社署呢份報告,都係起碼80%接納。

可以做咩?第一,要教阿女向入面點都要乖,不然會再監管至56day嘅。第二,支持同求情信,指出警方嘅不合理,製造輿論壓力。三,家長支援,如有教會社工等一直幫緊個家庭,會好一點。四,學校支援,如學校證明佢係好好嘅學生,好有正義感,勤學,自律性高,根本不需要保護令!

我都好想有呢個結局,就係社署寫,個女仔無需要,質疑警方濫權。不過,就好睇個女仔嘅背景同表現。要好好先得……唉,但,點解關心社會要好好嘅背景同好識講嘢嘅家長?唔通,基層同無心向學嘅學生,家庭關係差就唔係有心為社會為公義咩?呢個case…程序上應該插唔到警方,但罷明玩嘢。假設個女有底,就真係唔好採,做左磨心。但,唔公道唔公道!!其實,真係有點無奈!!

寄望社署嘅報告,可以講句公道嘅說話!就算,個家庭真係要保護令嘅支援,但畫花就拉做成心靈創傷,警方過份都好呀!都係個句,大把有需要嘅case,又唔見咁主動幫手上c or p!!!

如朋友之言,成個 c or p制度,值得review。

(作者簡介:天主教徒,駐冊社工,服務弱勢青少年11年,曾於青少年社區支援服務(即跟警司警誡個案)及外展社工服務,現任駐校服務。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