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陳雲的「校外之言」談起

2015/11/13 — 12:35

陳雲 ( 資料圖片 )

陳雲 ( 資料圖片 )

陳雲的文章,政論以外,花鳥蟲魚,古風舊俗,涉筆成趣,順手拈來,我都愛讀。今日不幸讀到鄭國漢給陳雲的警告信,頗驚鄭國漢出語刻薄,有失雅度,暗想近年時以「多智而近妖」之面目示人的陳雲,收到此信時,恐怕也會重拾修理官僚文章的興致,為鄭國漢的筆進補。

大學教員有言論自由。一九一九年三月,蔡元培先生在《致公言報函兼附答林琴南君函》謂:「若大學教員,於學校以外,自由發表意見,與學校無涉,本可致之不論。」蔡先生說「本可」而不說「可」,是因為林琴南對《新青年》雜誌的諸多批評,都屬謠諑,所以蔡先生才要加以辯解。蔡先生堅持囊括大典,網羅眾家,《致公言報函》是這樣結尾的:

廣告

對於教員,以學詣為主‧‧‧‧‧‧其在校外之言,悉聽自由。例如復辟主義,民國所排斥也,本校教員中,有拖長辮而持復辟論者,以其所授為英國文學,與政治無涉,則聽之。籌安會之發起人,清議所指為罪人者,本校教員中有其人,以其所授為古代文學,與政治無涉,則聽之。嫖賭娶妾等事,本校進德會所戒也,教員中間有喜作側艷之詩詞,以納妾挾妓為韻事,以賭為消遣者,苟其功課不荒,並不誘學生而與之墮落,則姑聽之。夫人才至為難得,若求全責備,則學校殆難成立。       

這裡說的持復辟論者是辜鴻銘,籌安會之發起人指劉師培,嫖妓宿娼的,至少有陳獨秀。前兩者的言行,都涉及國體政體,但蔡先生一以任之,只重學術,校外之言,悉聽自由,是以北京大學兼收並蓄,能成其大。

廣告

同樣,陳雲著城邦之說,或有偏激之語,若不妨礙其學術研究,則鄭國漢斷無干涉之理,鄭國漢的警告信,字字句句都反映了他對自由之義,認識不足。

若說警告信指的,僅是陳雲三月一則侮辱女性的言論,信中又怎會說陳雲「近年的部分言行」有踰矩之嫌?蔡元培先生長眠華人永遠墳場,泉下有知,會有何感想?

香港烏雲壓頂,自由之價值,愈見脆弱。陳雲的言行,特別是政見,我不認同,但他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我們都應當維護。二零零零年,路祥安干預學術自由,而港大校長鄭耀宗、副校長黃紹倫離職。二零零七年,教院中大合併風波,以李國章焦頭爛額、羅范椒芬辭去廉政專員一職告終。今年,陳文敏教授學術副校長的任命無端遭拒絕,港大校委會至今未有交代。回歸早年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的果斷作風,今日無奈已成天荒夜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