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高級食肆看有障礙人士尊嚴

2016/9/9 — 13:51

外國不少餐廳准許導盲犬入內(lifewithdogs 資料圖片)

外國不少餐廳准許導盲犬入內(lifewithdogs 資料圖片)

我在八月底至九月初身在墨爾本,因為有二十七年交情的老朋友/中學同學(他亦是我結婚時的伴郎和我阿仔領洗時的代父)在當地結婚。在墨爾本期間,我這個離地中產就當然有去品嚐那裏的高級食肆,還要去了兩家。

但我這篇文章並不是食評(對「食」有興趣的朋友歡迎PM我去討論墨爾本的食肆)。我想提的,反而是我在這兩高級食肆見到有身體障礙人士去進食:

-在其中一家高級食肆,坐在我們附近的是一枱有弱視的食客,枱上其中一位更是帶導盲犬進入食肆。餐廳職員很有耐性地慢慢把餐牌轉述給這枱看不到文字的食客。

廣告

-在另一家高級食肆,我就見到有坐輪椅人士被推到他們的枱,餐廳職員還給她選擇坐在輪椅或轉到餐廳的椅子進食。餐廳經理更對我說,其實在墨爾本,有障礙人士在高級食肆進食是常見的事,不會有人因此而大驚小怪。

老實說,在香港,除了少數一看他們衣着打扮就知道他們是十分富有、但又行動不便的長者會有多個隨從扶持下能在高級食肆進食外,身體有障礙人士基本上平時(為有障礙人士服務的慈善機構搞的籌款宴會除外)是幾乎完全不會在高級食肆出現的。為何香港會與墨爾本有這麼大的分別?我相信以下都是一些重要因素:

廣告

-「土地問題」一定有些影響。因為香港租貴,就算高級食肆都不時要把餐枱擺得相對地(至少與西方地區同級食肆比較)密麻麻。如果地方緊迫,試問食肆又怎會有空間讓輪椅、導盲犬等在進食的空間經過或安置?

-但更重要的是其他食客的態度。在香港典型較鍾愛FINE DINING的圈子中,有幾多人士會對導盲犬在高級食肆內出現因擔心「污糟」、「影響情調」、「搞CHEAP晒」而有微言?又或者覺得侍應要花很多時間解釋餐牌給弱視食客會阻礙整體服務質素?又或者覺得有輪椅在食肆內格格不入、甚至「阻掟」?又或者嫌棄聽覺有障礙的食客在溝通時有時聲量會偏高?又或者對智障人士(無論是自己去食的輕度智障人士或被親友帶他們去食的較嚴重智障人士)有白眼?我不敢去說情況一定會這麼壞,但我相信大家心中有數吧。

-有障礙人士很可能其實是就這些食肆本身對有障礙人士的服務能力、水平與態度有信心的。但一想起去這些食肆會遇到什麼反應,有障礙人士就很容易會不想或不敢去這些食肆,有信心,有香港智障人士家長曾對我說過,他們正是因為遇過這些態度而不敢帶有智障的兒女去「好一點」的餐廳食飯。

試想想,無論是什麼人士,去高級食肆進餐的人大多都是自己或家庭經濟環境較好、在社會上相對地得到較好待遇的一群。如果概括來說是經濟環境較好的有障礙人士食餐飯都不能(又或者因社會狀況覺得自己不能)得到平等、有尊嚴的待遇,那些家境差一點的有障礙人士與其家庭的日常生活遭遇很有機會只會更不堪。作為一個國際城市、作為一個喜歡標榜自己是有愛心的城市,這是香港可以及應該接受的狀況嗎?

一個社會怎樣對待其弱勢社群,並不只是在於官方怎樣說他們重視弱小、亦不只是看服務弱勢社群的慈善團體能籌幾多錢。這些當然是重要,但同樣重要是我們整體社會對弱勢社群的態度。至少有障礙人士去高級食肆進餐層面上,香港好像離墨爾本還有好一段距離。

*註:以上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