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上綱上線」和「無限上綱」說起……

2015/12/13 — 15:34

(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八)

「上綱上線」的思維心態和表述方式在「文革」期間甚為盛行而凌厲,造反派往往強調敵對階級和路線鬥爭的本質,把對手的任何問題都有意扭曲而推向對立面,不惜小題大做的肆意批判攻訐,目的只是為了滿足打擊和污衊的意圖,更甚者就是極端化的「無限上綱」,完全不顧客觀事實,蒙蔽理性,胡作妄為的務必要描黑對手,冠以「惡名」。 

〈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一文的第七個問題是:「為甚麼馮偉華內閣宣稱得到會員支持,卻不敢正視超過六成會員沒投票?」  這問題的文字堆砌特色正是那位作者一貫以來連串提問方式的機心流露,繞兜一個圈而心底想說的話恐怕就是:「睇啦,只係得四成會員投票,馮偉華閣點可以話得到會員支持? 況且,又冇膽處理超過六成會員冇投票嘅問題!」   那位作者玩弄文字手法,以四成會員投票率的現象,輕蔑的指責:「馮偉華閣其實得不到會員的支持!」  把問題「上綱上線」之餘,那位作者刻意不提及教協會的選舉制度,以及無視一般香港人投票的冷淡態度現實和事實,更「無限上綱」,直接揶揄理事會的「選舉合法性」!

廣告

須知馮偉華閣按照教協會理事會選舉既定的程序順利當選,完全是合法的結果,也可說在情理之中。 那麼,就算「得到會員支持」這六個字是馮偉華閣在當選後對會員表示謝意的原話,是否「違法」呢? 是否「說過了頭」呢? 或者是否「歪曲了事實」呢?  曾經在教協會工作多年的那位作者對理事選舉制度知之甚詳,而且對香港的社會政治生態,包括選民投票的現象不會陌生,竟然「斷章取義」的「借題發揮」,製造出不完整的假象,試圖抹黑「馮偉華閣」當選的「認受性」,居心叵測!

首先,所謂「投票」是會員對唯一「候選閣」的「信任投票」而不是一般的「選舉投票」,因為按教協會制訂的選舉規章,只有一個「候選閣」才進行「信任票」的「投票」,而因此可以推想會員的投票意欲往往因而未必完全投入。 其實,教協會設計嚴謹的投票方式已充分考慮了會員投票的方便,把「驗票專用封套」直接郵寄到會員家中,而會員只須填寫選票後可直接送交會所,或者投郵寄回會所便成。 正因如此,每次選舉工程浩大而費用昂貴,過去三屆的理監事選舉費用,主要包括郵資、印刷費用和聘用點票公司等,分別為:$117,146.23 (2010-2012) 、$142,517.00 (2012-2014)、$168,111.00 (2014-2016),而上述開支並未計算職員和理事所投入的人力資源。 筆者簡單交代這些事實旨在補充說明教協會一直在宣傳和促進會員積極投票這方面耗費不菲和盡了極大的努力。 

廣告

在並不是推行「強制投票」制度的民主社會裡,選民的投票率並沒有確切和穩定的保證,不高的投票率更往往是慣常現象。 香港區議會過去三屆的投票率是:38.83% (2007) 、41.49% (2011)、 47.01% (2015);立法會過去三屆的投票率是: 55.64% (2004)、 45.20% (2008)、53.05% (2012);選舉委員會教育界過去兩屆的投票率是: 21.85% (2006)、 23.19% (2011) 。 相對而言,教協會過去三屆理事閣「信任投票」的投票率是:45.74% (2010)、 39.90% (2012)、 42.30% (2014),並非不尋常,可說是反映出香港一般投票選民的常態而已。

實施「強制投票」的選舉當然一般都有非常高的投票率,可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和地區並不推行「強制投票」制度,主要原因就是認為「公民投票」並非「責任」而是「權利」,而公民完全有權自行決定投票與否,其道理與捍衛「言論自由」相同。 香港不同政治選舉的投票率並不高也是大致如此。 就教協會理事「候選閣」的「信任投票」而言, 筆者無從猜想沒有投票的會員到底心態怎樣和意向如何,不過,按常理臆測也可以列出一系列「原因」,包括:私務煩瑣纏身忘記投票這回事、學校工作繁重無暇理會投票;根本毫不關心而沒有興趣投票、消極的認為投票與否都沒有作用、對「候選閣」完全信任而覺得不必投票、對「候選閣」完全不信任而拒絕表態……等等。 

退一步說,以2014年會員對「候選閣」的「信任投票」率而言,如果硬要說42.30% 不足以反映會員對「候選閣」的「充分信任」,筆者不妨嘗試以戲謔方式回應那位作者的所謂「質疑」。  數字計算上沒有投票的會員佔57.70%,筆者當然不會貿然猜想他們全部都「信任」「候選閣」,可是,難道那位作者也膽敢放言說這些會員都是對「候選閣」沒有「信任」的嗎?  那麼,如果一刀切把那57.70%不投票會員截然二分為「信任」和「不信任」,在假設的量化前提上,不必羅列數據也可推算出「馮偉華內閣」仍然可以「獲得」的「信任票」佔68%或以上!   

無論如何,儘管「馮偉華內閣」當選的「合法性」和「認受性」無可置疑,理事會在鼓勵和推動會員履行投票「權利」這方面還是應該可以在工會意識的教育上有所改善的。 可惜和遺憾的是: 砌詞惡意提問的那位作者一直與「馮偉華理事閣」劃清敵我界線,「上綱上線」以至「無限上綱」的手法雖然並未仿效「文革」遺風式的棒毆打砸,卻是不斷在陰濕暗角挖土拆磚,破壞教協會會員與理事會的團結基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