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五個小孩的校長》看教育、人性,還有成龍謬論

2015/4/27 — 10:47

《五個小孩的校長》facebook page banner

《五個小孩的校長》facebook page banner

最近不少人在談論《五個小孩的校長》(下稱《五》)這齣電影,我也去看了。也許因為本身職業關係,我也跟很多人一樣,看得流下淚來。

《五》不是那種大師級電影,相反,它有不少地方還有進步空間,例如對白寫得有點生硬、部份演員overact、對於主角呂校長的刻劃不夠深刻。不過,這些都是瑕不掩瑜,《五》仍是一齣值得看的電影。

廣告

呂校長的真實故事,已有不少傳媒報道過,相信大家都曾聽聞。她跑到一家只有五個學生、將近關閉的幼稚園當校長,接受只有四千五百元的超低工資,還要一腳踢當雜工和司機。她用心照顧每一個學生的需要、幫助家庭有困難的學生。在她的努力之下,幼稚園的狀況轉好,合乎接受學劵資助的資格。

《五》把呂校長的故事,用一個比較易入口的方式呈現,幾位老戲骨和五個小演員都做得很好(上面提到overact的不是他們),尤其是那五個小朋友,她們天真可愛的笑容,其實就是《五》的重點──幾歲小孩子的世界其實很簡單,他們需要別人的愛護、教他們做個良善的人。當我們看到天真可愛的小朋友蹦蹦跳的時候,很難不被她們牽動情感。很多情節雖然很老套而且在預期之中,但觀眾仍是看得眼泛淚光。簡單、老套的故事,發生在天真小朋友身上就能令人動容。

廣告

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看《五》的時候,也有不少反思。我們已經習慣了把教育等同於「分數競賽」、「增值指標」、「升學就業」,社會把所謂的「起跑線」愈推愈前,由小學推到幼稚園,再由幼稚園推至幼兒園和playgroups,甚至由playgroups推至出生月份,孩子一出世便被推上格鬥場一樣,愈來愈失去童真,也愈來愈功利,這些都是我們這些大人造成的。

《五》的故事不是叫大家不用教孩子讀書寫字,而是提醒大家教育的根本意義不是教書,而是教人。我們教孩子讀書寫字之餘,更需要教他們世界上應該有愛和夢想。當老師的,應該關心的不只是學生的成績,還有他們的成長。當然,我們都知道,如果師生比例只有一對五是比較能夠關心學生的成長,但這也提醒我們,在中小學提倡降低師生比例,意義就是讓老師有更多空間照顧學生的個人成長需要。

下筆的時候,票房已達4500萬。它的票房成功提醒了我們一件事,就是只要拍得有誠意、選對了故事,拍香港社會題材的電影仍能吸引觀眾入場。成龍說什麼「冇港產片,只有中國電影」,簡直是語無倫次。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