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偷換概念」和「插贓嫁禍」說起……

2015/12/22 — 11:3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十)                    

簡明而言,「偷換概念」指「用狡辯手法把一件事的本義轉換成另一個聽起來言之成理的解說,歪離原意而旨在混淆視聽和達到某種目的」。  在論述或辨證過程中,這是歪曲言論的邏輯謬誤,把對方的話語刻意牽引入另一個並不相同但略有相關的理念,讓其他人不覺意之間被誤導,墮入預設佈置的言語圈套中。 更可恥的是這樣耍弄類似「渾水摸魚」技倆的人並非由於認識偏差,或者判斷錯誤,卻是別有用心的製造客觀言論效果,污衊對方,意圖「插贓嫁禍」得逞。

〈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一文的第十五個問題是:「一個號稱追求民主的教師職工會,為甚麼從未差額選出理事會?」 這個問題的前設無疑是正確的直述語,可是,筆鋒一轉,問題後半截所謂 「從未差額選出理事會」是「捏造出來的扭曲假象」,偷偷地卡套在被一般民主派人士深惡痛絕的「共產黨等額選舉制度」的對照之中,再以「為甚麼?」的疑問法反映出對「教協會枉為追求民主的組織」的指責有其「合理性」。  這是那位作者慣用的高明而惡毒「偷換概念」砌詞手法,有意「插贓嫁禍」的抹黑教協會選舉理事會的制度,圖謀欺騙一知半解的人。 可別輕看小覷這麼短短的提問句,卻是蘸過毒液的一柄匕首!  

廣告

    教協會會章「第八條理事會」詳述有關理事會的選舉原則、辦法和程序:「(乙)……須按……規定之理事組織系統組成候選理事會……由不少於五十名合格會員提名……;(丙)合格會員(不包括榮譽會員)以秘密投票及一人一票方式在候選理事會中投票選一個,獲最高票數的候選理事會當選為下屆理事會。 如候選理事會只得一個,合格會員(不包括榮譽會員)得以秘密投票及一人一票方式進行信任投票……」。  也就是說,任何合格會員都有組成「候選理事會」的「提名權」,譬如說組成「戚紹興候選理事閣」參選,與「馮偉華候選理事閣」競逐;任何合格會員都有參加「戚紹興候選理事閣」成為候選成員的「參選權」;而且所有合格會員都有一人一票形式的「投票權」,從「戚紹興候選理事閣」和「馮偉華候選理事閣」之中投票選出所支持的「候選理事會」成為下屆理事會。 從選舉制度的設計和安排上,教協會的理事選舉完全具備民主選舉制度的三項基本權利,即是「提名權」、「參選權」和「投票權」。 那麼,到底與專制獨裁的中國共產黨「等額選舉」制度有何關連?

 無論如何,從理事會的選舉發展和結果來看,自1996年起確立以全體會員直接選出「候選理事會」的制度以來,歷九屆理事會選舉,前六屆和後三屆分別由「張文光閣」和「馮偉華閣」組成「候選理事會」參選,在沒有其他參選對手對撼的情況下,因此必須按照會章規定進行一人一票方式的「信任投票」後,才順利當選。  這是選舉結果的事實,是會員獨立自主意願選擇後的投選事實,卻並非選舉制度硬性規限使然的事實,因為理事會選舉制度完全沒有明文規定而造成「等額」的規章前設和限制。

廣告

那位作者當然有興趣追問:「為甚麼多年以來從沒有超過一個候選理事會參與選舉呢?」  可是,筆者沒有做過調查研究,也沒有任何可靠翔實資料可作參考,無從證立「等額」現象的原由,因為這畢竟是涉及會員對參選理事會的意向和取態。 不過,從樂觀角度猜測,如果大部分會員一直對於過去理事會的「業績」深感滿意和信任,對其管理會務的「方針」和「策略」基本認同和支持,也便認為不必要另行組成「候選理事會」參選角逐。 此外,對於一些不滿應屆理事會而有意組成「候選理事會」取而代之的會員來說,也必然審度形勢,在並無充分勝算的條件下,當然不敢貿然妄動參選而招致落敗,盤算後不得不偃旗息鼓,也便沒有「差額」競逐可言。 有關這樣的「組閣奪權」傳聞,無論是策反搗亂的陰謀,還是明刀硬拼的陽謀,往往並非空穴來風,只是由於歷屆理事會的工作表現基本上穩重扎實而頗得人心,得以守護著教協會的基業。

教協會是追求民主 (並非如那位作者所言「號稱」而已!) 和公義的組織,在理事選舉制度上以公平、公正、公開方法體現「提名權」、「參選權」和「投票權」的基本民主選舉原則。 所謂「等額」選舉現象並非制度衍生的結果,卻是會員的理性自由選擇的事實。 當然他朝有日,「戚紹興閣」組成而按照正當渠道參選,營造了那位作者心儀的「差額」選舉現象,筆者以平常心視之:得民心者和能者居之,就讓會員選民作出明智抉擇,選出大多數人認同的理事會,繼續主理教協會的會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