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因人廢言」和「因言廢人」說起……

2015/12/30 — 17:33

作者按:本文為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十四

一般說「因人廢言」和「因言廢人」主要指出:「由於對某人惱恨就不聽他的話;因為某人的言論便完全否定他的價值。」 筆者向來對此引以為戒,對人以及對其人的說話和文章有所區分,不要妄下斷語,儘量保持「廣開言路,善於納諫」態度。  查實原典出自《論語:衛靈公篇》:「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更重要的是:「有言者,不必有德,所以要聽其言而觀其行,不能以言舉人。 不好的人也並非句句話都錯,所以不以人廢言。」(摘自錢遜的《論語》讀本)  事實上,筆者以為必須考慮人的所言所寫和實際行為表現,即所謂「聽言觀行」,才能對其人的本性品質有較確切的認識。

平心靜氣的回想,筆者撰文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的一系列文章時的確有點「動氣」,雖然仍然以理性壓抑情緒,下筆卻絕不留手容情,只不過希望能夠把是非曲直說個清楚明白,也因此往往在意於其言及其行的互為影響,才能較明確印證其人的可信和完整觀感來。

廣告

依筆者看來,提出十六個「為甚麼……?」問題的那篇文章是劣作,筆者所認識多年的那位作者不應該寫得那麼輕佻、輕浮、輕率,以至輕狂。 從遣詞運句分析,盡是「以情(情緒)害意(文意)」的語言,只為追求「指罵誣陷」的效應而盲了心眼,弄得手腕指節落筆打鍵時錯位偏移,寫出雜七搭八不像樣的短文,實屬可惜。 說實話,對於這樣一篇殘缺不全的文章,本來不值得筆者費神回應,可是正因為考慮到該文偏頗的內容,以及「政治抹黑目的」主題先行的手法所產生的誤導影響極可能更深更廣,筆者不得不撇下退休生活的閒趣和玩樂,抽空執筆回應。 反過來說,如果那位作者能夠收斂起那敵對心態和解脫那怨懟的心結,老老實實指出教協會不足、不是和不善之處,筆者不必勞心費力,他也不會淪落到如斯教人質疑其居心和品格的地步!   

事實上,筆者投身參與教協會工作逾二十五年,耳聞目睹和親身經歷的事多著,而教協會多年來的工作豈會盡如人意,要指責,要刁難,甚至要追究的缺口多的是,正如鄧小平表示過:「我是維吾爾族姑娘,辮子多,一抓一大把」。 但是,關鍵在於檢視和批評教協會工作表現缺失的同時,必須起碼審慎考慮兩方面的問題,其一是「外圍大環境的現實變化」,其二是「教協會內部的包袱和限制」。  筆者這樣說並非要為主事的理事會開脫卸責,只是提醒切勿簡單化地評斷教協會處理的每一宗事件,號召的每一次行動和回應的每一單社會、政治或教育上的議題,卻是希望從公充和持平角度,察看清楚教協會的問題所在,否則,輕言這樣的責難和那般的挑剔總會流於過份理想化和教條化,「堅離地」的遠離會員群眾的認識和承擔能力之外。 

廣告

而且,在當前政治環境不斷惡化中,學聯已解體,泛民陣營貌合神離,遍地開花的傘下組織實際上散渙零落,況且「團結意識」早已不是民間社會的主導思想,各自表述和個別行動才被認為是精彩所繫,那麼社會撕裂和民間團體缺乏凝聚能量已是不爭事實。 為此,教協會必然繼續堅持抗爭原則,面對重重外憂的壓力下,更必須消除種種內患的困擾,才能善用和發揮力量,相信這也是眾多教協會會員所祝願和期盼的。 

那個「進步」組織內熟悉教協會的人相信為數只是一巴掌五個指頭多一些,其他成員極可能除了主觀印象和直接觀感,以及透過教協會通訊渠道和傳媒報導略了解教協會實際運作之外,具體情況恐怕都是信靠那幾位同道中人的報料,演述和解說,筆者大膽懷疑那些訊息到底有多少弄虛作假和謊稱誣告的成份,致令那個「進步」組織對教協會的立場和觀點充滿敵視態度和如此放恣。 看來「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的寓意,對那個「進步」組織的眾人還是合適不過,好好的觀人於微而知其著,才不會輕易被蒙騙誤導。 對於那個「進步」組織在30/11/2015發表的〈xxx, 你想點?一篇誠懇的自我檢討報告〉一文,那些拉人裙襬掩蓋腳跟和自吹自擂的內容筆者不便深究置啄,倒是覺得那短短的命題開得不錯。 不過說到底,筆者無意干預別人組織內部事務,只希望他們終有徹悟而有所了斷:到底走怎樣的路和如何的走下去?。

「無欲則剛,有容乃大」是多年前司徒先生寫給筆者的字幅,筆者不時觀賞之餘反躬自省,相信這墨寶的含意同樣適用於那個「進步」組織諸君鑑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