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因果關係」和「相關性」等問題說起……

2015/11/27 — 10:41

本文為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五

從事調查研究的人十分小心處理有關「因果關係」(causal relationship) 和「相關性」(relevance) 等問題。 嚴謹的科學探究方面絕不輕談「因果」;論述人文學科的教育議題同樣必須慎言,不該草率作出「因果」的結論。  如果搜集所得的證據和資料全面而準確,「因果關係」的判斷才有充份理據和具說服力,否則一般而言,事情的彼此關係往往以「相關性」解釋更符合現實和事實,而「相關性」的強弱也必然視乎兩者之間互為影響結果的證明。

〈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一文 (下稱〈為甚麼?〉) 的第三個問題是:「為甚麼越來越多年輕教師不加入教協,甚至認為教協保障不了他們的權益?」 筆者暫且不糾纏於這說法是否明顯缺乏「真憑實據」,嘗試在「有所保留」的基礎下回應。 筆者認為這個問題有其「潛台詞」,隱含著「因果關係」的指控動機:「由於教協會不能保障年輕教師的權益,越來越多年輕教師不願意入會。」 較戲劇性和通俗版本就是:「睇啦!教協會唔做,保障唔到班後生老師嘅權益,結果梗係越嚟越多人唔願意入會啦!」   無論如何,筆者還是從三個方向逐一解說:(一) 從職工會看「會員入會」與該會「保障會員權益」的關係;(二) 從有限資料分析所謂「越來越多年輕教師不加入教協」;(三) 職工會和會員對於保障會員權益的關係。

廣告

首先從職工會組織角度看,會員願意繳款入會當然表示對該會認同和有所期望,包括:有不同程度的工會意識認知,可以享用福利服務,得到合理權益保障,參與教育專業活動等等。 不過,「入會」與「權益得到保障」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 舉例來說,如果教協會真的有能力改變某項不合理教育政策,保障了教師的權益,那麼,全港所有相關的教師都因而「受惠」,並不由於是「教協會會員」,是「教聯會會員」,是「教評會會員」,還是「進步」組織的成員。  所以,「入會」與「權益得到保障」或許有一定的「相關性」,但是難以證立彼此的「因果關係」。 而且,「不入會」和不參與工會事務,只是「袖手旁觀」卻一心「坐享其成」的教師大有人在,從發展工運立場而言,筆者必須毫不諱言的指出:這是極為不當的取巧態度和懦怯行為。 

其次,如果要認真檢視所謂「越來越多年輕教師不加入教協」這句話,必須找出這些年來教協會年輕新會員的入會數據。 可惜,教協會組織部為招收新會員設計的入會表格從來沒有「年齡」這一項,登記資料並不能顯示歷年來年輕新會員入會數目。 過去三年以來教協會會員總人數是:(2012-13) 92,370、 (2013-14) 94,988、(2014-15) 96,157;新增會員(新入會及舊會員重新入會)人數是:(2012-13) 9,767、(2013-14) 10,019、(2014-15) 10,254,說明教協會入會新會員人數保持每年遞增。 再參考一些數據,2001-2005年五年內,首次入會人數為9,948;2006-2010年五年內首次入會人數為11,502;2011-2015年五年內,首次入會人數為22,864。 也就是說,教協會剛過去的五年內首次入會的人數大幅度激增。 由於教協會並無有關「年輕教師」的入會資料,上述的引述當然並不能直接解答「年輕教師是否不願意加入教協會」的問題,只能旁證教協會招收新會員發展如常,穩步上升。 筆者不會過份詮釋和解讀有限的資料,認為在未有準確統計數據前,〈為甚麼?〉一文作者借題發揮,大放厥詞,有誣陷造謠之嫌。

廣告

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教師身為「會員」到底怎樣看,以及怎樣處理自己權益的爭取和保障,與「教協會」之間的關係又如何?  「教協會」不只是指一個架構和組織,更不只是指一個會所,當然更不只是指三十九人理事會主理的教師職工會而已。  「教協會」是由眾多教師「會員」組成的群體,有其代表性,可是,「教協會」的聲勢和力量應該只可能反映在「會員」的支持、參與和投入的程度上。 「教協會」所能發揮的影響力也就是「會員」凝聚起來所釋放的能量總和。 簡明言之,「會員」的動員力量是「教協會」爭取合理權益的決定性成敗因素,因此,「職工會為會員」保障權益這句話應該理解為:「會員」在「職工會」的號召、組織和策劃下,「會員為自己」努力奮鬥爭取而得來的結果。  扎鐵工人和碼頭工人露宿街頭,在日曬雨淋下一直堅持抗爭,最後才能勝利;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多次與資方談判成功,在於其會員團結、堅韌和無懼「秋後算帳」的心志。  筆者可以毫不客氣的說:有怎樣素質、能量和氣魄的「會員」就有怎樣強大有力的「職工會」。  

無可否認,這些年來,在生源不足和縮班殺校的情況下,教席嚴重短缺,年輕教師面對僧多粥少的環境,職業難以得到保障,更衍生年輕教師受聘為「合約教師」的常態化問題。 教協會一直跟進處理,辦過座談會、研討會和組織行動,可是「身受其苦」的年輕教師反應冷淡。 筆者當然理解,也同情年輕教師的處境,他們有苦衷和有所顧忌,不敢以「苦主」身分挺身而出爭取權益,也因此往往陷入只有嗟怨批評而沒有行動良策的困局。 須知道現實是殘酷的,向當權政府爭取權益的「政治現實」更惡劣凶險,從來就不是「請客吃飯」和「繪畫繡花」。 記憶中那年理事會策劃一次請願行動,決定如果有三十位年輕教師「苦主」參加便「起隊」,結果二十餘人報名,當日卻不足十人出席,有人還要戴上口罩遮掩本來面目,最終一眾理事湊集起來才完成行動。 據估計年輕教師「合約教師」為數幾千,何以如此「人丁單薄」的「示弱」!  

筆者參與職工會工作多年,引上述例子並無卸責或苛責之意,只想語重深長的說清楚:不管是年輕或年長的教協會會員,請不要以為繳付了港幣六十元入會會費,「教協會」便能夠理所當然和輕而易舉的捍衛,爭取和保障「會員」的權益。「教協會」有其策劃、組織和領導角色,而抗爭的路始終要「會員」一起在風雨中踏步行出來的! 無可置疑,當前「世代交替」、「世代隔閡」和「世代之爭」都是有關年輕人的重要議題,筆者深深感受到教協會必須與所有會員共同努力,排除萬難,繼續做好有關「年輕教師」的工作。

-----------------------------------------------------------------------------------------------------------------------

後記:筆者回應了〈為甚麼?〉一文其中兩條問題後,有讀者已按捺不住撰文搭訕,作者皇帝不急看官太監急。 筆者覺得如果文章還有兩分道理,定必試費神回應,否則便一笑置之。  那位郭姓讀者所說的「陳老先生,在這個舞台上,即你不願退下來,時間也有一日將你沖走」說得倒也不錯,老頭仍欣賞著西沉餘暉,可是「英年早逝」也並非不尋常,祝願郭君福壽康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