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擁權自重」和「僭位越權」說起……

2015/12/17 — 9:15

(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九)                                                                                                                                      

歷史上不少藩鎮將領「擁兵自重」,自恃手握強大軍隊而變得跋扈專橫。 筆者所說「擁權自重」指的便是「利用擁有的權力鞏固自己的地位,以及藉此抬高身分和身價」。  可是從正面角度看,「自重」本可解作「尊重自己的人格,慎言謹行」,也就是說「掌控權力的人必須保持克制和謙遜的態度,知所進退的善用權力」。 況且,須知任何獲得賦與的權力都有其規範和限制,有權的人應該清楚認識自身恰如其份的位置,切勿錯誤詮釋權力與責任之間的關係,甚至毫不自覺的「僭位越權」,僭奪了別人應有的角色,逾越了本身的權限,做出諸多不恰當的行為,實屬不幸。

〈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一文的第八個問題是:「為甚麼教協空有監事監察的制度,卻難以發揮監察的功能?」  筆者暫無意計較猜度這問題暗藏的玄機,就以表面字詞意義來分析,問題顯示出「既定的制度與實際功能之間出現落差」,明確地說,就是「教協會的監事會未能有效監察會務的運作」。 那麼,筆者便嘗試從教協會監事會的「權責」和「職能」解說和回應 (註),因為從分析問題的邏輯看,必須首先澄清教協會的監事會「權責」和「職能」內容,以至所謂「功能」的意義,才能進一步驗證有關「功能」是否得以適當發揮,否則只會是「一廂情願」的不恰當演譯和隨意引申,造成「擁權自重」的負面傾向,甚或「僭位越權」的惡劣後果。

廣告

從組織的結構來說,教協會的「週年會員代表大會」是「最高權力架構」,「理事會」是「行政機關」,「監事會」是「監察機制」。  教協會的監事會制度在1992年才正式確立,監事會的「組成、權責和職能」列入會章第八條甲「監事會」,涉及的條文主要有:「(一)週年會員代表大會閉會期間,監察理事會對本會之管理及事務之處辦,概由監事會負責;……(六)監事可列席理事會會議,得理事會同意可於理事會會議上發言,但無表決權;……(十一)監事會在有需要時可就理事會已通過的議決向理事會提出覆議要求,對理事會根據本會管理會務的權力並無限制。」   可是,會章所提及的監事會「監察職權」只屬原則性和方向性的指涉,並無細緻規定如何有系統的進行,較明確在「第六條」和「第十一條」所說明的「權責」都是有局限和受到制約的,相信已反映了教協會所設計監事會與理事會之間的制衡關係特性。

從監察的角度來說,監事會其實不應該以監察為名而過度介入理事會不同層面和大小範疇的操作細節,因為在一定程度內,監事會列席常務會和理事會,了解和參與會務的重要討論,並可以從中監察議事和議決過程。  基本上監事會的監察內容可分為三個層面:(一) 從行政角度監察理事會的處事是否合乎會章規定,以及有否逾越或違背會章所賦予的行政權力;(二) 從原則方面監察理事會的議決是否依循會員代表大會通過的具體事項或發展會務方針,以及符合會員的權益和主流意見;(三) 從整體監察會務運作方向檢視監察理事會有否履行參選政綱的理念和承諾。  因此,監事會的監察工作是就其適度的介入、觀察和查檢所得向理事會表達意見,直接提出質疑和查詢,但並非干預和阻礙行政和會務運作,更不是直接參與會務決策,因為監事會絕對不是會內的第二行政權力中心。   此外,監事會的監察「權責」和「職能」的原則並不是建基於個別人士的價值觀、思想傾向、處事方式、政治取態和抗爭策略,卻必須以會方立會宗旨和制訂的會章、理事會參選的使命和願景,以及週年會員代表大會針對當前事務的議決指引為參照和依歸,否則,那便是個人藉著「販買私貨」而「攬權瀆職」,甚至「僭權干政」。

廣告

再者,更重要的是,教協會創會而發展至今逾四十年,是香港教育界和民間的珍貴「社會資產」,也可說是抗衡建制派和保守勢力的「公器」。  歷年來理事、監事和會員共同努力奮鬥,篳路藍縷下走出一條獨立自主的路線,因此,點滴積累得來的核心價值、思維形態、處事特色和鬥爭經驗有其值得珍惜之處,必須讓後來者有一脈相承的承傳,並且能夠在新的形勢和現實環境中進一步開拓。  監事會在監察的「權責」和「功能」方面也應該對此有所呼應。 教協會的監事制度有其運作特色,與理事會各司其職而竭盡本分,並無從屬關係,也不是對立處境,但是必須保持彼此尊重的理性態度和辦事原則。  

監事會的「權責」和「職能」必須有根有據和有理有節,那麼,有關「功能」也必然在這樣的基礎下得以「正當和正常」的發揮出來。  否則的話,「……難以發揮監察的功能」這一問也不過是那位作者「無的放矢」的虛發招式和「作繭自縛」的苦惱囈語,最終留下「誤中副車」的遺憾喟嘆而已!

--------------------------------------------------------------------------------------------------------------------------

(註:筆者暫時只從理論、制度和組織等角度「回應」問題,並非直接「回答」監事會內發生的問題。 後話仍須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