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說起……

2015/11/18 — 20:21

(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三)

毛澤東早於1930年發表的《反對本本主義》說過:「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批評黨員沒有實際做調查工作就胡扯瞎說,極不負責任。 筆者對毛深惡痛絕,可是不能因人廢言,雖然他這句話要剝掉別人的基本發言權利,說得橫蠻粗暴,仍有三分道理。 筆者則認為如果發言的人對有關議題並無認真的調查研究,倒是要克制和有分寸,絕對不能信口開河。

「為甚麼?」疑問句中的「前提」如果只是「個人印象、觀感、臆測,以至捏造的說法」,那麼,提問者要求人家解釋原因其實不過是詭辯和欺詐手法,筆者甚至不屑猜測其動機。 〈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下稱〈為甚麼?〉) 一文針對教協會理事會的第(1)個問題是:「教協為甚麼近年積弱不振,姿勢多於實際?」  這問題的「前提」是教協會近年以來「積弱不振,姿勢多於實際」,到底,撰文者是否有根有據才作出如此的說法呢?  「積弱不振」所指涉的是甚麼現象和實況? 「姿勢多於實際」又關乎甚麼事例和行動?   這樣的選詞用語愈含糊不清和似是而非,便愈令人對於提問內容無所適從,難以聚焦的解說原因理由,恐怕回應也只是虛招枉發。 因此,對於這些充滿虛詞的提問,筆者本來大可推說先請作者證明這「前提」是客觀事實,否則無必要糾纏,拒絕回應。  不過,筆者為免「進步」組織諸君以此為借口,砌詞指稱「教協理事會推諉卸責,迴避問題」,便嘗試參考一些調查資料,以及以「解語釋詞」方法較具體和明確的回應一下。

廣告

「香港研究協會」是2004年中成立的一個非牟利學術機構,自2005年起每兩個月以隨機抽樣形式進行有關〈市民對香港主要政團支持評分調查〉。 該調查透過成功訪問逾千名十八歲或以上市民,請受訪者對立法會內擁有議席的十五個香港主要政團之支持度,以及就香港政團整體表現的滿意度進行評分,有關的各項表現包括:「有活力;值得信任;監督政府;反映民意;議政能力」。 教協會自從幾年前被納入為調查政團之一,獲市民滿意的評分排名往往列於榜首:2013年全年六次調查均第一;2014年五次調查第一,一次調查第二,2015年首四次調查第一,最近10月調查名列第二。  筆者當然明白任何調查研究均有其限制和規範,不想「過度引述、演繹或解讀」這些資料,不過,該調查所反映市民對有關政團的「有活力;值得信任;監督政府;反映民意;議政能力」滿意程度是具體結論,教協會在這方面得到充分肯定。  筆者無意說明這些正面訊息是否足以反映教協會的「表現」和「影響力」,可是〈為甚麼?〉 一文作者既然對教協會所謂「近年積弱不振」說不出所以然來,筆者只有以此為「鑑」,反照出作者疑似造謠生非的醜態惡相。

此外,〈為甚麼?〉 一文作者所謂「姿勢多於實際」也可說是虛言妄語的辭彙。 筆者猜想這是從行動策略而言,指「教協會做的只是搞搞發表聲明,召開記者招待會和刊登聯署廣告之類的表面工夫而已,完全不能爭取到有關要求,没有實際效果」。   須知作者曾在教協會任職近十年,貴為副總幹事,對職工會運作理應瞭若指掌,對香港社會和政治生態應該認識甚深,竟然說出這樣輕率苟且而不負責任的話來,筆者不會認為是無知,只能感到可悲和可悲。  這些年來,香港政治環境不斷惡化,客觀形勢每況愈下,發展空間逐漸收窄,對於無權無勢的個人和團體而言,已經飽受制肘和壓迫,工會和泛民人士的體驗十分深刻,也深感無耐。  香港工運多年以來舉步維艱,要致力爭取的「集體談判權」還是一直落空,就算當前的「標準工時」議題仍在拉扯對決;香港政治改革在泛民人士不斷想方設法和奮力抗爭下,仍然停滯不前,甚或倒退。 從「實際效果」來檢視這些情況來說,無疑乏善足陳。  可是,難道我們就可以漫不經意,以至語帶輕藐的指斥工運和泛民人士的作為「姿勢多於實際」嗎? 

廣告

進一步來說,行動策略是一個廣闊的連續譜,包括輕度的「發表聲明、聯署廣告、召開記者會…」,中度的「集體請願、遊行抗議、靜坐示威…」,以至高度的「怠工罷課、衝擊機構、絕食自殘…」等等。 有關策略的考慮和抉擇是一個慎重的過程,既要評估大環境的形勢,也要分析內部的能耐和資源,凡此種種的行動都沒有所謂「姿勢」和「實際」的明顯區分,因為不同形式行動的能量累積,必須透過深耕細作和遠水長流,而且任何抗爭行動都有其水渠成的疏通流程,不是一蹴即就的革命運動瞬間爆發。  平情而論,任何「姿勢」式行動都應該有其實質意義,而且在民主社會的持續抗爭運動中,敢問誰人可以確保「實際效果」必然實現? 難道「進步」組織諸君認為勇猛激進的「玉石俱焚式」反擊行動才「既有姿勢而實際」嗎?

教協會是一個龐大組織,有其優勢和強項,同樣也有弱點和不足之處,必須努力改善。可是,教協會絕對不是「財雄勢大」,也肯定不是「積弱不振」,卻是「既有姿勢也有一定實際」。  「進步」組織諸君容許個別成員在缺乏理據實證下「胡說八道」,難免令人猜疑只是為了參與教協會來屆監事選舉而喧鬧造勢,實在有辱該組織「進步」之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