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站在道德高地」和「放言高論」說起……

2015/11/30 — 10:33

(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六)

在論述評議的平台上,戴上「道德光環」的人往往肆無忌憚大發議論,指東罵西,高高在上的手握正義長劍,捧著厚厚的法理規條典冊,俯瞰眾生營役奔波而隨便妄自判斷是非,定奪對錯。  那些「站在道德高地」的人儼如「不食人間煙火」,以至不曉世情和未嚐民間疾苦,「義正詞嚴」也成為一種套話術語而已。  

筆者並非否定「道德規範」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可是,「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在「道德高地」站得愈高的人愈顯得「堅離地」,失去寬容和體恤,只為滿足於指斥別人過犯,以為自身「完璧無瑕」,讓人「敬而遠之」。 況且,那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想法往往耽溺自戀,容易變得「剛愎自用」。  而且所謂「道德標準」也並非一成不變的教訓信條,字裡行間理應滲溢出人情世故的墨痕心跡。 「站在道德高地」 說出「啱唔啱先? 食得咸魚抵得渴,你做得理事,辛苦都要頂硬上,你點解可以唔依時依候開會?!」這句話,當然自以為「道理」掌握在手,便口沒遮攔的「放言高論」! 

廣告

〈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一文 (下稱〈為甚麼?〉) 的第五問題 (註) 是:「為甚麼有當選理事竟然不出席會議,出席考勤又秘而不宣?」  該文作者沒有明言「不出席會議」的「會議」是甚麼「會議」,而筆者按常識和常理推斷,所指的是「理事常務會議」(下稱「常務會」) 和「理事會每月例會」(下稱「理事會月會」)。 前者主要處理日常會務,逢星期一晚上八時至十時召開;後者正式討論、確認和通過重要會務議題,規定每月舉行一次。  可是,提問者的說法籠統含糊,令人不曉得所指的到底是「個別五位理事經常缺席……」,或是「過半理事從來不出席……」,又還是「三分一理事的會議出席率很低……」,筆者無從具體解答。  不過有「進步」組織成員日前曾經在面書以粗鄙譬喻批評教協會理事「霸著茅廁不拉矢」,引用不盡不實的會議出席率而指稱理事不盡責,隱含著「尸位素餐」的譏諷嘲罵。 筆者也便就此回應。

「站在道德高地」的人看見個別理事不能出席「會議」,便「大義凜然」的掄起道德大棒,高舉問罪鋼刀! 筆者退一步問:即便有理事缺席會議又如何?  首先,這兩個會議必須依據會章規定的合法出席人數才能召開,而且會章並沒有明文規定理事參加常務會和理事會月會的出席率。 也就是說,教協理事會一直按會章規條舉行會議,而每次會議均有足夠合法理事人數出席,所有會議都是在合乎法規制度下進行的。  

廣告

平情而論,教協會所有理事都是義務參與組閣後當選的「義工」。 除了部份理事已退休離開教育工作崗位之外,大多數理事都是現役在職老師,當然必須首要站穩專業立場,以緊守教學正業為重,竭力費心教導學生,做個稱職盡責的好老師。 熟知當前教育生態環境的人理當曉得,身為教師所必須付出的時間和心力是何等的耗損磨人!  此外,義務的理事既是全職工作的老師,也做人父母,身為丈夫妻子,因此,他們必須想方設法騰空時間,盡父母或夫婦的責任,關顧兒女和愛護伴侶,所能運用的閒暇總是捉襟見肘。  

而且,知情人士應該了解,理事參與會務豈只是出席每週星期一晚上兩三小時的常務會或理事會月會。 他們既要在會內負責不同部門的管理、組織和運作,還要在會外參加不同性質的交流會,諮詢會和研討會,更要在教育專業、工會權益和社會公義等事務上身體力行的策劃,支持和參加會方主辦或協辦的活動,所承擔的責任和跟進的工作絕對毫不輕鬆。 就以筆者為例,擔當出版部主任一職,處理會方所有出版事務和主持編委會和實務編輯例會外,參加的會內工作小組包括:職員管理委員會、廣告小組和圖書服務小組,並且更代表教協會出席會外組織,包括:傳媒監察小組、工盟社會事務關注小組和支聯會等。 這些工作小組和外界組織都有例行規定的會議,同樣有其實務和發展意義。

幸好教協會理事以內閣形式組成,是一個實幹的團隊,彼此密切溝通的渠道經年累月保持開放,透過電子群組無時不刻的討論和跟進會務,有需要時互相配合,支援補位,工作吃力但合作無間。  坦率而言,委身教協會當選參與工作的一眾理會,可說一直肩負嘔心磨難的承擔。  那麼,筆者不禁要問: 「站在道德高地」的人是否真的還可以「理直氣壯」的肆意指責不出席「會議」的理事嗎?

再者,〈為甚麼?〉一文作者所提問題的後半截「……出席考勤又秘而不宣?」其實看似虛招卻是有心設計的陰毒暗勁攻擊。 這位作者心知肚明按照教協會會章,以至一般會議常規,根本並沒有所謂「理事考勤」的規定和紀錄要求,又何以有甚麼「秘而不宣」的問題呢?  「秘而不宣」指有見不得光的「秘密」而刻意「隱藏欺瞞」,這樣的遣詞用語簡直就是含血噴人,借意污衊教協理事會一向按規矩行事的原則。 筆者必須指出這是下三濫放暗器的行文手法,正派人士不恥為之,希望這位作者珍惜羽毛,更奉勸「進步」組織諸君帶眼識人,必須羞與偽君子為伍。 

-------------------------------------------------------------------------------------------------------------------------

(註:由於第四個問題:「為甚麼部份理事開始妄自尊大,甚至任用私人? 」涉及個人私隱,且可能含有指控「犯法」成份,筆者有必要審慎處理,便先行回應第五個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