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黨內無派,千奇百怪」說起……

2015/12/24 — 12:23

(本文為回應〈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之十一)

「黨內無派,千奇百怪」本來是1927年陳獨秀寫的《國民黨四字經》其中一句,說的是:「在組織內如果沒有不同意見的派別存在,倒是令人感到十分奇怪的事。」  1966年毛澤東借用此句作為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文革序幕的引言,其後不少都誤以為是他的名言,其實他的引述只是旨在說明他要「揪出和打倒黨內走資當權派」的合理性和正確性而已。 在共產黨歷年來的內鬨權爭過程中,毛澤東往往為了奪權便不惜捏造黨內存在隱藏的敵對派系,造謠報謊,繼而發動黨人毫不手軟的剪除政敵。 共產黨鮮血淋漓的黨史記錄著無數人被打成「反黨集團」,其中「高岡、饒漱石反黨聯盟」、「以彭德懷為首的反黨集團」和「彭羅陸楊反黨集團」等較為人熟知。

〈權力需要制衡,教協也不例外〉一文的第(9)、第(10)、第(11)、第(12)、第(13)和第(14)個問題主要涉及監事會行事規章、具體運作以及會議過程中曾經發生過的事,筆者從未列席監事會,實在無法回答有關問題。 不過令筆者十分詫異的倒是那位作者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三條問題提及「建制監事」一詞,所指的應該是監事會中那位作者所屬「進步」組織之外的其他監事。 本來,十九人的監事會內不同意見的大有人在,就算真的有人「拉幫結派」也絕不稀奇。  可是稀奇的倒是有人飄揚旌旗號稱「進步」組織的監事進場,更充滿敵意的给其他監事扣上「建制」監事的大帽子,编織一個稻草人來謾罵洩憤,然後燃點一把火,為的是要惹起紛亂和造勢,以利日後肆機「奪權」。  這些「進步」組織的監事指斥其他監事為「建制」監事,把自已的所謂「進步」名牌和貼在別人頭上的所謂「建制」標籤放置在對立面,簡直像極當年自命造反派的紅衛兵以「工作组」和「革委會」等名目動員群眾,高舉紅旗衝擊和揪打「走資當權派」。 劇本佈局竟然如出一轍,隱隱感到毛澤東鏟除異已的作風和伎倆,叫筆者不寒而慄!

廣告

本來,任何社會或政治组織內有著不同的聲音和意見,是「言論自由」的特色,而如何以寬容態度處理這些異見也就是「民主精神」的體現。  因此,在持守民主原則的组織內,議事論政時眾人可以各自表述,辯駁交鋒,以至激烈爭而觸發火花,完全不足為奇。 其實在民主議事的原則下,各與會者按個人的認識和判斷表述交流,暢所欲言,雖然或許不同人士有認識方面的偏差、判斷上的錯失,以至策略應用的粗疏,只要並不是原則性的衝突和理念層面的矛盾,透過民主程序表決而服膺於大多數人的決策意向,這些分歧意見大多可以經過理成沉澱,最終達致調和融合的結果。  那是否有必要不擇手段的把本來是「人民內部的矛盾」轉化為「敵我對立的矛盾」呢?

從那幾條有關監事會運作的問題看來,那位作者認為佔大多數的所謂「建制監事」往往「操控」監事會的正常運作,處處「維護」理事會,致令少數派的「進步」組織監事受到「鉗制」,無法監察會務云云。  可是退一步說,如果我們相信民主選舉的意義,以及尊重選民理性的抉擇,會員善用一人一票的選票選出這樣组合的監事會並非偶然的隨機湊合,却是會員充分考量的搭配智慧。 那些所謂「進步」組織人士只能佔監事會總人數三分之一弱,可以說是會員民意所向和主流意見的明顯結果。 那麼,監事會眾人也就必然和必須在這樣的組織結構現實情况下,按會章規定正常和正當運作好了。

廣告

 「黨內無派,千奇百怪」的前兩句是「黨外無黨,帝王思想」,筆者的解讀書是:「妄想以為一個組織便能統攝所有人而不容許別人另立門戶,簡直就是一統天下的封建思想。」  當前民主社會充斥著大大小小的民間組織,千帆並舉和百花齊放,筆者以為,只要我們本著有容乃大的態度和寬宏大度的原則,何須用「你死我活」和「明爭暗鬥」的方式處理不同意見的問題,更何況這些都是在同一個組織的內部事宜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