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TSA「作孽」的「禍首」說到「從犯」……

2015/11/4 — 12:4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全港性系統評估 」(下稱“TSA”) 引致違反教育基本原則的操練式補習活動歪風,嚴重「虐待」莘莘學子,已是不爭的事實。 這樣大規模歷時十年的「坑害」學童,簡直可視為香港教育界的「作孽」。 筆者覺得必須狠狠抽打「作孽」的「禍首」,也甘願冒大不韙把「從犯」指證出來。  從作案做孽的角度看,「禍首」是主犯,就是所犯罪行的主要策劃者和執行者,而在做案過程中也有其他跟隨者和附和者的參與,就是次要角色的「從犯」。 把這樣的演繹套用在TSA孽深惡重的現況裡,「禍首」無疑是教育局,「從犯」則包括辦學團體和個別學校法團校董會,以及學校的校長和教師。

TSA「作孽」的「罪魁禍首」無疑是始作俑者的教育局,策劃出一個系統性的評核框架,套用在學校體制內,卻罔顧香港教育生態環境的惡劣實況,讓學生經年受盡操練而傷害身心之苦。  教育局往往義正詞嚴的聲稱TSA理念正確,有必要進行,而把一切操練「作孽」活動歸咎於執行上的錯失偏差而已。 可是,筆者必須指出:教育當局制訂政策,推行政策,卻不能監管和確保有效執行政策,反而異化為對學童產生不良影響的政策,那麼,從教育專業或者教育行政管理角度看,無論這政策的原意初衷如何,也不管教育當局怎樣解釋試圖推諉脫身,這個「禍首」實在難辭其咎。

廣告

 不過,公道一點說,主犯「作孽」得逞,肯定有一群「從犯」從旁推波助瀾,甚或插手加勁,而TSA這件事上,操練活動實際上一直就是在學校內進行,「從犯」也就是學校裡的人。  筆者認為首個重要「從犯」就是「辦學團體」和個別學校的「法團校董會」,前者指擁有多所學校辦學權的大、中、小型教育團體,後者指管治「單頭學校」的法定組織。  以「辦學團體」為例,無論大小的「辦學團體」均設有統籌屬下各學校教育事務的「教務委員會」或「學務部」之類的行政部門,為屬下各學校制訂重要的教育政策,以至具體決策和行事指引。 假若「辦學團體」能夠持守教育理念和學與教的原則,以及對TSA政策有正確的理解和認識,完全可以明確指示屬校校長如何專業地面對TSA政策,以至清晰禁止任何操練式的教學活動。 可惜,不少「辦學團體」根本迴避問題,或更甚的便是趁機借勢「利用」TSA的結果對其屬下學校列表比較「教學成效」,「鞭策」學校「好自為之」。 這樣的所謂「鐵鎚打釘釘打木」(俗語:「鎚仔揼釘釘揼木」) 效應必然產生沉重壓力,強加在不敢違抗管理層上司指令的校長肩上,也便直接轉移到各學校教師頭頂,最終無奈的讓學生承受被操練以應付TSA的壓力。

從教育專業原則而言,校長和教師當然明白學生健康成長和愉快學習的重要性,可是在形格勢禁的處境下,仍然有心或無意的扮演了「從犯」角色,參與和安排學生操練TSA活動。 筆者是過來人,完全了解當前教育生態環境已被嚴重污染,教育價值觀已被扭曲,教師的「充權」效果和「專業力量」依然相當薄弱。 不過,筆者還是毫不諱言的指出:香港不少校長和教師已變得麻木懦怯,往往面對不合理的要求、偏差的措施和失誤的政策,也顯得畏縮怕事,逆來順受,只會悶聲不響,未敢公然說“不”,更遑論據理力爭。  嚴格來說,TSA和相關的操練問題,以至擴延及學生功課、評估,以及學與教等教育關鍵的議題,都是教師必須主動議論、探索和爭取合理解決辦法的專業本份,辦學團體和法團校董會的非專業管理人士,以及教育局行政官僚理應儘量靠邊站! 可惜,一般校長和教師的堅持教育專業態度顯得軟弱曖昧,筆者毫不客氣的說:這樣的局面真是香港教育界悲哀的一面!

廣告

TSA「作孽」的「禍首」刻意將罪行推卸到「從犯」身上當然居心叵測,不少「從犯」的辦學團體和個別法團校董會亦有「混水摸魚」之嫌,我們都必須口誅筆伐。  可是,筆者還是摰誠奉勸教育界各位同工:這畢竟是教育界專業原則問題,我們豈可輕易放棄專業的「話語權」!  願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