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必要的沉默(上):不自殺契約

2016/3/15 — 12:44

Steven Lilley / flickr

Steven Lilley / flickr

此文章與自殺事件有關,有需要的朋友可致電以下機構尋求協助: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 —— 24小時求助熱線:2389 2222

香港自殺問題繼續引起社會討論,但討論層面開始涉及治療或者輔導手法;去到這步,大家還是收手吧。

專門研究國際關係的沈旭暉在 Facebook 貼出一張名為《不自殺契約》,指政府官員竟會想出這個方法去制止自殺問題。但作為明星學者的他應該清楚知道,他一句說話帶來的影響可以多大。

廣告

果然,貼圖引起不少 Facebook 的熱烈討論,人人爭相抽水。但抽水也要很小心,《不自殺契約》已經在心理輔導界使用多年,幫助不少病人渡過難關。要記得,這類約章不是由教師,或者學校某職員隨意發出,而是經專業人士判斷合適後才與病人一起簽下承諾。另外,也不是單一的工具去協助有需要的朋友。一般專業人士會用不同方法去幫助他們,不自殺契約只是其中一個方法。台灣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教授林綺雲曾撰文解釋《不自殺契約》的作用,她指出:

簽囑「不自殺契約」通常是由專業人員來進行⋯⋯要求個案承諾若出現危機狀態會求助而不會自行了斷。承諾的方式通常有兩種,一種是口頭承諾,另一種就是書面的承諾;這種承諾的意義在於一方面提醒個案繼續求助以及求助的對象,另一方面則是喚醒個案的自我控制能力,能為承諾負責而繼續活下去。

廣告

雖然近年科學界的確對不自殺契約效用有不同意見(但不代表沒有作用,只是科學精神在於質疑,希望找出更有用方法),但科學家從來不會在公開場合/社交媒體隨意討論。原因很簡單,如果我們隨意將某種治療方法「貶低」,一方面會對前線醫護人員造成重大壓力;另一方面也會令接受這種治療的朋友信心被動搖,並不利他們的療程。

長話短說,公眾不宜對不自殺契約,或者任何治療手段作負面討論,而曾經在社交媒體批評相關方法的公眾人士也亦盡快澄清,畢竟他們的一言一語,是會對社會造成直接的重大影響。

有時候,必要的沉默比討論更為實際。 

延伸閱讀:

有關《不自殺契約》- 一個不足但有用的工具》/良心理政

為孩子編織一個自殺防護網──談「不自殺契約」的定位與意義》/ 林綺雲 (國立台北護理學院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教授)

談不自殺契約》/周子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