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忍劑醫館求醫記

2016/5/17 — 13:1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夜深,有一婦人帶病重小孩求診於忍劑醫館。

婦人:「大夫,我家孩子發燒,涕流不止。」

大夫:「我來看看!」隨即便為小孩把脈。

廣告

醫師一般把脈只用上一刻鐘,豈料整整一炷香的時間,大夫的手從未一刻離開小孩的手腕。把脈期間孩子嘔吐大作,醫師額上出汗如漿。

婦人一臉著急:「大夫,我家孩子到底得了甚麼病?」

廣告

大夫拭去一臉汗漿,道:「不瞞夫人,我只懂為牛馬羊豬看病,這倒是我頭一遍為活人看病⋯⋯」

婦人萬分驚訝:「你這裡不是忍劑醫館嗎,怎地只有你這獸醫一名?」

大夫:「醫館經費有限,晚上只有獸醫看診。」

婦人:「你們每年都舉行甚麼慈善星輝忍劑夜,怎生經費不足?」

這時,孩子手腳抽搐起來,在座位上倒頭昏闕。

婦人大慌,忙道:「大夫,救救我家孩子!」

大夫:「沒事兒,沒事兒⋯⋯讓他睡一覺,醒來就沒事兒⋯⋯」

婦人跪在地上哭求:「大夫,這怎麼可能?我家孩子可不是牛馬羊豬,這是人命一條,求求你給我孩子開點特效藥吧!他快不行了!」

大夫:「放心!我肯定會把孩子原原本本還你!你先讓他休息吧⋯⋯」

「我怎生放心?!」 婦人追問:「我們在你這裡已經折騰了四個半時辰了!你坦白告訴我,孩子到底得了甚麼病?」

大夫:「十分遺憾,我們這邊還未能確診。我已把孩子的病況飛鴿傳書至瑪嘉烈醫館查詢,四個半時辰後自可分曉。」

婦人聽後無語,哭坐地上,緊握孩子發抖的小手,悲傷地慨嘆孩子命苦,在這講究特權和關係的思歪亂世,孩子卻生於無產階級的家庭。要是孩子家父是梁市長,醫館又怎會如斯待慢病人?

數個時辰後,孩子久燒不下,神治模糊不清,呼氣多吸氣少。醫師被婦人追問得緊,遂把她倆打發到瑪嘉烈醫館。

延至十二天後,小孩因得不合時的治療,就此一睡不醒。可憐的小孩子,來也空空,去也空空,忍劑獸醫院就這樣把孩子的生機耗盡,無情地一絲一絲的掏空。生不逢時的孩子啊,請安息吧⋯⋯
 
作者博客/ 作者Fan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