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忍辱負重

2017/1/7 — 9:53

帶家中小狗到戶外散步,牠「辦事」上來,同行的人有責任處理。(資料圖片)

帶家中小狗到戶外散步,牠「辦事」上來,同行的人有責任處理。(資料圖片)

香港人算不上自私,但也會計較。 我們到快餐店用餐,不會主動去清理之前顧客留下來的餐具吧!我們丟垃圾到垃圾桶,看見旁邊有垃圾,也不會順便做清道夫吧。如果看見公廁滿地廁紙,相信應該會盡快離開。這都是人之常情,百分百無可厚非。然而,在這個社會,偏偏就有一班愛護動物的人會因為動物的緣故,會毫不計較地做一些人皆以為是「戇居」的事。

假期天,我帶我的狗狗到彭福,牠嗅到附近有糞便味道,二話不說就在那裡「開大」,大剌剌擺在我眼前的有我狗狗的一堆「黃金」,我當然有責任清理。但旁邊同時有別人狗狗更大堆的「黃金」,我固然可以一走了之。我應該怎樣做呢?我把這個有趣的問題放上臉書,結果所有回應都一面倒的說會順手執埋!我這班愛護動物的朋友特別偉大?不一定,只是我們不想連累了動物,不想讓不養狗的人多一個藉口討厭狗狗。 

同理,你會明白為何那麼多人願意犧牲自己的假日到海灘執垃圾,並不是想市民可以享用一個美麗的海灘,(既然是自己一手將沙灘變成垃圾崗,道理上就應該自食其果),只是不想垃圾沖回大海,傷害海洋裡的動物。我動員過十幾個義工到大埔道的馬騮山執垃圾,一個下午就塞滿了十大袋的零食膠袋。真心說我們志不在社區衛生,只是不忍動物在垃圾堆中生活,更怕牠們一不小心吞了膠袋病死山上。

廣告

那天,我的確是一萬個不情願拾起那個主人留下來的「黃金」,心裡也在不停痛罵他,我不在乎他是個自私自利或不講衛生的人,我只痛恨他丟盡了狗主的架,把罪名嫁禍給狗狗。我認為,隨地大小便的是那位主人,不是那隻狗。但為了狗的名聲,我倒是很願意忍辱負重。

 

廣告

原刊於AM 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