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忙碌悔過書

2015/7/2 — 11:32

希治閣電影《殲情恨》 I CONFESS 1953 劇照

希治閣電影《殲情恨》 I CONFESS 1953 劇照

「近來比較忙。」這句話大概是我們回答 How are you? 的港式答案。我們大概都很忙。

我也很忙。忙了足足一整年。回到香港以後一下子接了很多事奉——每天埋頭苦幹地對着電腦趕稿、備課、講道、講座等等。死線死了幾次。工作忙碌到一個程度,就像吃放題對着餐牌一下子點了很多菜,然後才發現自己吃不消一樣。雖然回港事奉不到兩年,感覺已經誠心誠意地放一個安息年假了。然後,忙碌,令我有時錯過了與人建立更深關係的契機:明明可以停下來多説一兩句,卻要匆匆忙忙回到辦公室去。明明可以回程時與人聊天,卻要打開電腦繼續工作。因此,我要說,我悔過了,我知錯了,我不敢了。

廣告

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正正是對忙碌事奉者的嘲弄。「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路10:31-2)為甚麼祭司和利未人對人視而不見呢?我不相信祭司和利未人都是糟透了的人。不。大概,可能因為忙吧——忙着趕去聖殿事奉,忙着「上帝的國」,忙着各樣有意義的事。反過來說,付出愛心的好撒瑪利亞人,卻是時間充裕的——他竟然能夠陪伴別人到第二天!因此,好撒瑪利亞人的愛心,從來都是與時間成正比的。好撒瑪利亞人不只願意花上時間,更能夠花上時間。

沒有時間,就談不上愛。「愛莫能助」的「愛」是不真實、沒有發生、單憑想像的。

廣告

傳道人,本來就是教會裏最具本錢去愛的人。當然,信徒皆祭司,每個人都肩負起付出與愛的職責,但是,傳道人的呼召本來就暗示了將自己的時間獻上——傳道人全時間事奉,傳道人全時間付出時間,傳道人全時間去愛。然而,在全職事奉過程中,有時候會到了一個模棱兩可、本末倒置的情況:傳道人很忙,愛得很忙,然後,忙到一個地步,失去了力量去愛。這不是很矛盾嗎?本來為了付出時間,卻付出不了時間。

當然,教會文化也是罪魁禍首——牧者服侍的忠心,往往被人(或自己)以忙碌程度來衡量。因此,牧者永遠要在「懶惰」與「忙碌」中尋找一條不可見的、坦誠卻忠心的界線。懶惰與不忙碌只是一線之差——有人為了表現自己屬靈不懶惰,就讓自己陷入忙碌之中;有人卻為了逃避忙碌的枷鎖,不知不覺變得懶惰了。因此,牧者只能減少自己的工作,專注在重要的事情上,令自己「不忙碌」,他,才可以真正對他的服侍忠心。

讓我們屬靈、忠心、勇敢地下午五點鐘離開教會回家。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