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快樂控訴「業主霸權當道」‧自強存活「後獅子山下時代」

2015/2/9 — 16:29

【文:鄉村鼠】

退租殺按金,被索 $52,000

2014:香港‧一位自稱鄉村鼠的苦租客,退租被扣起兩個月按金及被索$52,000維修費,以被告身份與業主對簿公堂。鄉村鼠因「索膠」事件得到再啟蒙,誓言用鍵盤快樂控訴「業主霸權當道」,並自強存活於「後獅子山下」時代,還歸納出自己一套置業租樓哲學及得到金錢以外的意外收穫。這些都記錄在《五萬二業主給我的十堂課

廣告

業主霸權當道

鄉村鼠一邊搜証抗辯打官司,一邊快樂控訴「業主霸權當道」的現今香港。小業主用真金白銀接了大地產商的七成貨(因建呎之名),當然沒死錯人,亦不會計錯數,勢必搵人填數,向租客開刀;而今天盤源缺乏、業主主導的畸形地產市場,更助長了無良業主,「地產霸權」便延伸出「業主霸權」。

廣告

在租務管制被取消及樓價飆升的香港獨特條件下,租客更加慘上加慘。在沒有對租期、租金加幅及續租權的管制下,業主手握「生殺大權」。在短期的租約期滿後,食滑了租客已落地生根、一動不如一靜、搬遷成本高昂、通知時間短促、搵新盤唔容易等劣勢,大石砸死蟹:「一個月時間,加租定走人?」。「約滿加租」已成為例牌動作,天水圍德怡幼稚園續租事件,大業主擺明就是有本事將租客連根拔起、抄家殺校。隨著樓價飆升,業主可加租或加按,增加額外收入,再比首期,買入另一層樓放租,重施故技,複製成功經驗;租客則反之被加租,節縮家庭開支,蠶食儲蓄,攀不上首期的門檻,上車無期,重覆交租劫數。惡性循環後如子華所言:「有樓有樓,冇樓冇樓」即是有樓可以變多幾層樓,冇樓就永世都冇樓囉。

後獅子山下時代

自2009年樓市攀升,「業主霸權」肆虐下,香港正式步入「後獅子山下」時代。現象一:夢想幻滅,只想置業;現象二:資源早被霸清光,成功唯有靠父幹 ;現象三:中產下流,生活下流。

70-80年代,香港人引以為傲的「獅子山下精神」,只要肯努力拼搏,總會有出頭。今時今日的獅子山下,已經成為上了岸的業主們的天下,有層樓有間舖便可以「獅子開大口」,以本傷人,吞噬未上岸 (上車) 的人。買樓成為了港人夢寐以求的「唐僧肉」,炒樓放租的回報簡直是一種難以抗拒的誘惑,吸引港人傾向用盡畢生資源,追求置業,向現實妥協,放棄夢想。漸漸形成了「後獅子山下」時代現象一:「夢想幻滅,只想置業」

財閥對龐大土地及社會資源寡頭壟斷。這場港式大富翁遊戲由70-80年代起,玩了成40年,舊玩家早已將土地霸清光,新玩家咪無限LOOP咁罰錢交過路錢。「點解現時香港年青人做唔到下一個李嘉誠?」唐唐問道。我反問「點解香港又出唔到下一個Steve Jobs, Mark Zuckerberg, Bill Gates?正因為香港容不下一個王維基。」即使白手興家的企業家,也因莫須有的「一男子因素」而夢想破滅,這完全違返港人的「獅子山下精神」,機會沒有留給努力準備好的人。

「後獅子山下」的時代現象二 :「資源早被霸清光,成功唯有靠父幹」

一般如鄉村鼠的第三至四代香港人,畢業後投入社會工作,托賴餓唔死,但又發唔到達,營營役役過後,發覺自己中伏成了下流的偽中產,不斷努力工作,但同時發現自己購買力不升反跌。人工加幅追不上生活通漲,是常識吧。每次加租後,就是被節衣縮食,生活質素不斷的下流,應驗了大前研一提出《M形社會》的中產下流。

「後獅子山下」的時代現象三 : 「中產下流,生活下流」。

普選候選人常問一個老掉牙的問題:「你生活過得比4年前幸福嗎?」而鼠民在每兩年的加租後,答案都是否定的。套用《紅van》經典對白「大家無謂再呃自己話出面一切係正常,我諗,大家係時候停一停,面對我哋見到嘅現實」。現實就是「我地大家用『艱辛奴役』寫下那『不朽屈機』名句」。

 

另看【完整版】惡搞希特拉都頂唔順五萬二業主VIDEO

 

作者簡介:草根出身,公屋長大,屋邨學校讀書,靠著小聰明及政府借貸完成大學學位。自稱教育界人仕,已婚育有子女,下流中的偽中產, 租住私人屋苑。希望個人有「自我實現,豐盛自在」的人生、亦希望香港有「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公平機會。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page

本文原題為〈五萬二業主給我的十堂課 撮要 (上) 快樂控訴「業主霸權當道」‧自強存活「後獅子山下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