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怎樣教「在職貧窮」?

2017/1/17 — 13:24

【文:曾瑞明@教育工作關注組】

(1)

在通識科教在職貧窮,往往為了服務於生活素質、貧富懸殊這些大概念。看坊間的教學材料,也都是在政策性層面討論,比如除稅及福利轉移可否縮減貧富,最低工資應否由兩年一檢改為一年一檢。題目當然有一定的討論價值,但是卻忽略了現在的學生對貧窮有什麼想像和理解,遂未有接引他們去與貧窮這課題建立關係。

廣告

首先,他們往往不知道金錢意味什麼。對一些衣食無憂的學生來說,「冇錢」可能只是代表不能跟朋友去打邊爐一次半次。但是一個家庭的「洗費」要幾多,可能根本沒有真切理解。

第二,他們很易停留在番工等於賺錢的想像,但從沒有感受到番工的「代價」。基層的工作,除了漫長的工時,還有尊嚴的貶損、身體的摧殘,社會對基層工作的視而不見等等。這些學生未必願意知道。

廣告

第三,他們不傾向從基層角度想問題,或者說,他們都較喜歡用社會主流論述,商家的用語來談問題。比如朗朗上口的「最低工資影響經濟發展」,「提高營商成本」等。但為何要特別站在這個角度,卻很少思考和討論。

多角度思考的問題是我們忽略了那個角度才是最基本或最重要。是對人的活生生理解,真實的感受。這是否就是我們在談多角度思考時的基本和前提?

怎樣理解在職貧窮=怎樣說在職貧窮=怎樣教在職貧窮

(2)

和一位舊生談到這個問題,他這樣說︰

「打左幾次comment,但都覺得一打出黎,事就變得廉價。理解基層,我覺得係一種內在既自省。因為當我地非活在基層之中,好難話自己明白佢地既處境。我地覺得慘,但同時佢地有尊嚴。當我地係踏在勞動人民血汗所建築既繁榮上時,我地就已經處境同經驗不再一樣。唯有既只係嘗試不斷了解同明白佢地既處境同生活經驗上既復雜性。

工作為了生存,生存就將時間全部負出,我地會話當下社會好衰,但同時工人係咁差既情況仍然活下去,係有尊嚴。我不配同情佢地。但我從心感到幸福非必然,要感恩,愧對受剝削既人。

有個朋友平時一定吾食午餐肉,即使一罐都20數,因為佢無錢開反既日子,試過領年半既食物銀行食物,而肉就只有午餐肉,每一餐都係午餐肉。想像到嗎?不能想像。我說不了什麼是貧窮,說不出這種生活既"經驗"是如何痛/有骨氣/慘/尊嚴/深....

人活生生係貧窮中活下去既經驗,我不配話明白,甚至我永遠理解不了。但我仍要理解,甚至因為永遠了解不了而明白貧窮係幾咁艱辛。」

令我驚訝的是這種自省。與其說教在職貧窮,不如說是要「導」學生有這種自省。

怎樣「導」他們?恐怕不是教科書、PPT和工作紙可以做到的。

(3)

出席了樂施會「在職貧窮與通識講座」,和黃傑業先生(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幹事)跟陳子傑先生(飲食及酒店服務業職工總會幹事)談青少年對貧窮的想像。有趣的,就是大家都觀察到他們都愛談大問題,大概念,卻不願自身跟貧窮聯結,甚至在考察時會有「我會努力讀書賺錢不像他們」的信念鞏固。怎樣由「自我」出發,直面貧窮?我推薦大家看「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你不但會明白在職貧窮的成因,解決方法(很通識吧?),更會經藝術品喚醒情感,反思勞力是什麼,我跟我社群中這些基層朋友的關係又是什麼。

其實貧窮問題也是「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的課題。

 

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
日期:2017年1月10日至27日
時間:11:00-21:00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1 及 L0 藝廊(石硤尾港鐵站C出口)
聯絡:3120 5292 [email protected]

3120 5270 [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