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思考領袖訓練營

2017/3/13 — 23:55

【文:莫哲暐】

教育界近十年興起領袖訓練營,旨在培養領導才能、紀律等等。我很小的時候已經參加過外展訓練,中一時學校安排了新生營,中六時又安排領袖訓練營。全是被迫的。我從無遇上甚麼不公對待,也無意全盤否定這類訓練的意義。但教育界(和家長)有責任深思類似活動是否真的值得全面推廣,並要所有學生都必須參與。當下的案件觸發我想到四點:

(一)領袖訓練營已成為學校風潮,但明顯缺乏監管和約束。營中教練和學生的權力關係,比學校中老師和學生的權力關係更不對等。通常訓練營都會在營地舉行,對較年輕的學生而言,感覺就像一個「無得走」的環境。因此要反抗無理命令,更為困難。學生向老師投訴,老師會站在那一方,至為關鍵。如此大的權力,應該建立制度好好制約。人擁有權力,便容易變質。就如警察和懲教人員因為擁有大(特)權,缺乏制約,因而權力慾上腦,以施暴為樂為榮,還以為自己在做好事。訓練營中的教練如果不受制約,也會如此。

廣告

(二)這類訓練營強調紀律和服從,而不是道理和思辨。不同意命令的學生,很容易被指責為「嬌生慣養」、「玻璃心」。老實說,紀律從來不是靠三兩天訓練而來的,更重要是令學生明白自律背後的精神。只強加之而不講道理,是極低等的教育。我自問算是自律的人(大學畢業後差了一點吧),但我的自律絕不是從訓練營中學回來的,而是我自己相信自律的好處。教導學生服從更是危險,必須小心拿捏。要教服從的話,就應該先教學生好好辨別甚麼值得服從,甚麼即使強壓下來也不應因畏懼而服從。服從和反抗是一對的,要教就一起教。以道理去反抗,是勇氣,而非「玻璃心」。學校教育絕對不應該是軍訓或警校訓練,我們要培養的是公民,而不是士兵。

廣告

(三)這類訓練營的成效成疑,教育界不應該隨便跟風。確實,有朋友適合這種訓練,並能從中獲益。但很明顯不是人人皆如此。訓練營通常偏重野外活動,例如攀石、行山、紮筏等,其實是暗藏「都市養懶人」、「靜態活動太柔弱」的意思。這肯定是偏見。以上提及的活動都有意義,但為何要迫較為文靜的同學參加?我喜歡寫書法,不如組一個書法營,然後天天練字?也可以訓練紀律喲。要鍛煉毅力?不如大家齊齊學寫小楷,肯定可以訓練恆心。老老實實,現在的成年人,有多少人懂得紮筏?

(四)近十年以來,教育界崇拜「領袖訓練」,對「領袖」趨之若鶩。但我對此非常質疑。人人都要做「領袖」,那麼誰去做其他工作?為何「領袖」方是好?難道不可以做默默耕耘的人嗎?不可追尋平凡但正直的生活嗎?「領袖訓練」有極嚴重位階觀念,是我們教育所應有嗎?我參加過「領袖訓練營」,但我不覺得自己做了領袖,也無意做。

當下的案件涉及暴力、濫權、隱瞞,令人髮指。除了要嚴肅跟進、懲罰犯者外,教育界也應藉此重新評估這類訓練營的教育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