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侵 Side B.1】前言:為什麼要聽性侵者的聲音?

2018/3/15 — 18:39

去年5月九龍灣姦劫案,林姓疑犯在秀茂坪警署用「LAN線」自殺身亡;同年7月,屯門寶田邨入屋強姦案的一名被告,在荔枝角收押所用床單上吊;同月,一名男子在寶達邨梯間上吊,警方事後證實死者是順利邨企圖強姦案的疑犯。

一位又一位的性罪行疑犯上吊,反映問題或許不是單一事件。

在「#MeToo」浪潮之下,不少性侵倖存者鼓起勇氣,開腔分享受害經歷,希望能夠引發社會關注、討論。《立場新聞》去年亦策劃了「看見性侵」的一系列專題報道,從受害人的視角,探討性侵問題。

廣告

然而這股討論的浪潮中,似乎欠缺性侵者一方的聲音。

*   *   *

廣告

根據香港警方的數目,本港在2017年共發生65宗強姦案、1,077宗非禮案件,換言之這個城市每日平均發生超過三宗性罪行,社會上曾經參與性罪行的人士,數以萬計。

然而現時香港對於曾參與性罪行人士的支援服務,可謂少之又少,明愛朗天計劃是全港唯一專門針對有「性侵犯他人問題」人士提供服務的機構。

就此,《立場新聞》訪問數名曾有過性侵他人問題的男士,了解他們的經歷,以及更新的困難。社會有必要聆聽性侵者的聲音,並不是要為他們的行為尋找避責借口,亦不是要聽他們的道歉告解。相反,我們更希望從事主的經歷中,為性侵問題建構一個更立體的面向:除了嚴懲犯人之外,社會還可以做甚麼,減低性罪行發生的機會?同時我們又應怎樣做,協助性侵者重新投入社會?

*   *   *

在明愛朗天計劃在服務簡介等文案內,刻意避免使用「性侵者」三個字,而是將服務使用者稱為有「性侵犯他人問題」的人士,強調在處理性侵問題上,「人不是問題,問題才是問題」,個人可以重整自己與「性侵犯他人問題」的距離。

就正如朗天計劃在機構願景中提及,社會人士的共同參與,社群的多元對抗「性侵犯他人問題」策略及可能性,可以更廣泛地及生活化地回應複雜、滲透和隱藏的「性侵犯他人問題」。

而我們相信,將性侵者的自白寫出來,正是引發社會人士關注和討論的方法。

在聽過受害人訴說經歷後,現在是時候翻到錄音帶的「Side B」,聽聽性侵者的說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