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罪行,是制度縱出來的 — 淺談康橋之家非法性交案

2016/10/17 — 14:17

今早(編按:即上周六)打開面書,立即見到一單法庭新聞:涉嫌強行與智障院友非法性交的私營殘疾人士院舍「康橋之家」院長張健華,在控方撤控後要求討回訟費,昨日被法官拒絕[1]

咦?等等先,非法性交咁大件事,控方竟然撤控?黃羅周三子衝入公民廣場,卻被鍥而不捨地覆核覆核再覆核。這個世界,我搞不懂。

細心爬讀案情,真係憤怒到地裂:2014 年,「康橋之家」院長張健華涉嫌在辦公室內非禮只有 8 歲智商、屬精神無行為能力的21歲女子 X,而控方更指出院內還有兩名潛在受害者。雖然控方掌握了院友提供的涉案片段,而警方亦在院長辦公室內撿獲 6 張染有張氏精液和 X 的 DNA 的紙巾,但由於X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及其智力限制而無法出庭作供,最終律政司撤銷起訴。張氏無罪釋放,繼續開開心心當院長。

廣告

除了大呼「天收佢」及爆出無數粗口外,面書上問得最多的問題是:點解呢條仆街仲可以 Run 院舍?

答案是 — 可以。絕對可以。

廣告

作為記仇協會資深會員的我,立即嘗試查找「康橋之家」和張健華的斑斑往績。中度護理院舍的「康橋之家」,在 1997 年由張健華與數人合夥成立,主要收容智障人士。開張不足 5 年,就在 2001 年涉嫌因為負責人疏忽而導致一名院友在院內受傷及死亡,院方更被院友的親屬告上法庭。

2004 年,張氏以院長及董事身分,於 02 年 9 月至 04 年 3 月期間涉嫌非禮兩名智商不及五十的嚴重弱智女院友,包括摸胸和以手指插下體,完事後請受害人食蛋撻和牛肉乾;及後職員發覺有異,報警求助。裁判官認為兩名女事主供詞前後矛盾,又沒有其他證物作證,因此判被告無罪兼取回訟費。[2]

2016 年,一名患有自閉症的 14 歲少年,於康橋之家墮樓重傷身亡。少年父親向傳媒透露,兒子在墮樓前曾向他提及想搬離院舍。[3]

個底花到咁的院舍和院長,點解仲可以繼續 Run?但現實就係咁令人傷心,佢地真係可以繼續瘟。

如果大家有留意(斷估無),康橋之家其實仲未攞到殘疾人士院舍牌照,只係以「殘疾人士院舍豁免證明書」經營[4]。換言之,其實康橋之家根本未符合於 2011 年生效、2013 年實施既《殘疾人士院舍規例》。但大家唔使驚訝住,其實好多係新例生效以前成立既院舍都未達標。根據政府數字,截至 2016 年 2 月獲發牌照或豁免證明書的殘疾人士院舍數目分別為 40 和 372 [5],兩組數既差距可以用鴻溝黎形容。最搞笑係,原來院舍除左可以申請條件無咁 harsh 既豁免證明書之外,仲可以申請豁免證明書 — 續!期![6] 原來除左真愛係可以天長地久之外,院舍豁免證明書,都可以。

到底政府有無制訂所有持豁免證明書既院舍過渡至持牌院舍既時間表?

諗深一層,就算過左海持左牌,又係咪可以杜絕院舍性罪行?睇番《殘疾人士院舍規例》同埋《殘疾人士院舍實務守則》,寶寶真係唔 Sure。《規例》同《守則》既框架同焦點,大部分是針對院舍的行政和實務,包括建築物及住宿設備、消防安全及防火措施、家具及設備、人事管理、保健及照顧服務、感染控制、清潔及衞生設備等,完全睇唔到有任何針對對性罪行的防禦和處理機制。

To be fair,機制唔係話完全無。《規例》同《守則》分別規定,院舍主管必須設立和保存一套紀錄系統,以讓牌照處在巡查時檢視。這個系統包括對特別事故報告和投訴的紀錄。特別事故包括「住客不尋常死亡/嚴重意外導致死亡事件、失蹤及報警求助、院舍內證實/懷疑有員工虐待/性侵犯住客事件、院舍發生爭執而需報警求助、嚴重藥物事故,以及影響院舍日常運作的重大事故等。至於投訴紀錄,則包括了住客或任何人士就院舍的管理而作出的口頭/書面投訴。簡單啲講,即係 keep record,等欽差黎 check,就住院舍表現審批續期申請。

咁究竟欽差咁耐以黎 check 左幾多次?自《規例》實施以來,牌照處係 5430 次突擊巡查中,一共發出超過 1160 封勸諭信同埋兩封警告信,至今被成功檢控的殘疾人士院舍總共有……

零間。

講番轉頭,其實噏一大輪,都解答唔到開頭既疑問 — 點解呢條仆街仲可以 Run 院舍?

如果大家仲記得大約 6 行字之前,筆者提到的投訴機制和記錄系統。即係,有 Keep record 架!有 Keep 架!但如果大家有睇真下(應該無)果兩張 Record form[7],就會知,負責記錄特別事故同投訴個案甚至係最後簽名既,其實就係院舍負責人或主管,亦即係 — 院長!!!根據《規例》營辦人的職責包括僱用員工,而主管則負責院舍的整體行政及員工事宜,以及處理所有緊急事故。而現行的制度下,並沒有對營辦人和主管的背景和資歷有任何規定。如果以康橋之家做例,張健華係董事亦係全職負責院內日常事務既院長,即係身兼營辦人同埋主管。如果佢真係非禮院友,根本唔會有人舉報佢,因為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既人)!如果唔係有院友偷偷拍片,受害人家屬報警求助,外界根本無可能得知,亦無可能伸出援手。

社署曾經講過,如果有院舍於獲發豁免證明書之後,對住客造成任何不良影響,署長可撤銷其豁免證明書。我想問,一家死過人、屢傳非禮既院舍,叫唔叫做對住客造成任何不良影響?到底社署仲有無轉介智障人士俾康橋?康橋個豁免證明書 2017 年 3 月 31 日就到期,大家即管放長雙眼睇下究竟佢續唔續到期。

成件案之所以能激到我喊,應該係因為果種對弱者的予取予索。係翻查資料時,見到 2004 年的非禮案中,一位涉嫌被張氏非禮的嚴重智障女院友在庭上被辯方盤問。我感謝這位法庭記者打 transcript 咁記低左盤問對答,令我地睇得見法庭上原來可以出現這般的醜陋:

//首受害人回應辯方盤問時表示喜歡唱歌、跳舞、扮靚等,而辯方經常問她:「妳咁靚,點解唔識下男仔呀?」受害人回應「衰鬼……」辯方隨即問「介紹個男仔俾妳要嗎?」、「妳怕羞呀?……笑得咁甜。」等,逗得張女笑逐顏開。//[8]

判官李瀚良說,從女事主庭上的作供表現可見智障人士容易受人引導,說出「表面合理但內裏矛盾」的情節,口供前後矛盾,認為其作供可靠性存疑。因此,基於「寧縱毋枉」的原則,被告被判無罪。

對於兩名嚴重弱智的女性,要她們作供時條理分明,清晰連貫,絕對係有啲搞笑。如果佢地做到,應該唔使住院舍。10 年前的判決放生了張氏,10 年後同類的案、同樣的受害者繼續出現,物證有,片有,作供有,但竟然因為事主受創傷太重而無能出庭被盤問,以致張氏再次被釋放,仲向法庭追數。

與其相信個天會收佢,不如關注多啲殘疾人士議題,一齊思考下改革制度,一齊收佢仲好啦。

 

[1] 《蘋果日報》,<涉與智障女非法性交 院長甩難官拒批訟費「撤控是社會不幸」>,15-10-201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15/19801488

[2]《新報》 ,<康橋之家傳醜聞 女職員報警揭發 宿舍院長涉狎兩智障女>,2004-12-14。

[3]《明報》,<曾言想搬走 自閉少年院舍撬窗墮斃>,2016-08-24。

[4] 康橋之家殘疾人士院舍豁免證明書:http://www.swd.gov.hk/doc/rehab/vrs/D0231_01102015.PDF

[5] 立法會十一題:監管殘疾人士院舍 (附件) 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602/17/P201602170387_0387_160223.pdf

[6] 根據《殘疾人士院舍規例》第 12(1)及(2)條,持有院舍豁免證明書的負責人可在證明書期滿前4個月起至期滿前 2個月止的期間內向社署署長申請將豁免證明書續期不超過36 個月。

[7]  特別事故報告:http://www.swd.gov.hk/doc/rehab/vrs/Special%20Incident%20Report.pdf;投訴記錄表:http://www.swd.gov.hk/doc/rehab/vrs/swit_5.pdf

[8] 《新報》,<康橋之家傳醜聞 女職員報警揭發 宿舍院長涉狎兩智障女>,2004-12-1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