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恐懼鬥室

2017/9/28 — 20:27

這是九龍區裡唐八樓的一個劏房戶,面積約110呎,兩母子同住。本來此單位是兒子因工作及需要私人空間而搬到外面獨居,後來因家庭問題,將不能工作的媽媽接回來一同居住。

最初收到求助,是由一位與小隊熟稔的鄰居主動找維修香港代陳太(化名)提出,指稱該單位天花石屎剝落嚴重,至危險級別。 我們其中一個星期四晚就帶了木梯及金屬梯 再次爬到唐八樓該戶進行檢查。

入門後先有一條小小的走廊,旁邊放置了二人的鞋類,牆上掛有幾件衣服,盡量善用僅有的空間。此通道每次只容一人通過,因門後亦放置了揭頂式洗衣機,令門身不可以完全打開。

廣告

走廊右邊是通往廁所。 走廊左邊就是二人生活的狹小空間,靠窗位置放了單人床,一些雜物,床頭邊是電腦枱,然後另一面牆就是一些層架一張椅子,各堆放一些雜物,整個空間一目了然。

廁所也是曾經石屎剝落之地,陳太憶述當天只差一步距離就把剛如廁的她㧜到,大的石塊幸好沒有擊中,零星碎石則㧜到背上,因此早前就為其於天花位置加裝木板(假天花),若石屎再剝落 也可以緩衝一下避免意外,不過這次更令二人提心吊膽的是屋內的主要橫樑。

廣告

平日作息的時候,兒子睡床上,母親則在床邊架設床舖睡覺,圖中頹壞的橫樑,嚴重裂開的石屎縫,正正懸在母親的仰臥位置,教人如何安心入睡?

師傅當晚將 最危險最有機會剝落的石屎 , 用鐵鎚與鐵鑿 謹慎地把其鑿出拆卸 , 以免等待不能預測的下塌危機。而鑿出將會下塌的石屎體積與重量驚人(從文末短片中看到),對母子二人絕對能構成生命危險。

問到他們如何繼續生活於此,陳太說其實業主願意負責維修及翻新工作,也替另外兩戶已經翻新,唯獨是此單位問題最嚴峻,不是簡單的施工可處理,要花上好幾天或星期才可,故此母子二人反向業主請求考慮將整修工作延後,陳太特意向小隊補充其實業主不壞。

陳太的兒子工作收入穩定,二人生活尚可,不過就不欲搬離此單位,全因租金比市面便宜,可令他供養母親,也尚可花費於拍拖,即使走八層唐樓,即使是破舊,即使是危樓。   

陳太語帶感恩說,兒子的女朋友即使知道他們的家境,到過他們的「寒舍」,也沒有選擇分開,還有為將來計劃,感覺可貴。但殘酷的現實,難免偶爾令人心生疑慮,害怕因此失去當下的愛情。

上星期一則報導關於一位救生員租住劏房, 不敢識女仔發展「以免害人」, 令小編想起這個收藏一時的個案。

其實兩者沒有比較的價值,沒有誰比誰好,兩位青年同樣是在窮巷陋室裡掙扎著,努力著,高不成低不就著,勇氣保持著,意志被磨滅著。

室內是有形的恐懼,對未來是無形的恐懼。

若果兩者都遷入所推行的貨櫃屋,生活與希望就改善了嗎?或許~

然而在劏房與鐵皮屋之間找出比較能容身的一方,我需要高興感恩嗎?

「我」在政府的眼裡到底是什麼的輪廓?

p.s. (同類天花石屎剝落問題,不是小隊的能力可以維修甚至解決,需要向相關的業主,物業管理,業主立案法團,區議員,屋宇署,房屋署等等查詢最為合適)

維修香港-關懷社區服務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