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念有錯嗎?

2015/8/10 — 5:51

政府突擊式斬樹,突然間般含道四棵七八十年老樹被消失。事件發生之後,有人發起悼念。( 攝:朝雲 )

政府突擊式斬樹,突然間般含道四棵七八十年老樹被消失。事件發生之後,有人發起悼念。( 攝:朝雲 )

政府突擊式斬樹,突然間般含道四棵七八十年老樹被消失,這次斬樹來得突然,連泛民區議員也不知情,樹木專家小組成員也說沒有建議過斬這四棵樹(連結)。屹立堅道七八十年的老樹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官僚和個別建制議員手上。

事件發生之後,有人發起悼念,但有人對此嗤之以鼻,罵他們悼念上癮(連結),失去前不去抗爭,一下子就扯到香港百幾年沒有民主。

政府突然在晚上斬樹,連泛民區議員也不知情,怎樣事前抗爭?坐時光機嗎?

廣告

政府先斬後奏,人們的反應先是錯愕,然後有的是忿怒、有的是惋惜,於是便有了悼念行動,同時也有專家公開質疑政府的做法,亦有組織聲言追究。

有人在現場悼念,有人在網上以文章悼念、有人畫漫畫悼念,其實本質上也是表達惋惜、不滿或忿怒,批評別人悼念上癮,其實是在踐踏別人表達感受的做法。悼念不是問題,問題是有沒有人認真追究涉事的官僚和支持斬樹的親建制議員。當然,不可能每個悼念的人也會去追究,但他們的悼念是不是什麼用也沒有?悼念是一種情緒表達,那可以有一定的宣傳效果,令更多人關注問題。如果這些悼念方式能令更多人反對錯誤政策和官僚作風的話,那算不算作用?

廣告

應該有人會說悼念不是做實事,不能解決問題。是的,正如寫文插悼念的人也不能解決問題,如果悼念的人只會自我感覺良好,事事以革命標準來插人也只是另一種自我感覺良好,斬樹一事,不見得寫文的人有什麼實事做得到。

其中一個發起過悼念的人是環保觸覺譚凱邦,他是個會對議題窮追猛打的人。如果悼念是追究行動的一部份,那麼其作用可以是吸引民意支持,那是做議題的重要元素之一。這個世界不可能人人都是譚凱邦,如果什麼也要把對一般人的標準上升到譚凱邦的水平,否則就是港豬所為,那會不會有點脫離現實?

說到港共政權有多罪大惡極,說到斬樹一事都要革命一樣,結果又是自我興奮完就事過境遷。很多開口埋口革命的人又會說,因為有太多左膠、黃絲、港豬、維穩單位拖後腿,所以他們想革命也不成,總之就是別人拖後腿的錯。

當然喇,有人會說自己寫文也是做實事,就是要罵醒港豬。這個世界,罵人但自己做不到有多難?Talk is cheap。

 

「獨立」區議員陳捷貴FB截圖。來源:西環變幻時群組

「獨立」區議員陳捷貴FB截圖。來源:西環變幻時群組

 

補充:

有人綁上汽球來悼念老樹,觀感上的確有點奇怪,畢竟汽球通常用於慶祝活動。希望看到本文的朋友留意。

 

相關政府官員聯絡方法:

路政署署長
Mr. LAU Ka Keung, Peter, JP Dir of Highways Highways Department 2762 3800
[email protected]

官員的辦公室聯絡方式是公開的,市民有權向相關官員表達意見或查詢,根據服務承諾,該部門必須作回應。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