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感教育的必要

2017/6/7 — 21:03

當少年人對未來的想像也陷入一種近乎絕望的困境,任憑成年人談甚麼努力奮鬥或獅子山精神,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對現實的反諷。

當少年人對未來的想像也陷入一種近乎絕望的困境,任憑成年人談甚麼努力奮鬥或獅子山精神,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對現實的反諷。

【文:張往@教育工作關注組】

在成為一個好公民之前,我們要先學習做好一個人。

回歸近二十年以來,我們抗爭過,但生活有沒有變好?任何方式的抗爭,都不能避免去面對一個與你意見不合的「他者」,那麼在公民參與社會及政治事務之前,我們又如何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呢?

廣告

年輕人近年常被批評定性為「躁動的一代」,彷彿對社會不滿是他們一代人的原罪;有人以為只需「正確」教授《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或透過研讀中國歷史,培養對國民身分的認同,就是比實踐民主更有效的一服「解藥」。另一邊廂,人們又會為「抗爭的一代」出現而感到鼓舞,彷彿年輕人走得愈前,社會就愈有希望;有人以為捍衛公民教育、政治教育的領域,時代就會變得光明。或者,在某程度上,成年人的這兩種想像都與年青人面對的真實處境有所不同。

當有人爭辯小三TSA/BCA應否取消時,沒有人會批評家長崇尚競爭的病態心理;當有人討論發展創新科技的經濟潛力時,沒有人會反思少年放下書本、沉迷網絡的弊端;當有人大力推動中小學生做好生涯規劃時,沒有人會理解學生為了做兼職而荒廢學業的思考;當有人埋怨社會風氣敗壞,沒有人會關注年青人如何學習談戀愛……我們的年輕人或者首先需要學習如何與人對話、相處和交往,如何處理情感、關係和衝突。然後,再談政治。

廣告

我的思考是,若學校無法作為情感教育的場域,學生在面對學業、家庭等壓力下,既無法紓緩情緒,又不懂表達感受,那麼到了他們離開校園,進入社會後,這些「成年人」會怎樣面對他們的人生呢?當少年人對未來的想像也陷入一種近乎絕望的困境,任憑成年人談甚麼努力奮鬥或獅子山精神,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對現實的反諷。作為教師,我們花了多少時間去教育下一代,如何相信失敗、擁抱挫折、接受矛盾?又如何與人合作、溝通和建立關係?抑或,我們實際上只是替社會複製一種具競爭力的機械化製品?

如果政治是眾人之事,這樣在人們參與政治前,似乎需要先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情感教育,應先於學術能力,先於政治啟蒙。

 

原刊於《教協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