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緒小鬼別鬧了(五)怪怪獸醫院

2016/4/20 — 6:37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衝擊過後,又是一大輪休息、靜止和傾訴。好朋友說:「無論是否可以賺得到錢,有工作就可以了。」這句話安定了我,因為我一直認為我很沒用,賺不到錢養活自己和幫補家用,尤其我已二十多歲了。然而好朋友的話卻肯定了我那些賺不到錢的價值,也令我明白他不會因為我有沒有用,而作為跟我繼續交朋友的條件。他想我工作,只是希望我的生活可以過得充實一些,他希望這可以減少我胡思亂想的時間,就這樣而已!

別以為拿著大學學位找工作會很容易,或許我只是個個別例子。我沒有找回建築本行,我只想找一些比較簡單的工作試試看,以免一下子又給腦筋帶來太大的壓力。我見過快餐店、售貨員等工作,但我在大部份僱主的眼中都是前來「騎牛搵馬」的。他們會問,以我的學歷背景,為何會接受這麼的一份工資,為何要從一份好好地的高薪厚職,轉為投身這類走走企企的行業。我不想解釋太多關於我的背景。見過了數份工,我一直沒有受聘。我什至也試過在一些給復康人士提供就業轉介的網頁找工作,感覺有點愧疚,似乎我看來好好的一個人,卻要連比我更有需要的他們的機會也不放過…

雖然如此,但我很幸運。在退學後大概兩個月,我便在一間區內的動物醫院找到了獸醫助理的工作,我叫那裡做怪怪獸醫院。聘請我的是孫懿文女獸醫,她是醫院的負責人,她並沒有介意我從來沒有這一行的經驗,也沒有多追溯我的過去。她給我的感覺是那種很有理想,對教學仍充滿熱誠,很想給年青人機會的僱主,或許就是她這種理念聘請了我。

廣告

在怪怪獸醫院,我展開了一個全新的工作環境,即使有某些在救傷隊所學的急救知識跟用於動物的相似,但應用技巧未必完全一樣。而且絕大部分工作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陪診、配藥、驗血、驗尿、照x光、超聲波、協助洗牙、準備手術工具、監察麻醉、照顧留院動物、餵藥、打針、接駁鹽水機,以至打掃地方、洗熨制服和清潔大小異便,獸醫們和同事都會悉心地教導我,讓我很快便可以投入新工作。後來,醫生更讓我處理接待處的前線工作,例如接聽電話、跟進病症、售賣貨品、收銀、安排預約等,也令我增強了自信心。

然而這份工作也給我帶來很多反思,眼看著那麼多流浪的貓咪和狗兒,也不禁令我記憶起在郊野公園裡的垃圾箱找食物的猴子。我常常會想,是否人類開發得太多,搶奪了原本屬於小動物的地方,才會令牠們今天受這麼多的苦﹖…

廣告

當然這不是一份不需動腦筋的工作,相反很多時都要反應很快和冷靜,尤其是當有急症來到時,那些爭分奪秒搶救生命的氣氛,經常會令我驚惶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在忙碌的季節,診症預約也會排得密密麻麻,有時什至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如當我被催促,情緒小鬼又會給我的工作帶來很多錯漏。始終這是一門專業,而且我們的少許錯失會直接影響小動物的健康,甚或會導致死亡,所以醫生對我們都很嚴謹,出錯了也難免會被捱罵,有很多次我都很想放棄。

除了同事們和好朋友的鼓勵,令我堅持下去的卻是那些不會說人話的怪怪獸。我們的醫院大部分來看病的是貓和狗,偶爾也會有倉鼠、龍貓、兔子和龜,還有牛牛,而牛牛個案多數都會是出診服務。在眾多怪怪獸中,我和狗狗比較投緣。我很喜歡跟牠們相處和說話,牠們毫無機心,腦子在想什麼都會通通放在臉上,從不掩飾,不用像處理人際關係般複雜,跟牠們在一起,似乎所有煩惱都可以暫時停止。而且看著牠們從患病中漸漸康復,然後哄過來舔我的嘴和臉,我都會有著很大的滿足感!而大部分狗狗都很少對我有抗拒,男生狗狗尤其喜歡我,這也就是因為異性相吸吧!好朋友常說,可能我比較適合跟怪怪獸溝通,多於跟人類溝通。哈!大概因為我也是個怪獸吧!唯一我較少接觸的是沙皮小朋友,因為牠們的品種會令我皮膚敏感。丫!可能大家都會有所不知,原來平日看來威風凜凜的警犬大哥們是貪玩的,有時還興奮得要警員叔叔親自制服他們。而且牠們也會有害怕的時候。靜悄悄告訴你們,試過有一次有緝毒犬大哥剛剛到達醫院門口,便已嚇得尿尿了,弄得警員叔叔的褲都幾乎全濕透!緝毒犬大哥對不起哦,我不是有心嘲笑你的,這也是代表你平日的形象夠英偉麻!不是嗎﹖

至於貓咪,可能我和牠們的性格都偏向倔強,我跟部分貓咪溝通時會感到吃力。有好幾次我被牠們咬傷和抓傷,結果連我也要去看醫生和吃藥哦…

其中有兩個狗狗留院個案令我的印象特別深刻,牠們的名字分別叫泰臣和小B。我希望我以下的段落不會觸犯洩露病人私隱罪吧!如果會,請告知我把它們刪除,謝謝幫忙!

泰臣是一隻灰白色的拿破倫犬,男生,來醫院時已有八歲,在大種狗狗來說已屬老人家。牠的體重接近60公斤,比我還要重,樣子看起來很嚇人,兩邊下墜的臉頰闊闊大大的,走起路時臉頰會左右搖擺,沿途口水隨著擺動散滿一地。掀開臉皮便會看到牠參差不齊的牙齒和超大的口腔,而且下眼眶露出紅色的眼肉。嘩!認真是怪怪獸呀!但當慢慢了解他的性格後,便會發覺牠其實很可愛!

牠被主人帶來醫院的時候,尾部有八個大大小小的傷口,裡面全長滿了烏蠅蟲,一邊走著,蟲子便會一邊從傷口掉下,看著也確實會引起不安。原來牠背後還有一個坎坷的故事,牠在兩歲的時候跟主人失散了,一直沒有找到。直至六年後突然有一天,漁護署職員致電牠主人,說牠終於被找回了。才剛剛相認,便發現牠尾部的傷口。

我們給牠清除蟲子,也給牠的傷口沖洗縫合。由於手術後仍需要每天沖洗傷口,也需要餵藥,牠主人讓牠留院,好讓傷口康復期間由護士們照料。結果牠一住便住了一個多月。每次看著牠,我都會在想像牠流浪的六年到底發生過什麼,牠的尾巴看來曾經被剪短過,我感覺到牠的內心也有著和我一樣的驚慌。牠的眼神經常在問我:「姐姐你照顧我是因為你錫我,還是只是因為要完成護士的職務去賺取工資﹖待我康復後你便會離我而去,對嗎﹖姐姐你會永遠陪著我,照顧著我嗎﹖」這也是我常常會問好朋友的問題。每當牠醫院裡只剩下牠的時候,牠都會發出害怕的哀叫聲,也會把毛巾撕破,有水筒打翻,像在告訴我們:「請不要再把我遺下。」聽著,我的心便常常湧上來一陣痛,令我很想緊抱著牠。我很希望讓牠感受到愛,所以每天就算工作多忙碌,我都會抽時間跟牠聊天,那怕只是短短的吃飯時間。而且我們每天都會輪流帶牠上街便便,漸漸我和泰臣便建立了感情。

在住院不久後,我們再沒有把牠困籠子,任由牠在醫院裡四圍巡視,招呼客人。牠很喜歡跟著我,有時也會跟著我在兩層之間上上落落,雖然牠的關節不好,走樓梯時很吃力,但牠都會盡量去到一個可以看見我的地方休息。有時還索性坐在樓梯口,那麼就算我在哪一層,牠都不會離我太遠。記得有一次,我獨個兒在樓上吃飯,心想如果泰臣現在在我身邊一起吃飯多好!誰知牠竟然在這個時候走上來找我,並伏在我身邊。我開心極了!我給牠一些狗糧:「泰臣食飯!姐姐食飯!」有時我放假,我也會順道走到醫院探望牠。後來牠終於要出院了,我很不捨得。但當我看到牠靜靜地坐在主人身邊,我卻感到很安心,因為我知道牠的心靈已得到安定。雖然牠之後再也沒有來醫院覆診,而我也再沒有見過牠,但牠的出現的確令我思想了很多,了解了自己多一點。牠愛我也令我更確定了愛的價值,原來世界不是冰冷的。

至於小B(原名Lucky),男生,類似西施,也是剛流浪回來的。牠在街上被好心人士找到帶來了醫院,來的時候瘦骨嶙峋,瘦得連每條肋骨也清楚顯現,而且全身都是皮屑,皮膚很多地方都潰爛了,沒有一點完整的頭髮,身體散發著陣陣惡臭味。牠的脾氣很差,我們給牠洗澡和檢查,牠都會吠和咬我們,眼神兇巴巴的厲著我們,幾乎每次接觸牠都要先給牠戴上口罩。看來流浪的經歷令牠不信任任何人。那陣子我剛巧多被分配照顧留院動物,所以我有很多和小B相處的機會。我很想告訴牠:「不用再怕了,這裡是醫院,這裡的都是好人,在這裡不會有人再傷害你!」我根據醫生的指示,每天給牠洗澡、用眼藥水、準備高營養的食物和餵藥。而由於牠的皮膚不好看,也怕皮膚病會傳染給其他狗狗,加上牠不太懂得跟其他狗狗相處,我們平日都會把牠放在籠子裡。有時碰巧我獨個兒上早班,我會提早一點出門,然後放牠在接待處大堂讓牠走走,也跟牠玩玩。原來牠也可以有孩子般的可愛眼神。再在正式開始工作前把地方清潔好。

經過了數天,牠的體重上升了不少,毛髮也長多了,而且牠漸漸再沒有咬我和吠我,似乎牠開始感到這裡是個安全的地方。令我最感到意外的是,牠對醫院其他人的態度並沒有變,依舊會吠會咬,就只對我一個人顯得友善,這令我對繼續當護士的信心大大提高。不過世事難料,牠出院後不久,我們便接到了牠的死訊。牠主人說因為牠跟家中的其他狗狗相處不來,在打架中死了。消息令我傷心極了,我哭了很多日子。

另外,為了提高我們的專業的工作水平,在我加入了醫院的大半年後,醫生讓我報讀了一個由一間澳洲動物資源中心(AIRC),所舉辦的獸醫護理課程。課程得到國際認可,為期一年。在醫生的悉心指導下,我完成了所有功課,也順利通過了所有考試,取得了獸醫護理二級證書。雖然這最屬初班,距離正式認可護士仍很遠,但醫生所給我的栽培已令我很感激,而成功畢業亦令我很興奮,原來我也可以完成一些東西,也可以不半途而廢。

在這段期間,我希望更集中應付醫院裡的工作,我退出了救傷隊。

 

作者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