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緒小鬼別鬧了(八)我的泰廸王子

2016/5/5 — 6:01

泰廸是一隻白色的貴婦小狗,男生。某天被我們一位兼職女獸醫,符醫生帶來的。牠當時五個月大,身體很瘦弱,才僅僅2公斤,左後小腿嚴重骨折。我給牠清理毛髮準備手術時,牠仍會在麻醉熟睡中發出嗚嗚的鳴聲,像火柴般脆弱的四肢在不時顫動,似乎是個很怕痛的孩子,而且在告訴我們,牠內心充滿驚慌。醫生把一枝鋼支放進牠的小腿內,好讓鋼支支撐著骨折的部分,待骨子復原了,再把鋼支取出,這大概需要三至四個月時間。手術後的泰廸住在醫院裡,由護士們照顧,直至被人收養。牠醒過來後,靜靜地伏著休息,我把頭探進牠的籠子裡。我們對望了一會,牠用鼻子哄了哄我的臉,然後又慢慢睡著了。

康復期間,他的腳用得不太好。雖然醫生檢查了牠的骨子復原得很好,但牠走路時總會把那腳提高,不肯讓它著地,寧可只用三隻腳走路,一跳一跳的。大概牠心裡仍認為觸碰那隻腳會引起痛楚,也會引起受傷時的回憶和驚慌。每次我們給牠的腳拉筋或按摩,牠都會非常害怕,幾乎在整間醫院的每個角落,都會聽到牠的尖叫聲。除此之外,牠的各方面都進步得很好,體重上升了,毛髮也在我們的悉心打理下整理了很多。除非我們談論起牠的過去,否則牠在醫院是個開心小子,尤其喜歡跑步。雖然只用上三隻腳,但每次在我們把牠放出籠子後,牠都會圍繞著房間四處跑,同事還笑說牠像賽馬一樣。

不知不覺間,牠已在醫院住了接近一個月。期間有著來看牠的人,但似乎牠不太討他們好,始終沒有人答應收養牠。由於我們不是廿四小時的醫院,每晚留牠獨個兒在醫院也實在太悶吧…後來我們輪流把牠帶回家照顧,好讓牠接觸一下外的世界之餘,也可以感受一下家的感覺,即使我們都知道這些都不是可以讓牠長遠建立安全感的家。

廣告

在重新開始服藥後,我的情緒一直很反覆。看著泰廸,我很想擁抱牠的心靈,因為我知道牠和我一樣。有一次在媽的同意下,我把泰廸帶了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拖著牠一起跑,牠很開心的撲我,一邊跑步,牠一邊只顧抬頭看我,似乎路上有阻礙物牠都不會留意到。第一次來到我家,牠顯得很好奇,牠用鼻子仔細嗅遍家裡的每個角落。牠沒有亂吠,也沒有亂咬人,家人都很喜歡牠。不過這裡對牠始終是個陌生地方,那天牠整晚都睡不著,整晚都不安的走來走去。而那一夜,我卻很開心,甚至連忘記了吃藥,情緒小鬼也沒有發覺。接著的一天,泰廸由另一位護士帶了回家。我掛念著牠,情緒小鬼鬧得很厲害,我哭了一整晚,幾乎忍不住要漏夜到同事家把牠接過來。

醫生說由於牠的腳用得始終不理想,建議給牠做物理治療,而游水是最佳的方法。我把泰廸的事告知了好朋友,他很高興泰廸能令我的情緒好轉。他答應帶我們去游水,可以訓練泰廸的腳之餘,也可以順道陪我到戶外散散心。我準備好了落水的裝束,和泰廸來到了山澗。看著湖水,泰廸顯出惶恐的樣子,像在說:「姐姐,我們不是回醫院上班嗎﹖」我抱著牠慢慢走進水裡,試著把牠放近了水面,一點一點地弄濕的毛髮,哈哈!天生的本能使牠的小手在半空中已開始抓起來,那是名副其實的狗仔式。我嘗試把牠的身體放進水裡,手仍在水中承托著牠,牠害怕了,我的手感覺到牠的心跳頓時變得極快,像要跳出來一樣,而且牠開始發出嗚嗚的求救聲。不一會,嚇得手腳亂舞起來,用力的爬到我身上,身體不停在發抖。我抱緊著牠,一邊用體溫安定著牠,一邊告訴牠不用怕。重覆了好幾次,我試著在水中放開了手,嘩!牠可以游哦!但牠很驚慌,我一放手牠便會急急地游向岸上的好朋友,然後跳上岸。為了使牠安定一些,牠每次成功游一次,我們便會獎勵牠一些美味的雞肉,那是媽特地給泰廸預備的冰鮮白烚雞柳。游了一會,牠的腳活動的幅度似乎大了一點。

廣告

休息的時候我用大毛巾包著牠,一起坐在陽光下取暖,我告訴牠:「你的腳已經復原了,可以用,不會再痛的。你要嘗試用它,不用怕,知道嘛﹖」我很心急,似乎希望牠一下子就會好,見牠的進展不大,我的語氣便開始有點煩躁起來。好朋友聽到了,他對我說:「別急,一點點進步已經很好的了,給牠多點時間慢慢來吧!」大概我把對自己的急躁,投放到泰廸身上,我真的很想自己的情緒快點復原,讓生活回復正常。好朋友的話再一次提醒了我,別對自己太嚴苛,要學會放鬆,才會有空間好過來。我發覺原來我並不懂得體諒自己,更不懂體諒別人…那天回到家,泰廸累得在我的床上熟睡了。

之後,每看到牠被別的護士照顧,我的心裡都會有一種失落的感覺,我很怕會失去牠。好朋友對我說:「是您抱著牠陪牠一起浸在水裡,是您給牠鼓勵,讓牠有了一點點的進步,至於牠會否完全康復,您的愛仍然是重要的,沒有人可以代替!」這話給了我很大的安慰,而他的話也不是空口說。我們在醫院裡常常會跟長期留院的怪怪獸玩一個遊戲,我們把泰廸放在大堂中央,護士們各站一角,然後一起叫喚牠的名字,看牠會走向誰。結果泰廸想也沒有想便向我跑來,更嚷著要我抱牠。這令我很感動,也很窩心!

經過大家的相議,我決定把泰廸收養,牠成了我家的王子。意想不到的是,牠的加入除了讓情緒小鬼安定下來外,牠天真的心靈也令家裡一向呆板的氣氛漸漸活潑起來。泰廸從不掩飾牠的需要,牠想吃東西、想玩、想睡、想外出,想我們給牠摸摸頭,全都毫不客氣地直接表達出來。有時用手抓、有時用口咬、有時用吠聲。牠就像小朋友一樣,在我家慢慢學習各種規矩,學習在廁所板上廁所、學習在自己的床子睡覺。牠由最初睡得不安,到現在常常安心的睡得四腳朝天。可愛的動靜常引人發笑之餘,也在告訴我們,我們的家令牠覺得安全,牠找到了安樂窩。

牠最討好人的是,在我們外出時,每當看到有家人走得慢墮後或離隊,牠都會站著等他,或慌張地四處找他,似乎在說:「怎麼你們都不等大家的﹖請不要遺下任何一個人哦!」過往的不愉快經歷深深刻了在牠心中。牠總是在我哭時,會第一個衝上來給我舔眼淚的乖孩子。泰廸的出現也令家人的關係漸漸起了變化,以往除了媽,我和其他家庭成員都很少一起外出,連聊天也少。自從多了泰廸,哥哥和弟弟都會在假日與泰廸一起到狗公園玩。我們的話題也多了,而且有了泰廸這個「夾心」,說話都容易說了很多。就連平日總板著臉的爸也常常跟泰廸玩起來,甚至襪子被泰廸偷了,也會笑著的去追打這個頑皮的孩子。家裡的氣氛和諧了不少。在泰廸做手術取出鋼支當天,我們竟全家人都不敢吃早餐,陪牠一起禁食,以免食物的味令牠坐立不安。家人愛錫著泰廸,連我也覺得幸福起來,開始喜愛這個家。

手術後沒有了鋼支的阻礙,牠的腳明顯活動多了,大腿的肌肉也增長了不少,雙腳不對稱的情況改善了很多。不過,泰廸仍很多時因為貪快,故意只用三隻腳,似乎不想讓那隻受傷的腳拖慢腳步,怕我們會遺下牠。我開始試著帶牠慢慢行,我告訴牠:「不用急,我們一定會等你的!」經過了數天的訓練,牠看來明白了我的話,沒有再因為驚慌而亂跳。後來,牠甚至會用那隻腳站著尿尿,有時更只用上一雙後腳像人一樣站起來。然而在教牠的同時,也令我明白到,其實我也一直和泰廸一樣,因為怕墮後而不肯去整理壞掉的情緒,不肯去冷靜思考是哪裡出了亂子,只顧強行用餘下的腦筋,急急去證明自己已經復原,所以即使我沒有工作,終日待在家,但原來我從沒有讓自己真正休息過,反而亂想得更多,結果連餘下的腦筋都消耗過度了。雖然泰廸不會說人話,但牠的確給我啟發了很多。

另外,泰廸也令我變得不再宅女。我一直害怕外出,但由於牠喜歡跑步和上街便便,所以盡管情緒小鬼有多不願意,我每天也最少會梳一次頭、換一次衣服、穿一次鞋子。那怕只是在家樓下逛一圈,已令我那一整天的感覺很不同。而且牠的樣子可愛,帶著也會惹來路人對我的微笑,有時更會跟不認識的狗主打招呼,聊起「湊狗經」來。後來我們還在狗公園認識了一班常客,碰見多了,大家都會記得對方狗狗的名字,也可以估計得到在哪個時間,大概會遇上哪些狗狗。漸漸我不再那麼抗拒外出和與人對話。雖然帶領外出的是我不是牠,但我的確因為牠的關係,擴闊了我的社交圈子。我甚至會帶著泰廸,主動回到中學去探望久違了的老師,才發覺原來他們都老了很多。

 

情緒小鬼別鬧了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