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緒小鬼別鬧了(十一)小鬼終極進化

2016/5/18 — 6:2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按:補寫於2016年3月26日,筆神已走,請恕只是粗略記一下:P

五年前已打算把前面的一堆出版,出版社說條件是要再加插多幾個更催淚的章節,才會有市場。我說我不懂創作,出版一事就不了了之了。那時我仍不會在網上分享是怎麼弄。然而最諷刺的是,更催淚的章節不是不能寫,而是未發生而已。

⋯⋯

廣告

好了,回帶番五年前>>>

到這裡,原本以為大功告成,找到了永久的安定,不過原來盲目相信童話,才是最攞命的。。。

廣告

童話生活只過了兩年。

突然有一天,其實都不是突然,家裡有人不耐煩了,說我讀了咁多書都找不到錢,埋怨我的病映衰他,唔知點面對親朋戚友同鄰居,要我和狗離開這個家。

那時我仍在吃藥,仍在覆診,沒有正式工作,靠著丁點積蓄和哥的幫忙,租了一間小鐵皮村屋,和阿狗住下來。媽媽原也想搬來,但家裡的人更需要她。在小屋的頭一星期,屋裡只有四面牆,面積雖然小,但黑暗和空洞的程度,已足夠宇宙那麼大。我和狗睡在地蓆上,狗不想睡,坐在窗邊看出去,為何不要我們了?街燈打進來的光落在阿狗身上,看著牠的背影,我哭了一年多的晚上。

所謂未有最慘處,只有更慘處。

沒有家了,我把那個生存的勾,全掛在男朋友(前文的好朋友) 身上,偏偏這個時候,他消失了。有一天,一個陌生女士在我的網絡留言,叫我放手,還傳來他們的婚照,還有拍拖時的合照,照片時間是在我們從四川回來的幾天後。那時我才明白,當初我的第六感沒有錯,他的確是為了攀附義工機構而來。。。他的沉默和潛水,把前面我所記下來的支持力全部推翻,我抱著阿狗,很想就這樣衝去撞巴士。

最後,是一隻大猩猩,一隻北極熊,一隻水豚,師公,方丈師父,老大,還有媽,哥和阿狗,合盡十牛三虎之力,把我救回來。

小鬼現在已被降服,不需要再吃藥和覆診已有一年多,要說最關鍵的那個點,我不想太偏向宗教的說法,不竟每人生存的那個勾都不同。還是引用華老大的歌詞,做當下的作結:"大家必需知道而家開心最好,無需更好~"

後記:我和地球先生的對話

最近,情緒小鬼又在忙些什麼呢﹖上星期,日本發生九級大地震了,看著電視上的新聞,情緒小鬼感到很不安,常常在夜裡發惡夢,夢見好朋友遺下了我,前往了東京幫助救災,又在夢裡看見地球先生,跟他說話。

「地球先生。」⋯⋯
「小meg,怎麼了﹖」
「我想抱你。」我伸開了雙手,用害羞的眼神看著他。
他笑著說:「不咯,你的那麼細小,如果我跟你抱抱,怕會不小心弄死你。」
「嗯…但我覺得你不開心,我想抱抱你。」
「哼,你也知道我不開心嗎﹖你會乘車子,你會用冷氣,你也有份製造很多很多的垃圾,你也有份傷害我。你認為你可信嗎﹖」他顯出生氣的樣子。

我的聲線變得微弱起來:「嗯…對不起…那麼,或許我根本就不應該生存,起碼可以減輕你的負擔吧,即使只是一點點…」
我繼續說:「嗚…我這樣對你,為何你仍會給我給陽光和微風,還有那漫天的晚空﹖為何仍要對我這麼好﹖…」

「哈,傻丫頭,我還沒說完,你知道嘛﹖但若不是有你在我的頭上玩,給我的生命加添生氣和色彩,我一早就悶瘋咯!也許現在也不會有人跟我聊天。」說罷,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頭。
「嗚…地球先生…」我哭了。

「地球先生,你有沒有朋友的﹖」我拭乾了眼淚說。
他想了一會,說:「或許有的,大概在銀河裡吧,不過他們都住得很遠。」
我瞪起雙眼看著他:「我也可以跟你做朋友嗎﹖」
「當然可以。」他微笑著。
我也甜甜地笑了。

我問他:「丫!我有一件事情很想問你的,上次我在四川的車禍,車子翻了,有弄痛你嗎﹖」
「啊,原來那個是你!痛啊,我還以為是哪裡來的蚤子咬我!」
「對不起。」我撅了撅嘴,擺出不好意思的樣子,也帶點得意洋洋。

我跳進地球先生的懷裡,抬頭看著他,說:「地球先生,剛剛那場地震很可怕…你都不喜歡我們了嗎﹖」
「才不是!我喜歡你們,只不過那個暗瘡太痛,才爆發咯,我實不想的…累你們都苦了,對不起。」地球先生的表情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是因為我們﹖」我內疚著。
「或許,是的。」他似乎不想說。
「那麼,我應該怎樣做﹖」

他把眼光望向遠方,瞇了瞇眼,再望著我說:「那就要由你去想咯,小meg理論裡不是寫著:『如果一個人真心愛錫我,即使我不開口說,他或她都應該會了解我在想什麼。相反,不懂我就是不愛錫我咯!』不是嗎﹖」
「唔…地球先生,你很麻煩!」我埋怨著。
他反駁說我:「這都是從你身上學的吧!」
「唓!」我洩了口氣。

我把身體捲在地球先生的懷裡,睡去了。

回到現實世界,壞消息不斷傳來,輻射危機升級、各國開始下令撤僑、災區更下大雪、市場上掀起搶購潮,所有影像在我的腦海裡疊在一起,很亂很亂,令我開始有點不敢看新聞…我問好朋友:「如果地球先生是想告訴我們,人類的發展給他帶來傷害,是否已沒有其他辦法﹖我也有份使用地球先生的資源,但災民們卻首當其衝,承受了地球先生對人類的控訴,我覺得很內疚…」好朋友說:「天災早在有人類之前已出現,世界末日也發生過不只一次,令地球上大部份的生物絕種,包括恐龍。而這次大災難,地球先生是要我們好好愛惜這個世界,排除人類種種的自私自利,在人類仍生存的年代裡好好管理這個地球,地球先生仍愛我們每一個人!」我感動的流下了眼淚。

我心裡想,如果地球先生有嘴巴該多好,那麼我就可以把我的開心藥分一些給他,或許這樣他便會好過來。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