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緒小鬼別鬧了(十)媽媽,我愛你!

2016/5/14 — 6:18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所有這些年來的心結都解開了後,感覺情緒小鬼在我腦子裡製作的塗鴉,全都驅散出來,耳根終於得到清靜了。我回到家中,我看到了身驅瘦弱的媽,鎖骨也明顯露出來,樣子也勞累了很多。我的內心突然湧來一陣痛,從來我沒有因為受傷和得病而後悔之前所做的一切,但這一刻,我不知道。

我一直只覺得不全情投入去追尋理想會令人生留下遺憾,但原來卻犧牲了媽對我的擔憂,使她的心神都嚴重透支了。泰廸留院期間,讓我體會到牽掛孩子的心情,一分一秒都難過,更何況從前我每次上內地考察,一上便是兩、三個星期,有些偏遠的地方更沒有電話網絡。她知道我常常害怕被遺下,我記得她說過,有她在的一天,她都會陪著我,照顧我。我也記得在再爆炸後,我們在精神科門外的對話,我哭著說:「之前說好不再回校,現在連剩下的腦子也被爆成了碎片…」

媽說:「不緊要的,我們慢慢把碎片拾回來重新組合。」我說:「可能有很多都破壞了或不見了,找不回來…」她說:「找得多少就多少。」我問:「為什麼﹖」她說:「因為我們是一家人!」我哭得更厲害了。我還記得在住院期間她每天柺著到醫院來看我。嗚…怎麼我會這樣…我問好朋友:⋯⋯「我想媽損耗了的健康恢復過來,但已經不可能了…過去的我都做錯了嗎﹖」好朋友說:「不,那是您更懂事了。」

廣告

回想起在建築公司實習的那一年,我兼負義務工作,經常早出晚歸,家就像是酒店一樣,我每次回去就只有睡覺的數小時。即使住在同一個家,我與家人也沒多見面,對家裡發生的一切都不知道,原來龜龜們已長大了很多。有一次,我抱著媽說:「我把所有力量都投放在外,沒有一點留在家裡,令你擔心,也令你辛苦,對不起…」她卻說:「也不知道應是誰說對不起,或許是我們家裡太嚴肅,令你自小不懂放開心境。而你在外面闖是沒有問題的,家就是這樣,給你一個後盾支援你。而且你在外也可以給家裡帶來新事物和新看法,要不是我也只能停滯在原地不進步咯!」

她又說:「我的年代缺乏上學機會,一直很渴求,我以為可以讓你多讀書就會開心,但卻忽略了真摯溝通的價值。我從來覺得你外婆的東西很土氣,但原來可以安定心靈的卻是那些。這些都是你教會了我的。」我真有這麼讚嗎﹖哈!

廣告

不久之前,我的腦子又發生了一場小風波。我的頭顱上自出世便長有一顆肉粒,現在大概有一粒大豆那麼大,從來沒有痛,也沒有癢。前陣子突然痛得很厲害,而且常常感到暈眩和作嘔。媽陪我去看醫生,醫生給我做了腦素描,兩天後才相討報告。我的情緒小鬼又來胡思亂想了,家族裡曾經有親戚因為腦癌而去世,我也會是腦癌嗎﹖如果我要入院,如何我要接受化療,如何我死了,泰廸怎算好了﹖牠需要有人照顧,牠也需要我…媽,還有好朋友,我不捨得你們…嗚…我很怕…媽對我說:「無論是誰先離去也好,只要有心的話,在不同空間都沒問題的。」

我感到放鬆,但卻又很難過,我不懂怎樣去理解她的話。好朋友說:「媽是想告訴你,無論怎樣,你永遠是她最疼錫的女兒。」我又哭了。結果,原來是虛驚一場。醫生說肉粒組織沒有影響腦子,而它轉變成惡性的機會不大,排期外科專科切除就可以了。真好,謝謝醫生!

我現在很享受每一天跟媽上市場買菜,一起帶泰廸到狗公園跑步。我們一起從舊照片中,研究兒時媽親手給我剪的冬菇頭,直到小學六年班也在剪哦!最近我也把這些年留的長髮,又再剪成了那經典的菇菇,土土的,但很舒服!在剛剛過了的生日,我嚷媽買了一大罐家庭裝餅乾給我作生日禮物,我們快樂地回憶著當年的生活片段。每天可以和家人一起細味生活鎖事、一起分擔憂慮、一起分享快樂,小meg的童話就是這樣來。

哈!從此以後,小meg公主就與情緒小鬼,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

 

***故事未講完架***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